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448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双林省的青年干部中,张清扬算是一位人物,可是他对辽河市来说并不重要,他的到来眼下还没有起到任何大的波澜,这自然也有其好处。假如有一天他真的被人们评头论足了,那么多半就会花边新闻不断。
  现在社会上的领导干部,或者说是有名有姓的大人物,往往身边新闻不断,张清扬还年轻,可不想让辽河市的老百姓议论自己。还好辽河市的老百姓眼下还不知道有这么一号人。
  低调行事,仍然是这次刘老爷子对他的教诲。离开京城前,刘老语气重重地说了三个字:“慢,慢,慢……”
  张清扬暗暗掂量这三个字的含义,他明白老爷子是在告诉自己辽河市的凶险不比寻常,那是一个未知的数字。省里刚刚换届工作结束,辽河市的政局通过钱省长干涉之后现在是什么模样,还需要切身实地的慢慢探索。前方的道路不可急于求成,否则单凭他自己的力量就很难度过难关。
  辽河市的机场还在建设当中,所以从京城到辽河就有些麻烦。现在只有高速公路与铁路连接,需要十二小时的路程。若说做飞机,那也只能先飞到江平市,再从江平转车到辽河市,张清扬计算了一下时间,从京城飞往江平要三个小时,再从江平坐车到辽河市要六个小时,算上等车的时间,还不如从京城坐车到辽河市方便,所以就买了火车票。
  别看陈雅表面上清冷骄傲,其实内心当中也有心细的一面,当听说张清扬要坐火车时,脸上就显得不是很放心,但也没有多嘴。张清扬本想让她陪着自己一起去辽河市玩玩的,反正她也休养,出去转转也有好处。可陈雅却摇摇头没有同意,然后偷偷地笑笑,张清扬也不知道她是何意。
  四月的天气暖洋洋的,行走在辽河市的街道上,张清扬的身上微微出了一层汗。他早上到的辽河市,虽说买的是卧铺票,但火车上晃荡个不停又怎么能睡好,所以他一到辽河,就现在辽河市车站附近找了家三星级酒店,补了几个小时觉以后,快到中午才出来溜达。
  组织上定的报道时间是下周一,今天刚刚周五,张清扬还有三天的时间。他特意早早的来到这里,为的就是亲身感受一下辽河市的市容以及当地的风土民情。
  辽河市,名不虚传,从市区的大小以及市容上就可以看出来,这座城市的发展速度很快。虽与延春一样是边境城市,可这里就要显得繁华一些。建筑比延春高了很多,也更大气,只是感觉上市容不如延春干净,想来这与当地的民风有关。城市就建设在辽河边,与朝鲜的咸境北道自由经济贸易区隔水相望。这里有汉族、朝鲜族、满族等等,在街上时不时地就能看到个子不高,穿着素朴,目光呆滞的朝鲜人。

  辽河市与朝鲜咸境北道最窄的地方只有二十多米,碰到干旱或者冬季辽河封冻,两座城市就可以说成是一座城市,人们步行就可以过河过境,过去几年朝鲜人民吃不饱饭,就总跑过河到辽河市偷东西,或者隐藏在某处求生。又加上历史问题,两岸的朝鲜族人虽然属于不同国家,但有很多都有亲属关系。所以近年来,朝鲜在咸境北道地区建立了自由经济贸易区,这大大方便了两岸居民的往来,这里出国很容易。

  通过辽河市近来的开放发展,也大大带动了中朝贸易,使得咸境北道地区也发展起来,当地居民虽然刚刚解决好温饱,但总比饿着要强。朝鲜的领袖们爱搞面子工程,为了不让外国势力批评他们的政策,一般对边境地区居民的待遇都相对要好一些,边境城市建设也比内地要强得多。
  正值中午,顶着火熱的太阳,张清扬一边行走在辽河市的街道上,一边想着辽河市的近况,渐渐感觉到有些饿了。他随意找了家小饭店吃了碗冷面,被服务员一阵奚落,那样子有些瞧不起他。更有甚者,旁边一桌的青年情侣,看到张清扬的寒碜样,那个男的对女友说道:“看到没,就吃一碗冷面还跑这来装b,这哥们这么扣门肯定泡不到女朋友!”
  “别瞎说,我看他挺帅的呢!”少女虽说是故意气自己的男朋友,但也没掩饰对张清扬的好意。
  男朋友气得半死,又不满地扫了一眼张清扬:“就他,中看不中用,顶多一个小白脸!”
  听着他们的肆无忌惮的议论,张清扬结完账就出来了,心里一阵好笑,心想自己堂堂的市委书记,竟然被说成了是小白脸,真够郁闷的。吃饱再次来到街上,突然感觉有些寂寞,这个时候他有些想念陈雅了,去京城住了两天,两人几乎整天呆在一起,张清扬不时地逗她,感觉十分的开心。这突然间孤身一人来到异地,心里就越发觉得空落落的了。想想下周一将要面临到新的政治情况,他心头倍感沉重。

  这时候迎面走过来一位穿着灰色布衣的矮个男子,头发很乱,目光怀疑不定,关键是最吸引人的是他的腿,一瘸一拐的。这人看起来很怪,张清扬就多看了两眼,而他也看向张清扬,突然加快了脚步冲过来,湿露露的手抓着张清扬的说:“……”一连串的朝语。
  “什么?”对方是一个不会说汉语的朝鲜族人,张清扬一看他的打扮就知道他是北朝过来的。他虽然是汉族人,但从小在延春长大,身边的小伙伴有很多都是朝鲜族,所以简单生活用语可以听懂,只是说不好罢了。而刚才这人所说的话虽说也是朝鲜语,可口音上却与我国不同。
  “……”男子又惊慌失措重复了一遍,还松开手打着手势,双手合十弯腰鞠躬。
  这次张清扬听明白了,他是要自己帮忙。他用汉语问道:“你有什么事?”他深知别看这些边境地区的朝鲜人不会说汉语,但是有很多却完全可以听得懂汉语。
  果然,一听到张清扬询问,男子的脸上就有了喜色,他从上衣兜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条,交给张清扬,然后又摆出一个打电话的手势。
  张清扬打开纸条一看是个当地的电话号码,心里也就明白了,便问道:“你要打电话?”
  “嗯嗯………”这次男子一个劲儿地点头,吐出的字却是含糊不清的汉语了。

  张清扬知道朝鲜人几十年来没有受到外境的感染,与那个同属一个民族却开放的韩国不同,他们民风纯仆,男女老少单纯的与我国旧社会没有区别。又看出来他真的很急,一脸担忧的表情,就心软地掏出手机交到他的手上。不料他却是憨厚地笑笑,指着手机摆摆手,然后又交还到张清扬的手上,同时又把纸条交了过来,最后又是双手合十地感谢。
  张清扬笑了笑,敢情他不会用电话,想来也是,他们连吃饭都是问题呢,又怎么会用手机。他就帮他拨好了号码,等接通后才交到他的手上。朝鲜男子对着电话叽里呱啦一阵,结速通话后,双手把电话交给张清扬。
  张清扬听朝语,一半要猜,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个朝鲜男人话里的大至意思是他安全抵达辽河,不知道在哪能找到电话中人。好像对方说让他原地等着,一会儿就到之类的。
  第344章 首次露面
  朝鲜男子对着张清扬傻笑,竖起大拇指吐出几个汉语:“你的……”指了指心“这里……好!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