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581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完了归不归的胡说八道之后,广仁的脸上又恢复了他那老子天下第二的表情。冲着吴勉和归不归点了点头之后,说道:“既然来了,还是随我去见大方师吧。最近的俗物太多,大方师正在别院休息,几位请给我来。”
  听到了广仁现在住在宗门别院,归不归微微的怔了一下。别院是给需要顿悟的方士清修的地方,广字头的几个人,归不归和火山都曾在那里住过一段时间,别说他们几个。就连前任大方师徐福也曾经在别院清修过。就是在别院当中,让徐福在一夜之间顿悟到了大神通的境界。
  不过像广仁这样的境界,根本不需要再去别院寻求顿悟。大方师挑皇帝马上就要驾临方士宗门这个时间躲到别院又是什么意思?
  不过既然已经被火山拆穿。去见火山也是早晚的事。在红头发男人的带领之下,几个人到了宗门后面几间破败的房子当中。如果不是归不归示意这里就是别院的话,谁都不会相信大方师广仁会在这种地方休息。

  这座所谓的别院到处都是一番杂草丛生的景象,走进院子里马上就能闻到一股青草腐败的味道。似乎自打有这座别院,就从来没有人收拾过。几间破房子上面的房瓦都不齐,众人走到院子里之后,草丛中便有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小任叁好奇向发出声音的地方看了几眼,就见一条手臂粗细的大蛇正向着草丛深处游走过去。
  人参娃娃天生怕蛇。见到大长虫之后,小家伙的脸色煞白。一声大叫瞬间躲到了归不归的身后,老家伙也看到了那条大蛇。嘿嘿一笑之后,说道:“没事,这条蛇是放在这里抓耗子用的。比起这条大蛇。耗子才叫可怕呢。老人家我还的时候,亲眼看见一个小方士来别院顿悟,结果晚上睡觉的时候,被耗子把脸都咬破了。现在老人家我还记得清清楚楚,那孩子也算是有点天赋的。那时候也就十五六岁的年纪,当时胖乎乎的,现在也不知道什么样了。那一头的红头发就像是头发着火了一……”

  说到最后的时候,归不归这才想起来,那个晚上被耗子差点咬死的小方士正是面前这位大方师首徒——火山。也就是那次之后。广仁看这个红头发的小孩子可怜,心生怜悯之心将火山收到了自己的门下。
  火山好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带着这四个人走到了最破旧的一间房子外面。这间屋子实在太破旧,房门早已经不知去向。站在门口隐隐约约能感觉到里面有一个人坐在地上,火山好像有门一样,抬手轻轻的敲了敲门框,随后恭恭敬敬的对着里面说道:“吴勉、归不归两位带着百无求和任叁前来看望大方师……”
  “请进来吧”里面传来广仁懒洋洋的声音,好像大方师正在睡觉还没有起来一样。
  “是”火山恭敬的说了这个字之后,回头冲着吴勉、归不归四个人说道:“大方师请四位进去,宗门当中还有些事情需要火山照料一下。请恕在下照顾不周。”说完之后,火山冲着几个人行了一个半礼之后,转身走出去了别院。看他的样子还是在忙乎迎接武帝的事宜。
  进了房间之后。便看到整间房子的地面上也到处都是杂草。大方师广仁随随便便的坐在地上,看他身上满是污渍看起来他在这里已经待了有段时间了。不知道广仁再玩什么,见到几个人进来之后。将散落在地上的几枚铜钱收了收了起来。

  没等广仁说话,归不归先是嘿嘿一笑,随后继续说道:“大方师好清闲,整个方士宗门都在忙着迎接圣驾。大方师却在这里逍遥快活……”
  “如果连偷懒都不行,那还做什么大方师?”广仁哈哈一笑,对着几个人招手,继续说道:“我也没有想到你们几位会在这个时候造访,是为了重建地宫的事情吗?等皇帝走了之后,我马上就安排人去做。”
  “宫殿什么的不急,我们这样体质的人,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了。”归不归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不过来也来了,老人家我还有点小事情,要和大方师你商量一下。是这样,当年老人家我还是方士的时候,借给了咱们老师尊一条真龙的尸骸。还有一些家底也收藏在宗门里面了,都是一些不起眼的小玩意儿。老人家我早已经不是什么方士了,那几样小玩意儿是不是一起还给我老人家?”
  广仁好像听到了一件有趣的笑话一样,一阵哈哈大笑之后,继续说道:“真龙的尸骸?剩下那些小玩意也不是凡品吧?归师兄,你我都知道这些东西的来历,这本来就是方士一门的东西。身为大方师,我为什么要把这些宝贝给你?”
  “因为方士一门差不多了。”没等归不归说话,第一个坐在广仁对面的吴勉开口说道:“大方师刚才捡起来的铜钱实在占卜吧?刚才收的那么急,看清楚卦象了吗?没看到我告诉你,卦象主大凶,是房倒屋塌之像。房子都倒塌了,里面的东西能早点搬出来还是早点搬出来的好。”
  听到吴勉说出来房倒屋塌的时候,广仁的瞳孔一阵的紧缩。深深的吸了口气之后,大方师淡淡的笑了一下,说道:“吴勉先生你也有猜错的时候,刚才那一卦是我替你们起的。你说的对,是房倒屋塌之像。那么你从前任大方师手里得到的宝物,是不是还来呢?”
  吴勉翻着白眼看了看广仁之后,不冷不热说道:“你说的那个人还没死,去东海找他,东西本来就是他的,他说一句我马上就把东西给你。”
  说到了还在海上钓鱼的徐福,广仁的表情有些异样。这个时候,他也猜到了徐福的几分用意。有些苦涩的笑了一下之后,大方师想说什么。不过话到了嘴边又无奈的摇了摇头,将已经到了嗓子眼的话又咽了回去。
  看到了广仁的样子之后。归不归微微的笑了一下,说道:“占卜这种东西的变数太大,能批命就能改名。你也别太往心里去。要是占卜都准的话,现在还是周天下的天下……”
  刚才广仁占卜的卦象老家伙也看到了,本来他想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随便说两句遮过去就算了。想不到被吴勉直接说破了,现在只能说两句话安慰安慰这位大方师。不过话说到一半的时候,老家伙突然想到了另外一件事。最后一句话没有说完,他突然古怪的笑了一下,冲着坐在地上的广仁说道:“对啊,能批命就能改命。我的大方师。还记得那个乌龟壳吗?”
  “乌龟壳……”广仁喃喃的重复了一边这三个字,随后他的眼睛突然一亮,不过随后又马上暗淡下去了。微微的叹了口气之后,说道:“那件神器早就遗落民间了,这个时候或许已经被愚民当作鳖甲入药了。就算完好无损也不知去向,远水接不了近……”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仁看到归不归脸上那种得了便宜卖乖的笑容之后,大方师突然明白了什么,“噌”的一声从满是尘土的地面上跳了起来。随后盯着笑眯眯的归不归说道:“归……师兄,你知道占——乌龟壳的下落吗?”

  “乌龟壳嘛,又不是什么宝贝,随便找出来一座水塘里面都有。”看到广仁明白过来之后。归不归反而装起了傻。嘿嘿一笑之后,他继续说道:“老人家我记得别院的后面水池子里就养了好几只寿龟,我老人家当年吃了七八只。谁说寿龟的味道好来着?和一般的水鱼一个味道……”
  日期:2016-10-19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