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69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月十日,星期三,楚天齐刚一上班,李子藤就来了。
  进到办公室,看看屋子里没有旁人,李子藤道:“市长,城建局曹局长要见您。”
  “他?”只说了一个字,楚天齐便停了下来。
  李子藤又说:“从本周一开始,他就打电话多次来约,我都说您没时间。昨天下午他又直接来了,正好您去市委开会,他就一直等着,等到了将近六点才走。今天还没上班的时候,他就到我那等着,我说您这几天时间排不开,他还非让我通报,要不就直接来敲门,我就只好过来了。”

  楚天齐没有马上表态,而是沉吟着。
  在周日的时候,曹金海给楚天齐打了两次电话,楚天齐都没接,后来曹金海又发了好几条求见短信,楚天齐也没回。他基本知道曹金海要来干什么,但他却没想好要如何对待曹金海,也想看看接下来的情形发展。
  本周一刚上班的时候,楚天齐就告诉李子藤,自己本周要专门弄几个方案,除了市委领导找,其他人来的话,就直接说没时间。本周弄方案确是实情,但让秘书挡驾,主要就是在躲曹金海,只是没有明说而已。
  李子藤能够多次直接回绝曹金海的求见请求,看来已经完全领会了自己周一的吩咐。但看曹金海今天的表态,也是真急了,誓有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架势。
  楚天齐自然不惧曹金海急眼,当然就是给对方一百个胆,对方也不敢跟自己急眼,他曹金海根本就没有和自己急眼的资格。不过楚天齐也没打算一直不见曹金海,那也是不可能的,只是他一直在观察,既观察整件事,更要观察曹金海。虽然现在还没观察透,但既然曹金海这么着急,那就不妨见一见。
  还没等楚天齐表态,李子藤便轻声说:“市长,要是还没时间,我现在就去回绝他。我警告他,不让他来直接敲门,他应该不敢。”
  楚天齐道:“不,可能他有急事,那就特例一回,让他进来吧。”
  “好的。”答应一声,李子藤走出了屋子。
  不多时,屋门再次响动,一个脚步声由远及近,到了办公桌前。
  当然知道来的是谁,但楚天齐却没有抬头,而是继续在电脑键盘上操作着。他这不只是装样子,而是确确实实在继续着工作,他准备长时间晾着对方,看对方能忍多长时间。
  三分钟,
  五分钟,
  十五分钟,
  整整半个多小时过去,来人没有说话,没有打断楚天齐的工作。但楚天齐却能听到对方的呼吸越来越重,显然是越来越着急了。
  又是十多分钟过去,对方的呼吸已经变成清晰可闻的喘息,似乎随时都要呼吸停止似的。

  对方坚持了四十多分钟没有惊扰自己,显见对自己足够尊重,今天诚意十足。自己总不能逼死人命吧,这样想着,楚天齐停下手中动作,抬起头来,看着对方。
  桌前站定的,正是城建局长曹金海。还是中等身材,但似乎显得低了一些,原来是身子略为佝偻了。本就不多的头发更加稀疏,而且也不似以前那样梳的整齐,变得凌*乱了些许。“将军肚”一下子没了踪影,不知是身板不直,隐了起来,还是短短几天瘦掉了。曹金海的确瘦了,眼窝深陷,颧骨突出,两腮无肉。
  看着眼窝发青,汗珠“嘀嗒”掉落的曹金海,楚天齐一指桌上纸抽:“擦擦。”
  “诶。”曹金海答应一声,向前跨了半步,扯出几张纸巾,胡乱在脸上抹了抹,急着道,“市长,我想汇报工作。”

  对方脸上粘着碎纸屑,好多汗珠也还挂着,既滑稽,更狼狈。楚天齐觉不出好笑,也没有同情,语气很是平静:“说吧,我时间有限。”
  “市长,我想和您说说焦二壮的事。”曹金海一种试探的语气。
  楚天齐没有搭茬。
  等了一会儿,见对方没有反应,曹金海直接道:“焦二壮竟然能够对周局长下手,这是我万万没有想到的。平时我看他只是有些混蛋,素质不高,有时更像个混混,没想到他竟然干出犯罪的事。那可是他的同事,更是他的领导,他竟然能下的去手?不知他是疯了,还是头被门挤了。不管他是什么原因,他的做法都是不可饶恕的,都必须受到法律的严厉制裁,他应该为自己的愚蠢、无知、野蛮,付出应有的代价。我作为他的领导,也和他有一点亲戚关系,负有不可推卸的失察之责。”说到这里,他偷眼看着对方。

  此时楚天齐靠在椅背上,眼睛漫无目的的直视前方,就像没听着似的,根本没有接话的意思。
  曹金海叹了口气:“哎,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妻子卷入了这件事,还有我的司机竟然也被焦二壮利用了。”
  “哦,是吗?什么时候的事?”楚天齐转头,盯着对方,“怎么早没听你说?”
  “我也是刚知道。”曹金海忙道,“这几天一直传焦二壮被抓了,家里也确实联系不上他,只是不知他落到了丨警丨察手里,还是被混社会的给弄走了。上周六,就是三月六号下午,丨警丨察去了我家,找了我媳妇。我当时正好在家,丨警丨察也没让我回避。听丨警丨察一问话,我才知道,原来焦二壮之所以能知道那天周局在外面就餐,是听我老婆说的。”
  “什么?”楚天齐猛的坐直身体,瞪视着对方,“听你老婆说的?你老婆听谁说的?”
  “市,市长,您听我解释。”曹金海结巴着说,“那天您检查城管工作,我和周局等人陪着,您对城管工作很满意,要请我们吃饭。我就给家里打电话,告诉我老婆,我不回去吃了,她追问我都有谁,我就笼统的说‘局领导都在’。我老婆刚放下电话,就接到了焦二壮来电,她顺嘴就说了我在外面吃饭,在焦二壮询问下,也重复了那句‘局领导都参加’。没想到,焦二壮就从这些闲谈中,知道了周局的信息,就找人等着收拾周局。”

  对方已停下了好大一会儿,但楚天齐没有接话,而是一直审视的盯着对方。
  能够感受到对方的猜疑,曹金海忙着解释:“市长,我说的都是真的,我老婆是这么跟丨警丨察说的。后来我又盯问她,她也是这么说。”
  “你的司机又是怎么回事?”楚天齐换了一个话题。
  “哎。”未曾开言,曹金海先叹了口气,然后又说,“丨警丨察在同一天也找了我的司机小候,让我带着去的。从他们的对答中,我才知道,焦二壮向打手们实时提供了周局位置信息,都是从小候那儿得来的。小候爱打麻将,那天焦二壮就是以打麻将名义,不时给小候打电话,还说吃完饭就告诉他。在小候看到我和周局从饭馆出来的时候,就给焦二壮去了电话,既告诉对方马上就从饭馆出发,还告诉了送人顺序。就这么的,焦二壮准确的掐好了周局的时间点,把信息再传给打手头目,头目则据此对暴力行动进行了布置。”

  “这些内容都是你亲耳所闻,没有一丝误差?”楚天齐问。
  “焦二壮从我老婆和司机处获得相关信息的过程就是这样,至于焦二壮如何利用这些信息,是我从丨警丨察的只言片语中分析出来的。”曹金海忙又补充了一句,“但我的分析绝对客观,没有加一点偏向。”
  日期:2017-09-07 06:3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