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女鬼骗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第45节

作者: 牛逼的妖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5-01 20:11:16
  我听着怔住了,心说不会吧,真有这么严重?
  不过看胡正阳这个样子,貌似不像在开玩笑呀。
  可让我帮他保管信物也就罢了,还要找继承人,我可没有这个本事。
  就算有,我也不愿意趟这个浑水。
  听到我拒绝,胡正阳很生气,一边咳一边往外吐血,说我怎么能这样,他舍命帮我,我就不能答应他这个临死之人的最后心愿吗?
  我说这是两码事,他帮我,我自是很感激。但找继承人事关重大,我负不起这个责任。
  “谁说让你负责任,只是……只是让你暂且保管这块门主玉佩罢了……”胡正阳又咳了起来,血从他的口鼻喷射而出,“你若是不应许,我死不冥目,死不冥目呀……咳咳……”
  日期:2017-05-01 20:11:30
  看他样子怪吓人的,我担心再拒绝会真把他给气死了,只好应承了下来。

  “来……把你的右手伸过来……”胡正阳在陈家业的帮扶下,勉强坐了起来,将玉佩放在我的掌心上。我刚要问他这是要干什么,就见他迅速拿出一枚钢针,刺破我中指,挤出了几滴血,滴在玉佩上。
  玉佩本来就是血红色的,这会儿颜色变得更加鲜艳,而且真像血一样在里面缓缓流动起来。
  我被这一幕惊住了,想缩回手。哪料胡正阳看似病焉焉的,手上的劲却奇大。他紧紧抓住我的手指,用力抵在玉佩中间的小孔之上。
  一股痛麻之感从手指传到胳膊,接着全身的力道好像被瞬间抽空,人浑浑噩噩的,满眼看到都是血红色。
  这样不知过了多久,等到恢复意识时已是天黑,我躺在胡正阳的床上,而他却不知去了哪里。
  日期:2017-05-01 20:11:45

  不仅是他,整栋房子都空荡荡的,连外面的守卫和楼道里的那些恶鬼都不见了。
  我感觉有些不对劲,赶紧到其他几栋楼去转了转,结果也一样,里面空无一人。最后回到我住的地方,发现连苗可儿也走了,还给我留了字条。
  她说有急事要离开一段时间,如果遇到麻烦,就去江边刺绣馆,找一个叫姜瞳的人,她会帮我。
  “去你大爷的。”我将字条揉成一团,扔到地上,心里实在想不通,这特么一个个的到底在搞什么鬼。
  特别是胡正阳,我总觉得这老家伙是在算计我,要不然此刻怎么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了呢。再说,以他的本事,不太可能会这样轻易的死掉。
  当晚我没敢在胡正阳的房子住,很无奈的将前两天打包过来的东西,又搬回了以前的租房,心里满是感慨。
  刚刚整理好床铺,白灵打来电话,说她在“品湘阁”等我吃饭。

  日期:2017-05-01 20:07:20
  我这才想起来,今晚跟她约好了,要陪她去逛街买东西。其实从内心来说,能陪着白灵这样的美女,是一件很开心的事。
  可是一想到她与白启炎的关系,心里顿时又纠结起来。
  匆匆赶到约好的地方,老远就看到白灵透过玻璃门,朝我招手。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自己好像是在做梦,眼前的一切都不那么真实。
  落坐之后,白灵问我是不是忘记今天的约定了。我摇头,说当然没有。
  她哼了一声,说既然没忘记,为什么不主动跟她打电话联系,难道不知道对待女人要主动点吗?
  我当时的心思还沉浸的胡正阳的事情上,没有去细细琢磨她的话,就嘿嘿笑着搪塞了几句。白灵轻轻叹了口气,好像很失望,情绪也低落了许多。
  吃饭的时候,她都没再说话,吃了几口就说饱了。

  日期:2017-05-01 20:12:06
  我其实老早就饿了,可是因为心里装着事,也没什么食欲。结帐的时候,点的菜都没怎么动。白灵抢着买了单,说出去走走吧,她有话跟我说。
  出来之后,我们肩并肩,漫无目的在街上乱转,她没说要去哪里,我也没有问。
  “你不是有话要跟我说的吗,是什么?”我傻呼呼的问。
  她满眼深情的说:“我……我……现在我又不想说了。
  我心里一动,又瞬间沉落,或许是我想多了吧。
  后面我们走过一条又一条的街道,却都沉默不语,彼此之间好像隔着什么。

  经过一家烧烤店时,白灵停下脚步,说想吃这家的烤鱼,让我帮她买一条。
  我牵着她的手走进烧烤店,里面有很多人在排队。
  日期:2017-05-01 20:12:22
  白灵瞅了两眼,皱起眉,说还是算了吧,这么多人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说着,她拉我往外走。

