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367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位帅哥,要几位妹妹啊?”领班很热情,很暧昧的笑着问。
  韩小军抬头看了看领班,自认为很幽默的说:“要三位,一人一个,多要了哪吃的消啊!”
  领班和二虎子都嘻嘻的笑了。
  领班跑了出去,一会就领来八位小姐,她们身材各异,胖瘦不已,但不得不说,每个人都挺好看的,韩小军很认真的挑选了一番,留下来了两个,自己要了个长得像妖精一样性感的女孩,给夏文博挑了一个看起来很斯文的姑娘,剩下六位,被他劝退了,领班很耐心热情的又带进来七个,二虎子和韩小军经过仔细的比对,留下了一个。
  这是二虎子给自己选的,所以特别的认真,是一个高高大大的姑娘,浓密的黑发松松地披在肩上,她的脸颊丰满,身材也一样的丰满高大,给人一种到处都是肉的感觉。
  门一关,包间里顿觉得满室春风,大伙一对对的,喝酒,聊天,谈人生,谈感情,韩小军已经和他那个妖精一样的女孩扯着喉咙唱“妹妹你坐船头,哥哥我岸上走……”
  二虎子凑到夏文博的耳边,“文博啊!你有眼光,你那姑娘真漂亮,满屋子就她有气质,我那位嘛!刚才灯光暗,没瞅清楚,光注意丰满了。”

  “要不?我们换换!”夏文博没好气的说。
  “换?不换!不换!我那位奶大!”二虎子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夏文博一直不明白二虎子为什么对大奶总是耿耿于怀的,听人说,似乎二虎子小的时候是后妈带大的,喝着稀饭长大的没吃过什么奶,后来,就渐渐养成了‘恋乳情结’,哎!也是苦孩子啊!
  但抛开了个人原因, 实事求是的说,男人对丰满的女人的确都情有独钟,当男人看着那圆润的脸庞和丰厚的嘴唇,男人就知道和她们接吻一定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对一个喜欢用双手轻拍女人的脸蛋或者喜欢捏捏那两个白里透红的腮帮的男人来说,胖女人就像一颗饱满的葡萄,稍微用力就能尝到她们阳光般的汁液。
  而她们的胸脯和臀部是当之无愧的爱情峰谷,几乎所有男人都会注意到这两个部位给他们带来了多少的震撼和欲望。 
  夏文博身边的女孩却有点瘦,她笑起来眼睛弯弯的,睫毛特别长,他仔细瞅了瞅,没看出真假来。

  “帅哥,你贵姓?”她问道。
  夏文博‘呵呵’笑着:“免贵姓夏!你呢?”
  “叫我小米吧!”
  夏文博皱一些眉头,一脸坏笑的说:“咋起这样一个名字呢,是咪咪小的意思吗?”
  小米拿眼瞥了瞥夏文博,翻开了歌本,“你真幽默!想唱什么歌?”
  “你到底爱不爱我?”夏文博一本正经的盯着小米。
  “什么?”小米‘嘻嘻’的笑了。

  “零点乐队的主打歌呀!《你到底爱不爱我?》,没听过?”
  “啊!是……,我还以为……”小米捂住嘴笑。
  “以为什么?”
  “以为你发羊癫疯呢!”小妹妹鲜嫩的红唇在灯光下格外醒目。
  夏文博也没生气,蒙着头喝了口啤酒,他感到心中的压抑和沉重正在慢慢的散去,也许,男人就是得有女人相伴,就这么几句话的功夫,心情和刚才大不相同了。
  他抬眼看去,韩小军搂着那妖精一样的女孩,已经唱到“春天里来百花开,我和妹妹把门开……”。
  而二虎子正和‘大胸’妹子在角落里窃窃私语,那女孩点着根烟,晃荡着高跟鞋,任凭二虎子的手在她身上随意的移动,一连漠然无趣的表情。
  “嗨,你看人家干什么啊,我不漂亮吗!”小米的吐着瓜子皮说。

  “呵呵,你很漂亮啊。”
  夏文博没说假话,这丫头皮肤雪白细腻、光滑如瓷,这白色的皮肤与包间的灯光相映成辉,特别是那圆滚滚、线条优美的双臀,同样是美不胜收、令人赞叹。
  “你的歌都过了,要重点吗?”小米给夏文博去拿歌本。
  “不用,一会放哪首我就唱哪首。”
  “你一个人喝酒多没意思?猜拳!”小米的眼睛闪闪的。
  夏文博他们就开始猜拳,玩“人在江湖飘啊,哪能不挨刀啊,几刀砍死你啊?”,“八刀砍死你啊!”,“三刀砍死你啊!”,“零刀砍死你啊!”小米没夏文博熟,一会就被夏文博砍得遍体鳞伤,喝了两杯啤酒,小米的脸颊起了两个红晕,煞是好看。
  “文博,该你了!”韩小军唱累了,拉着那女孩到一个黑暗的角落去了。

  电视上正放着‘霸王别姬’,夏文博口齿不清的唱着,唱成了‘老虎吃鸡’,小米仰在沙发里,捂着肚子狂笑,二虎子和旁边百无聊赖的大胸小姐也一个劲的给夏文博鼓掌。
  夏文博情绪高昂,大声嚷嚷着,“放青藏高原!放青藏高原!”
  他站在大厅中央,伴着熟悉的曲调,闭上眼睛,深情的唱了起来。
  夏文博的‘呀拉索’还没唱完,服务生就鬼鬼祟祟的探了下头,大概他以为音响坏了。
  ‘呀拉索’的威力真大,夏文博唱完‘高’字时,已经声嘶力竭,近乎虚脱了,小米捂着耳朵,眼泪都笑出来了。

  “怎么样?”夏文博哑着嗓子,在桌子上找水喝。
  “这辈子头一次听见这么难听的!”
  包厢里传来‘嘻嘻’的笑声。
  小米站起来,拉着夏文博去跳舞,她手勾着他的脖子,他搂着她的腰,她:“你是哪的人?”
  “中国人,大陆的。”
  “你就说废话,不想告诉我算了。”

  “我嘛?俄罗斯以南的,黄河以北的。”
  “那是什么地方?我地理又学的不好。”
  “就是古时候的胡马阴山,边疆塞外。”夏文博胡乱的应着:“你做小姐多久了?”
  “我来了一个月,朋友介绍来的,我不过是陪他们唱唱歌,不干什么的。一个晚上就有一百元,钱来的真容易。”
  “有没有客人非礼你啊?”
  “有啊!你现在不是吗?”
  夏文博的脸红了,把手从她的臀部移开。
  “开玩笑呢!你是最老实的了,何况……”

  “何况什么?”
  “我还挺喜欢你的!你这人一点都不粗鲁,有一次,有个胖老板在包厢里跳舞,……他说给我一千元块钱,叫我出台,我不同意。后来,他就在包厢里脱我的裙子。”
  “然后呢?”夏文博紧张的问。
  “我说,我自己来脱,他松开了手,我就跑了。”

  夏文博微微的笑了笑,不过笑的有点苦涩,这丫头是运气好,要是换个人,恐怕结局就变成了另外一个情景了。
  正想着,韩小军喊了一句:“二虎子呢!”
  夏文博一看,果然,那个角落里只有高大丰满的那个女孩在,二虎子没见了。
  一问那女孩,她也很茫然的摇摇头,说自己都没有注意,好像出去了。
  夏文博有点担心,他们的包房在三楼,走道的栏杆并不很高,一个醉酒的人是很容易翻下去的,夏文博跑到外面,趴在栏杆向下望,还好!二虎子不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