《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375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文博,你能不能好好的聊天!也不阿泡尿照一照自己是个什么角色!姑奶奶陪你吃饭你应该感到无比的荣耀!“
  夏文博‘切’了一声,但也懒得多说了,抓起筷子就要动手。
  把小魔女急的,连声喊着,夏文博,到底你是请我,还是请你自己啊。
  说真的,夏文博今天是一石二鸟,请小魔女是必须的,但这些天他在防汛指挥部,饥一顿的饱一顿,不要说食肉喝酒了,能吃饱都很不错,这会他决定打开杀戒,好好的吃上一场。
  不过既然客人都提意见了,夏文博也只好客气一下,端起了酒杯。
  “来来,为欢迎郭干事亲临我东岭乡指导工作,我们喝肉吃酒。”
  小魔女满脸露出了鄙夷的神色,这丫的,看到好吃的,连话都不会说了。

  老米酒的确很好,柳儿一点也没有说错,老米酒在杯中绿茵茵的、清澈见底、香甜恋口、畅淋漓尽致。这一坛足有五斤的阵年老窑,是按照当地的祖传秘方做的,就是头一年将老米酒做好,藏在深山的山洞里,将杀生样鲜活的乌蛇浸泡里面,第二年才开封。有三年陈酒、五年陈酒,据说最好的还有三十年的陈酒呢。
  夏文博和小魔女两人开怀畅饮,大口的吃肉,大口的喝酒,两人也不再多说话了。这时候的夏文博已经感受到浑身上下热辣辣的,血液好象在体内来回翻滚,仿佛要找一个出口似的快要崩溃快要磅薄而出。
  小魔女喝得大汗淋漓,直接想把衬衣都脱了,夏文博忙制止住了,说小魔女胸部也没有多少看点,不脱也罢。
  话音未落,小魔女一脚踢了过来,差点提中夏文博的蛋蛋,疼的他放声大骂。

  就在这时,一个电话响起,惊得夏文博含在嘴里的一块羊肉都吐了出来。
  电话是柳家哑村王长顺打来了,王长顺在电话里上气不接下气地喊道:“不好了,夏乡长,打着一个人。我打着了一个人!”
  接着手机里只听到呼吸不均的气息和杂乱无章的声音。
  “用什么打的?”
  夏文博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自己让王长顺弄点野味,他不会是用枪打猎吧,打猎就打猎,该不会是打中人了吧?

  对面的王长顺结结巴巴的说:“是双管猎丨枪丨打中的。”
  “啊,老天!伤得怎么样?”
  “我,我也不知道啊,已经,已经送到乡卫生院抢救了,流了,好,好多的血。”王长顺舌头的捋不直,磕磕碰碰的说。
  夏文博头上黑线乱冒:“你在哪里?”

  “我正在乡卫生院的急救室门口。”
  “你等着,你马上赶过来,”夏文博放下手中的筷子,边说边向外走,他一时忘了室内还有一个人了,连道别一声都来不及了。
  小魔女正在兴头上,冲到门口拦住夏文博说:“今天就陪我吃饭呢,天大的事都不能走!”
  “我的姑奶奶啊,为了给你找野味,已经快出人命了,你不要胡闹,这件事,非同小可,我非去不可。回来再给你解释,你就一个人慢慢地用吧。”
  小魔女还要纠缠时,夏文博一个右转弯溜出了房门,反手拉一下,“哐”的一声关上了门。
  这里到乡卫生院不远,夏文博小跑着,用了三五分钟的时间就到了,远远地就望见王长顺在走廊上来回不停地走动,后面有一个人在向他递毛巾尝试着给他擦汗。
  夏文博的到来让王长顺像喝了杯镇定剂,他大步迎了上来,对夏文博说:“夏乡长,你看这事情咋办啊,我要不要跑路。”
  “跑路?亏你还是个村长,这想法都出来了,不是还有我在吗!”
  夏文博知道,清流县所谓的跑路,那就是逃跑,流窜,一般犯事的人要逃跑,都用‘跑路’这两个字来代替。

  “可这人是我打的,和你没关系!”
  夏文博用力的在王长顺的肩头拍了拍,说:“放心好了,真出事了我不会让你一个人承担责任的,是我让你找的野味,不过你也不用太紧张,我问问情况!”
  夏文博是认识乡卫生院的院长的,他直接敲开了院长的门。
  “院长,这人的伤势怎么样!”

  “夏乡长来了,真是谢天谢地,这一枪啊,刚好打在人家的屁股上,伤者受了惊吓昏厥过去了。”
  “院子,那人有没有生命危险!”
  “不会的,放心吧,死不了人!屁股上的几粒铅子已经取出来了,也包扎好了,并且打了破伤风的针。”
  夏文博这才长出了一口气:“需不需要转到县医院?”
  院长说:“伤员病情很稳定,我敢保证没有问题,请乡长放心,不过三五天的时间,伤者就会出院的。”
  “是吗?那好!”夏文博说,“辛苦你们了。”
  说完,夏文博同院长和医生们一一握手,自己从兜里掏出了几千元的现金,交给了院长,说尽量给伤者用好药吧。
  出来之后,夏文博喊来了王长顺,给他把情况说了说,让他也不要有太大的负担,说自己已经给了治疗费,钱上面也不要王长顺负责。
  “夏乡长,我这事办的,哎,给你添麻烦了!”
  “长顺啊,以后做事要小心一点!另外,现在国家明令收缴枪支弹药,你这猎丨枪丨哪来的,回去之后,赶快上交了。”
  王长顺连连点头:“嗯嗯。我是借村里一个老猎户的,你也知道,我们山区很多人还是保留了猎丨枪丨。”
  这一点夏文博也是知道的,在东岭乡的老山深处,手里有这种被称之为‘统子’的玩意,还真不少,那些地方天高皇帝远,大山茂密,遮天蔽日的,一家家住的相隔几座山头,派出所也很难一一去搜查,也没人会举报,大家就得过且过,睁只眼闭只眼了。
  “哎,我知道,但是不出事什么都好说,这一出事啊,就成问题了,所以回去赶快动员那个猎户,把枪上交了。这事到此为止,你回去休息吧。”
  王长顺就调转头去推自己的摩托,走了十来米远又回头对夏文博说:“夏乡长,打了三只野鸡,我给你送过去吧?”
  夏文博连连的摆手,说算了,算了。

  都这时候了,他哪里还有心思吃什么野鸡,这会他真后悔,早知道就不答应弄什么野味了,现在倒好,自己一个月的工资,都充当了医药费,关键是人家受伤的人,平白无故的以为自己的好吃,挨了一枪,哎,小魔女啊小魔女,你咋一出现,老子就要倒霉呢?
  回到了酒楼,夏文博连吃饭的情绪都不太高了,小魔女见状,问了一下情况,也感到很遗憾,说没想到会闹出这样的事情,她问要不要明天自己晚点走,去看看受伤的人。
  夏文博连连摆手,说:“算了,算了,你就不要在出面,事情我自己解决就是了,不过对你如此的好意,我代表伤者,表示感谢!”
  两人有简单的吃了一点,都没了胃口,一起回到了乡政府。
  小魔女这几天都是住在乡政府的,乡里一个宣传员本来是专门安排着陪她采访,几天刚好家里有点事情,也请假了,夏文博就一直把小魔女送到了乡政府的招待间,又叮嘱了一番,这才返回自己的住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