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们都叫我七郎》
第768节

作者: 大萝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啪啪——
  就在张少杰完全错愕,完全懵逼的时候,两个巴掌,基本上同时甩在了他的脸上,左右两边,无比对称。
  自然是张大标和张大致兄弟打的。
  接着,两人同时踹出一脚,同样将自己的儿子(侄儿)踹翻在地。

  “驴日的,你个坑爹货!”
  “臭小子,你他妈存心想害死你爹跟你二叔么?”
  两人破口大骂,怒气冲冲。
  艾利克斯和张少杰,躺在地上,疼的龇牙咧嘴,处于完全懵逼状态。
  艾利克斯和张少杰两人,完全就弄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长辈,不帮自己教训那个姓陆的鳖孙子,反而这么怒气冲天的、跟他们下这么狠的手?
  他们甚至怀疑,自己的长辈们,是不是疯了!
  这个时候,却见马天烈走到陆羽面前,直接低头,躬身道:“少帅,您大驾光临,怎么不跟马某人说一声呢。您看这整的,几个小辈不懂事,把您老人家都给得罪了。”

  张大标走到陆羽面前,样子跟老鼠见了猫一样,颤抖道:“陆爷,您老人家怎么在这儿啊。请您老人家多包涵,刚才真没见着您老人家。少杰这小王八犊子得罪您了吧。您放心,我铁定给您老人家一个交代,回去就打断他的腿!”
  张大致也说道:“少帅,我跟我哥,那是真没看到您老人家,您就大人不记小人过,放我们一马吧。”
  这下子,艾利克斯和张少杰两人,彻底蒙圈了。
  少帅。
  陆爷。
  您老人家……
  马天烈和张氏兄弟,对陆羽这鳖孙子的称呼,怎么就跟奴才见了竹子似得?

  他是哪门子的帅,哪门子的爷,哪门子的老人家?
  不就是个外来户,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
  不止他们,他们身后,那些个狐朋狗友们,也满脸诧异,好像同时组团吞了一大碗苍蝇。
  张氏兄弟就不说了。
  毕竟产业远在山西,在山西再怎么一手遮天横着走,威风还传不到千里之外的杭州。
  关键是马天烈。

  这位威震杭州二十年的烈手哥。
  绝对是杭州****的头三号人物之一。
  当之无愧的,教父级别人物。
  在杭州城,绝对可以横着走,甚至一半正处级的官员,见着他,都要绕道走,躲避他。
  这样的人物,向来是有别人叫他爷,给他当孙子的。
  什么时候给人当过孙子?

  但现在,马天烈这个样子,分明就是在当陆羽的孙子。
  可是……这小子凭什么啊?
  难道是,马天烈等人,疯了?
  可能么。
  在场的,都不是傻子。
  再笨,再蠢,到了此刻,也有些明白过来。
  答案只有一个。
  排除所有不可能,哪怕剩下的那个答案,再怎么离谱,让人难以置信,都是正确的答案。
  那就是——
  陆羽很厉害。
  比马天烈厉害。

  比张氏兄弟厉害。
  比他们全加起来都厉害。
  且还不是厉害一点。
  只有陆羽厉害的程度,远远甩开马天烈等人一个大层次。
  这些个掌握着丰富社会资源,可以横着走的中年男人,才会对他这么一个小年轻服软。
  至于陆羽凭什么比马天烈等人厉害一个大层次,那就不是他们能想到的了。

  而张启灵带来的那些个“胖子军团”,更全都是懵逼状态。
  原本以为杭州大枭烈手哥亲自出马,陆羽这小子,绝对死定了。
  哪知道,在他们心中,高高在上,无比强大的马天烈,在陆羽面前,却是丁点脾气都没有,唯唯诺诺,跟个孙子一般无二?
  这小子,到底是何方神圣?他又有什么值得依仗的地方?
  “喂,陈胖子,这个姓陆的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路?你们为什么都叫他少帅?他是哪门子少帅?”一个跟陈咬银有过几面之缘的胖子,压低声音问陈咬银。
  “对啊,陈胖子,刚才你们是一起来的吧。你肯定知道,快给兄弟几个说说呗。”
  “是啊,要不哥几个这心里,还怎有些碜得慌。”
  “胖子军团”的胖子们,都有些惴惴不安,围着追问陈咬银。
  严格意义上来说,陆羽所以会跟张少杰、艾利克斯这群富二代起矛盾,其实是在帮他们出头。
  而他们倒好,不帮着陆羽也就罢了,竟是在旁冷嘲热讽,落井下石。
  现在知道陆羽来头大的可怕,连马天烈等人都要服软的存在,他们心里又怎么可能不害怕。
  “什么来路?”
  陈咬银看着这些人,嗤笑一声。
  这些人的嘴脸,他刚才可是全都记着呢。
  陈咬银环视一周,冷笑道:“你们这群棒槌,知道什么叫夏虫不可以语冰么?少帅是什么来路,我倒是知道。不过也正因为如此,我才不会告诉你们。因为你们,压根就没有知道的资格。你们只需要明白一点,若是少帅真看你们不爽,你们这群棒槌全绑起来,也不够少帅一根小指头碾压的。”

  陈咬银这番话,有些吹嘘的成分,但也不全是在吹牛。
  至少单论身份底蕴,陆羽却是可以秒杀在场所有人。
  天机宫当代掌门。
  京城陆族的大少爷。
  李景略的义子。
  古往今来第一个人仙魏文长的继任者。
  这些个身份,任意拉一个出来,都能碾压在场所有的人。

  更何况,这些大得吓死人的身份,还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
  当然,这些都不是陆羽最可怕的地方。
  若仅仅是依仗这些,那陆羽跟那些个官二代富二代,也没有任何本质上的区别。
  最多就是,因为他背景更大,所以地位更高罢了。
  陆羽身上最可怕的地方,应该在于——
  他明明有许多值得依仗的背景,却从来不以此为傲,从不依靠这些,去压制别人。
  他做什么事情,最终靠得,都只有他自己。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
  陈咬银这几年身份上去了,也读了很多书,易经里面的这句话,他觉得陆羽其实是无比契合的。
  陆羽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是靠自己赚来的,而不是靠背景,靠谁赠与。
  一个来头、背景大的可怕的“超级二代”,还能沉淀下来,只靠自己,打下偌大一片江山,吸引许多人效忠于他。
  这是怎样的境界?
  陈咬银这一路看来,对于陆羽,那是越看越崇拜,越看越心悦诚服。
  高山仰止,景行行止。
  这样的人物,自强不息,厚德载物,确实生来就是值得别人效忠的。
  是天生的大人物。
  到了此刻,陈咬银已经决定,把自己所有的赌注,下在陆羽身上。
  别说眼前这群棒槌了,便是什么皇甫世家,什么皇甫微羽,他觉得,即便是这些人,也根本就比不上陆羽。

  别人震惊也好,恐惧也罢,陆羽都没有放在心上。
  他只在乎道理。
  自己的道理。
  自己认为正确的道理。
  他赢了张少杰和艾利克斯,大家心甘情愿说出来的赌局,输了就是输了,赢了就是赢了。
  日期:2017-02-11 18: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