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363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夏文博不由的暗赞一声,走到了她的面前。
  “你恐怕都不知道你自己有多美!”
  “我不需要知道!我的美丽只为你盛开!”
  夏文博差点都陶醉在这如诗的回答中,他努力的让自己从容一点:“我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周若菊笑了,是那种夜风中花香一般的笑:“除了说要吻我,其他想法都可以通过!”
  夏文博有点遗憾的摇摇头,不错,他本来想说的就是这个想法,但当一个聪明的男人遇到一个同样聪明的女人的时候,他的小技巧,小阴谋都无法得逞。
  “好吧,我坦白的说,除了这个想法,我也没有其他想法了!”

  “嘻嘻,你没有想法了,但我有一个!”
  “奥,说来听听!”
  夏文博的话音未落,嘴就被一张红唇堵住了,周若菊闭上了眼睛,把柔嫩,细腻,温热的唇,全部都盖在了夏文博的嘴上,一刹那,世界停顿了,时间停顿了,没有停顿的只是他们彼此轻轻的索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服务员小妹妹那一声‘哎呀’,才把他们分开、
  “对不起,对不起,我敲门了!”
  周若菊娇脸红红,忙扭过头,不敢直面那个青春蒙顿的服务员。

  夏文博到时脸厚的很,嘿嘿的笑笑,说:“没关系,我们吻的很愉悦,所以也不会怪你!”
  服务员小妹妹倒还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回应,抿着嘴,笑着放下了几个菜碟子。
  周若菊用手在夏文博的软肋上掐了一把,羞红着脸,一直都不好意思说话。
  很快的,红绿相间,荤素搭配的五六个菜肴端上了桌子,一瓶法国红酒也打开了木塞,服务员退了出去,周若菊这才红着脸说:“夏文博,我都没发现,你这人好脸厚啊!还能给人家解释!”

  “这有什么啊?男女之间,情到深处,接个吻,亲个嘴很正常吧。”
  “哼,就你道理多!”周若菊说完,又若有所思的看着夏文博倒上半杯红酒,递了过来。
  “对了,文博,你说说,为什么男人女人情到深处的时候,总是要接吻,而不是用其他的方式表达。”
  夏文博停下了手里的活,拿着酒瓶子,沉默了15秒的时间。
  “若菊,世界上任何事情总是有他的道理,你想听复杂一点的解释,还是想听简单一点的解释!”
  “简单的!”
  “好,道理很简单,当男人和女人在遇到自己心爱的人的时候,就像是小孩拿到了一枚糖果,为了防止别人来抢,最好的方式就是往上面吐口口水......”
  “啊!夏文博,你个恶心的家伙!”
  周若菊抡起了拳头,在夏文博的胳膊上擂了七八下,一面嘻嘻的笑着,猛的抱住了夏文博的脖子,在上面咬了一口。
  夏文博觉得脖子一阵的疼,不用说,上面肯定咬上了一个牙印。
  “周若菊,你,你咋还有这兴趣,喜欢用口!”
  “哼,你刚才说的是简单的道理,我现在给你说的是复杂的道理,我看到喜欢的东西,一般要在上面留个记号。”
  “哎,还好你是喜欢人,要是你喜欢上了一只小狗,你难不成也要去咬一口,真是的!”
  夏文博揉着脖子,吸着冷气,愤愤不平的说着,然后也不敢在开玩笑了,给自己倒上红酒,和周若菊碰一下酒杯。
  周若菊用红唇轻饮一小口,慢慢的品味,慢慢的咽下,才说:“文博,今天不走了吧!”
  夏文博心一动,他理解这句话的意思,他也想和周若菊好好的相聚一下,不过,夏文博却有另外的一个担忧,那就是袁青玉,从袁青玉离开东岭乡的表情看,她很不愉快,夏文博希望在今天和袁青玉好好的谈谈,不管是安慰也好,或者是关心也罢,总之,自己不能眼瞅着袁青玉不管。
  “我......我晚上还得赶回去!”夏文博撒了一个谎。
  “还要回去啊!”

  周若菊略微的有点失望,不过她很快的用一个笑容掩饰住了这种情绪:“嗯,最近一定很忙,听说你们和奔流集团的项目也谈好了。”
  “奥,这你也知道了,不是电视台还没有播报吗!”
  “这么大的一件事情,还用的着播报啊,现在只怕全清流县都知道了!”
  “这到也是!”
  周若菊幽幽的看一眼夏文博,又说:“那你今天找我一定有事了!”
  “是的,有一点小事,就是关于你明年承包费提前预付的问题!”
  “就这事情?这多大一点事啊,你们财政所前些天都说过了,希望我们能支持一下你们,所以我已经安排好资金了,就这一两天便给你们预付过去!你还特意的跑一趟?”
  夏文博微微的摇头:“若菊,我来的目的刚好相反!”

  “相反?”周若菊略微有点惊讶!
  夏文博凝重的点点头:“我需要一个时间差,所以,希望你能帮我一下!”
  周若菊轻声一笑:“我不管你是什么目的,总之,我会拖延下去,直到你需要这笔钱的时候!”
  夏文博心中暖暖的,这就是知音,这就是理解,周若菊不需要自己的理由,也不需要任何的解释,她对自己充满了信任。

  同时,夏文博的心中又有一点点的愧疚,就在刚才,自己还欺骗了她,自己本来晚上不走,自己不过是想去陪另外的一个女人!想到这里,夏文博自己都有点鄙视自己了......
  吃过饭,夏文博说想要到政府去一趟,秋凉了,到宿舍拿点衣服。
  周若菊有些恋恋不舍的目送夏文博离开了酒楼,她真有点不舍,这么多年了,自己还是第一次对一个男人如此上心,可是,周若菊又是一个很理智的人,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只是一直孤独的夜莺,自己不能成为夏文博的包袱,更不能成为他的负担,自己只能默默的看着他,享受那夜色深处的落寞。
  到了政府,这会还没有上班,夏文博直奔后院到了宿舍,房间里一点发霉味道都没有,而且还应该有人帮自己收拾过房子,东西整整齐齐的,比自己走的时候还好,窗户也是开着的,正在通气。
  夏文博想,这估计是袁青玉安排秘书李玲帮自己经常过来看看。

  刚想着,‘滴答’一声,门锁开了。
  夏文博一回头,看到了办公室的苏亚梅。
  苏亚梅也吓了一跳,这里咋站着一个大活人呢?她“啊!”的大叫一声,就要喊抓贼!
  夏文博也是眼明手快,上前一把捂住了苏亚梅的嘴:“嗨嗨,你傻了啊,是我,是我!”

  苏亚梅这才恢复过来,用力的一摆头,从夏文博的大手里把嘴巴腾出来。
  “妈呀!你回来也不打个招呼!”
  “我打什么招呼,这是我的房子好吧,对了,你咋有我的钥匙!哎呀,哎呀,你该没有把我的房子,我的床当成你约会的炮台了吧!”
  “滚几把蛋,李玲最近请假了,托我帮你照看一下房子,我这好心还喂了驴肝肺,你还这样想我!”
  “嘿嘿,没做炮台就好,就好!我是怕床不结实,闪了你的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