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449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心里一暖,感觉很是舒服,能帮助弱者,这种感觉的确很好。他拍了拍男子的肩,不料男子又从怀里掏出一张五角钱的人民币,指了指电话,又指了指钱,意思显而易见,他要付电话费钱。
  张清扬摆摆手,男子就不坚持,想来这五角钱在他们国家没准可以买到多少东西呢。两人临分手的时候,男子还一个劲儿地竖大拇指,看模样真的很感动。想想也是,这异国他乡,语言不通,能得到帮忙,他一定很感动。
  可是令人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就在两人分开后,张清扬还没有走出去一百米,突然前后左右冲过来一伙人,不由纷说就把张清扬按倒在了地方。张清扬没有防背就被扑倒了,倒在地上时他叫了一声,同时听到身后不远处也传来了嚎叫还有厮打声。不用回头都可以知道那名朝鲜男子也被抓住了,想来他一定在挣扎,所以扑倒他的人动了粗。
  当双手被强硬地拷上的时候,张清扬才明白这是丨警丨察,又听到身后传来朝鲜男子的痛叫声,他就有些不满。心说没想到辽河市的丨警丨察在对待朝鲜人时也一样野,当年延春对于逃北者也很凶,听说曾经边境地区的我国村民活活打死不少过境偷东西的朝鲜人。看来人都是势利眼的,如果换成是韩国人,我国的丨警丨察就要点头哈腰了,这个社会真是无奈。别看韩国有钱,可是张清扬更喜欢朝鲜人,因为他们单纯。

  “你们干什么,凭什么抓我,这一定是误会!”张清扬身上一疼,便顾不得想其它的了,不满地叫了一声。
  “少他妈的废话,误会个头,抓的就是你小子!”一人说着话就踢出一脚,正好踢在他的膝盖处,张清扬马上就跪下了。
  “快说,你刚才和那个‘高丽棒子’有说有笑的说什么玩艺儿,你们的上线在哪,你是通过什么手断把他偷渡过来的?”这时候又有一人问道。“高丽棒子”是国人对朝鲜族人的蔑称,随着我国文明近年来的提高,已经很久听不到这种称呼了。
  “偷渡?”张清扬大脑一晕,心说这下误会可大了,自己怎么和偷渡扯上勾了,堂堂的市委副书记还没等上任就被丨警丨察给抓住了,这事要是传出去可麻烦了,这也太丢人了。

  “你不说是不是?我们有办法让你说,哼,把他们一起带回去!”
  身上只有身份证,其它工作证件还在酒店的皮箱里,张清扬明白自己现在说什么也没有人相信。刚才的确和那个朝鲜男子“有说有笑”的,这么一想也不能怪这帮丨警丨察。假如那个朝鲜男子真是偷渡来的,他们误会自己也情有可原。他只好低着头被带进了警车,那位朝鲜男子被带上了另一辆车。坐在车里,他想着如何才能解决掉这个麻烦事,最好不要道出自己的实际身份,但是如果没有别的好办法,也只有道出身份了。

  “哟,看你小子年纪轻轻的,还挺能沉得着气啊,八成是个惯犯吧?”边上一位丨警丨察见到张清扬并不像一般犯罪嫌疑人那般害怕,就打趣他。
  张清扬就摇摇头,这次他可总算是体会到什么叫作“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了。”假如辽河市的干部们知道张清扬是以这种形式第一次露面的,估计要笑掉大牙了。不迷信的张清扬突然想到真是出师不利,只怕这个兆头不好。这个时候他才后悔当初没有同意老爷子要派人暗中保护自己是多么的错误,如果身边有老爷子的警卫保护,想来就不会遇上这个麻烦了。同时他更加思念起陈雅来,如果有她在,以她的身份也会轻而易举帮自己解决好的。

  到了气派的辽河市公丨安丨局,张清扬自然还是不可能与朝鲜男子关在一起审问。辽河市公丨安丨局的干警们马上对他进行了“专业”性的审问。当他们问到他如何与朝鲜男子联系上并成功接头时,张清扬就苦笑着说自己与朝鲜男子也只是刚刚认识,然后就把他借用自己的手机打电话一事讲了出来。
  两位公丨安丨干警听后哈哈大笑,指着张清扬的鼻子骂道:“你小子真能演戏,我当这么多年丨警丨察,还是头一回碰到你这么会演戏的,编假话都一套套一环连一环,你小子脑子好使啊!”
  张清扬好不尴尬,心说看来只有道出真实身份了,就不情愿地说:“你们误会了,我是……”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审问室的门就被推开了,进来一位干部模样的中年男子,他狐疑地看了一眼张清扬,然后对两位干警招招手。两人出门不到两分钟,就进来了,而且还一脸的惶恐,笑呵呵地来到张清扬面前解去了他的手拷说:“兄弟,让你受苦了,没想到是自己人,还真是个误会,现在你可以走了。”
  张清扬狐疑地盯着两人,不明白他们说什么。这时另一个好像看出了张清扬意思,马上红着脸说:“兄弟,我……我刚才是不故意向你动手的,当着我们领导,还望你高抬贵手,哥哥就谢谢你了……”
  张清扬什么也不懂,也就什么也不会说,狐疑地走出审问室,只听身后的丨警丨察说:“兄弟,你们领导在我们大队长办公室呢,我领你过去找她。”
  “领导?”张清扬更有些发傻了,心说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啊,越来越搞笑了,自己刚到辽河市,怎么就会碰到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

  一位干警引领着张清扬来到大队长的办公室,除了刚才的中年男子,张清扬又见到一人,此人穿着军装,皮肤很黑,面容冷漠,双目直直地盯着自己,表情有些呆板,不用说,此人正是化妆后的陈雅!
  张清扬这一刻见到陈雅,就像见到亲人一般,要不是有外人在场他真想扑过去。只见那位大队长笑逐颜开地伸出手来说:“真不好意思,没想到是上级领导……”
  张清扬傻傻地与他握手,呆若木鸡。
  红色的不知道是什么牌子的名贵跑车行驶在马路上,张清扬就感觉像做梦一样,他坐在副驾驶的位子上目不转睛地盯着陈雅,怎么也想不明白陈雅会来到辽河,更把自己从公丨安丨局“救”了出来。
  “我们……回酒店?”这是两人上车后说得第一句话,也许是陈雅受不了张清扬的如此安静,问了一嘴。
  “哦……”张清扬傻傻地回答,然后像是突然明白过来,说:“你先停车,我有话问你!”
  陈雅听话地把车停在路边,侧头望着他。
  习惯了她的美貌,张清扬就不太喜欢陈雅化妆成这样,可此刻他也顾不得这许多了,他问道:“妮妮,你……你怎么会来了?”
  “我……我闲着也无聊,就……就跟来了……”陈雅略微窘迫地说,由于脸上涂抹了一些易容粉,所以看不出她的脸红。
  “你……你是什么时候来的?”
  “我……我和你一趟火车,就……就在你的后边车厢里……”陈雅老老实实地说,上神有些不安。
  “那……你……”张清扬的大脑此刻反应得有些慢,突然间不知道问什么了就抽出一根烟来,过了一会儿又问道:“你……你怎么知道我出事了?”

  “我……我怕你出现意外,一直在暗中……保护你……”陈雅像是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孩儿,想来他也知道偷偷地跟在张清扬后面是不对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