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28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郑处,我看您是无心的,但是您一直打压我,这次提副主任科员,你硬是不让我上,这可是故意的吧?男人都有爱美之心,您怎么就这么记恨我呢?”陈功向郑芳芳讲起道理来。
  一听到爱美之心几个字,郑芳芳的心里倒是一动,看向陈功,却是依然冷冷地道:“什么爱美之心,你这是色心,找不到老婆,就盯着其他女人看,不是色心是什么?我给你介绍的那个亲戚,你倒是看不上眼,你眼光挺高的嘛!”
  郑芳芳又说到这些,陈功苦笑道:“郑处,你这是更冤枉我了,我眼光高什么,你那个亲戚,我可是伺候不了,不是她长的不漂亮,是我觉得配不上她,我并不有意不给你的面子,我知道这事让你生气了,但是你也没有必要一直对我不满,处处压制我吧,我看您,您说是色心就是色心吧,但是这就让您这么记恨我吗?我又没动手动脚,骚扰您!”
  听到陈功和她说起这些事情,郑芳芳的脸上倒是变得平和一些,但转瞬间又扫了陈功一眼,冷冷地道:“别看你现在当了市长秘书,看来你还不懂政治,至于为什么,你自己慢慢琢磨去吧!”
  第三十二章借题发挥
  郑芳芳话音一落,陈功陡然心惊,心想她与自己这点事还牵扯到政治?难道说郑芳芳一直打压自己,是为了政治?办公室政治吧?
  陈功如此一想,骤然间明白了许多东西,与其他东西相比,政治无疑是最突出的,为了政治利益,似乎什么都可以牺牲,郑芳芳为了她所谓的政治,牺牲他肯定是眼睛也不眨的,这臭娘们果然阴险!

  陈功一下子又气呼呼起来,郑芳芳发现他表情上有所变化,心里也是一怔,心想他这么快就想明白了?早知如此,就不和他这样讲了,让他继续当糊涂蛋去!
  郑芳芳转头看向别处,根本不看陈功了,陈功倒是满腔怒火起来,目视她,恨不得食其肉,寝其皮,把她压在身下,蹂躏她,折磨她。
  但是这一切注定只能在幻想中,突然幻想破灭,那个中年男子走进来了。
  中年男子是庆和集团的办公室主任,是吴庆和的心腹亲信,出去忙碌半天,便过来陪同郑芳芳和陈功两人聊天,以尽待客之道。
  郑芳芳看到他来到,正襟危坐了一下,免得让他看出什么异样来,如果是在从前,她怎么可能和陈功这样说话,早摆出她处长的架子,让陈功头也不敢抬。

  现在,陈功居然大着胆子怒视她,说的话也是没高没低的,这要是在以前,早把他给训得五体投地了。
  看到集团办公室主任进来,陈功收起目光,也免得让他看出异样,并且脸上露出笑容,显得非常客气,而郑芳芳依然是以冷面孔示人,看到她这个样子,集团办公室主任倒是对陈功很亲切,觉得陈功人不错。
  “郑处长,陈处长,吴总马上就过来,你们先喝点茶,等一会,中午,我给你们安排一桌饭,吃完饭再走。”集团办公室主任笑着对郑芳芳和陈功两人道。
  郑芳芳冷冷道:“不必了,我们见过吴总就走,另外告诉你一句,他……不是处长,你叫他小陈就行了,或者叫陈秘书也行!”
  郑芳芳指着陈功纠正集团办公室主任的说法,陈功差点没叫出来,这臭娘们居然当着外人的面让他难堪,不管他是不是处长,但是人家客气称呼他一声陈处长怎么了?出来公干,人家尊敬秘书一处的工作人员,哪个不是处长处长的叫着?赵妮娜和王福通都不是处长,但是出来办事的时候,别的单位人员哪个会叫他们小赵小王?不都是称呼赵处长,王处长?

  自己出来公干,受着别人一点语言贿赂,应当不犯法,不违纪吧?郑芳芳现在居然连他这一点的小权利都要给剥夺,这不是成心想着让他难堪,继续打压他吗?自己没当上市长秘书之前,他打压自己罢了,现在自己当了市长秘书了,她还想着打压,看样子要与自己永远过不去了!
  陈功想着反击过去,不再受她的打压,但是想来想去,当着集团办公室主任的面,还真没有反击的好办法,主要是郑芳芳说的也是,他就不是什么处长,人家是实事求是,他怎么反击?而且她还让集团办公室主任称呼他为陈秘书,这倒也是符合他现在的身份。
  陈功心里这样一想,笑道:“郑处长说的是,曹主任,我现在是高市长的秘书,不是什么处长,您叫我小陈,或者陈秘书都行。”
  能当上庆和集团办公室的主任肯定也不是一般人物,察言观色是其基本本领,刚才听了郑芳芳的心里头正诧异,感觉陈功和郑芳芳两人一定有矛盾,不然咋会这样讲呢?
  现在一听到陈功自我介绍说是高义珍的秘书,他立刻亮起眼睛道:“原来是陈秘书,失敬失敬,陈秘书,不好意思,弄错了!”
  集团办公室主任伸出手又去与陈功握了一下手,这好像让人感觉,陈秘书的职务要高于陈处长这个职务似的,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
  郑芳芳打眼一扫,脸露嫉恨之色,陈功装作没有看见,笑着道:“曹主任,别客气,我们此次前来其实是高市长的安排,高市长明天要到你们集团视察工作,我们今天特地来安排一下,所以要见你们吴总一下。”
  集团办公室主任马上恍然大悟地道:“原来是这个事情啊,怪不得吴总让我们加班加点,原来是为这个事情啊,陈秘书,你们有什么指示尽管讲,我再去和吴总通个话。”
  集团办公室主任无视郑芳芳的存在了,和陈功说完话,就直接走了出去。等到他一出去,郑芳芳冷冷地道:“这回你可是威风了,人家把你当成二号首长了,我这个处长也不算什么了!”
  陈功一听她酸酸溜这样讲,当即反击道:“刚才你不也很威风吗?当着外人的面,把我说成那样,我这次连个副主任科员都没有提上,人家叫我一声陈处长,语言贿赂我一下,没什么吧?你为什么还要故意说我不是什么处长,这样有意思吗?我们出来一起办事,没有必要这样让我难堪吧?”
  “你还知道是语言贿赂,语言贿赂你都这么热心接受,以后你要是当了官,岂不是人家送什么,你就收什么?我这是提醒你,挽救你,别不知道好歹!”郑芳芳居然抓住陈功话中的漏洞借题发挥起来。
  陈功一听,给气的要命,这语言贿赂算哪门子贿赂,这不过是一种比喻而已,如果说这也算是贿赂,那赵妮娜每天拍她马屁,以她所收受的语言贿赂来看,恐怕都要判死刑了,自己偶尔接受人家一下语言上的贿赂,算得了什么?小老百姓也愿意听别人的好话,给自己戴戴高帽啊!

  日期:2017-09-06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