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372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吕秋山也算是听出来黄县长的意思了,他刻意的吧夏文博和欧阳明联系在一起,很委婉的昭示出了他内心的想法,他想和自己做一次交换,用惩治夏文博来换取自己对他的支持。
  吕秋山略加思索,说:“是的,我也感到有点奇怪,这个项目怎么全都是一个副书记的宣传,不过建安啊,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你放心好了,我吕秋山还是一个重情义,明事理的人,在必要的时候,我会给予你一定的支持!”
  黄县长大喜过望,这个承诺,彻彻底底的化解了他这两天一来的绝望和沮丧,有吕秋山的支持,自己在格局上并不比欧阳明差多少了,那么,接下来自己要做的就是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帮吕秋山铲除这个心头大患。
  “谢谢,谢谢吕市长,谢谢你对我的理解,改天我会登门拜访,一定厚报吕市长的知遇之恩。”
  吕秋山并没有接茬,他沉默的等待着黄县长的继续表白。

  “对了,那个夏文博啊,我要好好的想个办法,这次再也不能让他好过,我就不信了,收拾不了他?”
  等他这句话说完,吕秋山才淡淡的说:“抽时间过来坐坐,我帮你引见几个市里的常委,你也该和大家多走动走动了。”
  黄县长激动的都快哭了,老子早都想和他们走动,走动,可是老子是提着猪头,找不到庙门啊,这下好了,这下好了!
  黄县长在挂断电话之后,整人都精神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往常那肉嘟嘟脸上的笑容又露出来了,他的小眼睛也惬意的眯成了一条缝,这种激动让他抱着肚子,在办公室来回走了好几圈,才平复下来。
  接着,他就要认真的思考,怎么完成吕秋山这个并不艰难的任务了,对此,黄县长是信心满满的,今天这样恶劣的自己局面都能化解,一个小小的夏文博,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他慢慢的思考起来了!
  而此刻的夏文博已经坐在东岭乡的办公室了,今天一大早,天空突然下起了大雨,夏文博被刷拉拉的雨声就惊醒了,他看了看熟睡中的袁青玉,悄然起床,冒着大雨返回了东岭乡。
  路上不好走,本来还有一段路面也正在维修,道路就狭窄,再加上雨大,视线不良,他足足跑了两个多小时才算是赶到了乡政府。
  当他把欧阳明书记答应私下见一次卢书记的消息专递给了卢书记的时候,卢书记的心情和黄县长这会的心情也差不多一样,他也被这个消息点燃了心头的希望。

  只是夏文博并没有多少喜悦的成分,虽然昨天晚上帮着袁青玉化解了心中的幽怨,但是,夏文博没有认为那样就能彻底的让袁青玉摆脱低落的情绪,那样的化解方式,犹如是饮鸩止渴,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可是,聪明如他,也依旧难以找到一种最为恰当的方式。
  他就这样东想,西想的混到了下午。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电话铃响了,是卢书记打来的,他说,上游山区的洪水冲到了东岭乡的辖区河道,已经有一些地方遭受到了洪峰的侵扰,现在的情况十万火急,必须迅速组织上万条麻袋、大量的沙石,还要准备几车四,五米以上的松树,参与抢险防洪。
  夏文博电话刚放下,就听到院子里传来了匆匆忙忙的跑步声,还有乱七八糟的说话声,想必,整个乡政府都动起来了。
  按卢书记的意思,他和高明德先赶到受灾的河段,让夏文博组织联系一下必要的材料,随后赶到,夏文博直接傻眼了,树木倒还好说,各所找找,应该能凑够,大不了安排人到后山去砍一些树木下来。
  但麻袋县里前些天调拔的几万条麻袋已经发到了下面村里,现在手头上也只有几千条,这会到哪儿去弄这么多的麻袋呢,他敢紧拔通了县防汛抗旱指挥部的电话,防办的主任说,手头上也没有那么多,原先都分配到乡镇了。
  夏文博只好又到处联系,正忙着,防汛办的主任又来电话说,他已经帮着从其他乡里紧急调拨了一批麻袋,说和对方乡上也说好了,人家正在装车,马上可以运输。
  夏文博一算距离,那个乡离这里还有五六十公里的山路,以最快的速度计算也得在天黑之前才能到达,他只好先做点别的准备工作,他把留守在乡政府的人员召集起来,从附近的几个村子又找来了几百村民,大家分成两班,一班人上山砍树砍竹竿,越多越好;一班人把树锯成树茬。

  他自己又带上了一些人,急吼吼的赶到受灾的河段去了。
  到了那里,果真看到一片混沌的水面在暴风震憾下,水面浊浪滔滔,一股接一股的浪头涌向简陋的河堤,大坝上全乡的人差不多都出动了,人群如潮,扛沙包,抬竹子,驮树,打茬……人们在进行一场生与死的较量。
  夏文博站在山顶上向下望,溢洪道上的洪流争先恐后地向处涌,溅起的水花水柱达数米高,就象奔腾的思绪,最让夏文博担忧的是,就在前面,还有一个堰塞湖水库,存水量很大,如果水库一旦出现了缺口,下游的几万人的生命财产将受到严重的威胁,责任重于泰山啊!
  卢书记和万子昌等人也都在担忧着,卢书记的嗓子已经喊哑了,他对夏文博说:“夏乡长,局势基本得到控制,现在关键是加固加高,如果上游的雨一直不停的话,你就要请求县防办,准备炸溢洪道了。”
  夏文博问了一些情况后说,很谨慎的建议说:“卢书记,这一带我比较熟悉,我已经请示县防办的人要他们送物资过来了,不过我觉得,现在不能乱,要注意人员安全,生活的事,我已经安排好了。”
  卢书记连连的答应着,说这一急啊,差点把安全大事都忘记了,他又叮嘱夏文博几句,到这万子昌到临时设立的防汛指挥部去了。
  夏文博就在抢险现场转了几圈,组织村民,四处救急。
  这一忙啊,就到了旁晚,县里的抢险物资总算是在天黑之前到达,这让在场的所有干部群众松了一大口气,但是雨还是在不停的下着,一拔一拔的人上去,河道大坝和堰塞湖大坝被一层一层地加固加高,到了半夜,雨势才渐渐地减弱了。
  夏文博走进指挥部已经是零晨一点了,指挥部设在附近的一个村的学校里,因为洪灾学校已经放假三天了,夏文博在正中间的一间教室门前犹豫了一会就走了进去,卢书记看来有些顶不住了,正在挂着吊针,点滴还有三分之一没有打完,其余的人东倒西歪着,有的伏在桌子上,有的躺在桌子上,更多的人则是睡在地板上,胡乱地用几张大麻袋垫在下面,鼾声四起,有的脸角还留着微笑。
  万子昌从一个简易的竹床上站起来,招呼说:“夏乡长回来了,你也休息一下,我们这些人都是老胳膊老腿,你年轻,但也不能累倒了,我们还指望你呢。”

  夏文博忙说自己没关系,能扛得住。
  卢书记这会也说:“小夏,你还没有吃饭吧,快,到后面老刘家弄点吃的,我们刚到他家里吃的。小黄,你送一下夏乡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