  刚转身,我突然感觉背后有双眼睛盯着这边,心里莫名的有些慌乱。
  “怎么啦,脸色这么难看,是不是哪里不舒服?”白灵关切的凑上来问。
  我摇摇头,说没事,可能是白天太累了。白灵说那就早点回去休息吧,反正以后还有时间出来。我笑了笑:“那是,明天我就要跟着你老爸了,说不定他看我顺眼就把你许配给我了呢。”
  “那你得加油才行,找我老爸提亲的人可多着呢。”白灵打趣的说道,接着她话锋一转,“跟着我老爸并不轻松,之前公司招过很多助理,除了云叔叔,没一个让他满意的。不过你放心,有我在,他不满意也得满意……”
  说着,她脸红了起来,将头扭到一边。
  日期:2017-05-01 20:12:31

  我暗自苦笑,心里一点都高兴不起来。通过白灵,我知道公司现在实际上是由云芷言在控制经营,而我进去后只能从最底层的员工做起。
  想要跟在白启炎的身边,并且取得他的认可,需要经过一系列的考核,这恐怕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当然,或许白灵只知道我跟着白启炎,是做他的业务助理,却不知我是白启炎特招的“阴阳先生。”
  将白灵送上出租车后,我打算去趟医院,把这几天的情况告诉黄帅,或许他能给我一些意见,也能解答我的一些疑惑。
  我站在路边,正准备叫车,冷不丁冲上来两个壮汉,狠狠的撞过来。
  幸好我的反应够快,侧身躲开了。不过看这架势,这俩家伙是故意要找我茬的。
  果然,一个杀马特说我撞着他了,要我给个说法。
  日期:2017-05-01 20:12:44

  我上去就是一脚,将他踢倒在地。你妹的,真当老子是软脚虾么?这几天通过琢磨《通地玄术》,我已经成功炼出了气,并且掌握了控制气感的方法。
  气乃万物之灵,不仅能够克鬼镇妖,也可以强健体魄。所以这一脚,绝对够杀马特喝一壶的。
  另一个国字脸的家伙见我踢翻了他的同伙,大声喝道:“你特么的吃了熊心豹子胆是吧,还敢动手,知道我们是谁吗?”
  我说管他们是谁,最好马上滚,惹毛了我,今天非弄死他们两个。

  国字脸大概没想到我会这样横,站在那说不出话了。马特捂着肚子在地上翻滚,满脸的痛苦,额上已经渗出了冷汗。
  就在这时,烧烤店里突然飞出一条板凳,贴着我头皮呼啸而过。接着里面走出一个红毛,边往外走边剔着牙道:“唉哟我去,几天没见胆子比以前还要肥了呀,有种就弄死他俩……弄呀……不弄的是孙子……”
  我冷眼瞧过去,心中一动,这不是孙健仁那龟孙子么,是真上哪儿都能撞见。他还是一副永远都欠揍的模样,刚刚在烧烤店里盯着我的,应该就是他了。
  日期:2017-05-01 20:08:17
  我往他身后瞅了瞅,王芬也在。她一脸憔悴的站在门口,额上有两道触目的伤口。

  看到王芬现在的样子,我心里一阵酸楚。虽然以前我嘴上总说希望她跟着孙健仁过得不好,但从内心来说,我还是希望她能幸福。
  她朝我微微一笑,扭头转身,对着里面的人说了什么。很快,一个高大凶猛的男人走到门口,搂着王芬的肩头,快步往外走。
  “怎么,对你的旧情人还是恋恋不忘?”孙健仁伸过头,凑上他那张臭嘴说道:“只可惜她被我和兄弟们上过了无数次,早已是残花败柳了,你要还喜欢她,我可以送给你……”
  “啪!”
  我耍了他一耳光,心像被撒裂了般疼痛。
  日期:2017-05-01 20:13:07
  想起以前我对王芬所有的付出,她无动于衷。又看到此刻她被孙健仁折磨成这样,依然不离不弃,心里很不是个滋味。

  孙健仁被我打后,暴跳如雷,说新帐旧帐,今晚要一起跟我算。他还问我还记不记得上次我打他时,他跟我说的话。
  我说去你大爷的,冲上去就掐住他脖子,如果杀人不犯法,现在我就弄死他。
  我一心放在孙健仁身上,没注意到杀马特和国字脸从后面偷偷摸上来。两人一个抡板砖,一个举棍棒,砸在我的后脑勺上。
  我脑袋“嗡”的一声,双眼发黑,手上松开了孙健仁。
  孙健仁咳了咳,怒气化作狂风暴雨般的拳脚,砸落在我身上。
  我口鼻流血,眼睛也被打成了熊猫样。但是我并未感到如何的疼痛,因为刚才看到王芬的样子,让我心中隐隐作痛。
  日期:2017-05-01 20:13:17
  而心里的痛,要远远要超过身体。
  孙健仁大概是打累了,停下手,但余怒未消,让杀马特和国字脸把我拖到烧烤店后面的院子。
  我这才知道,原来这家烧烤店是那个凶猛男人开的。

  凶猛男人跟孙健仁是一伙的,外号叫九哥,是这一带有名的黑道人物。
  我被拖进院子后,九哥问孙健仁,我是用哪只手打的他。孙健仁说上次是左手,这次是右手。九哥点点头,说道:“那就把一双手都给砍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