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69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厉剑边开车边问:“市长,您怎么知道焦二壮就是幕后主使?”
  楚天齐道:“其实从周家林被打,我就开始怀疑焦二壮。周家林有文人气,有时说话直,也容易得罪人,但那些话远不至于招致被人殴打,更不至于有人花钱雇人来打。而焦二壮自认为被周家林抢了位置,又仗着块头大,仗着结交一些狐朋狗友,平时就痞气十足,所以他的嫌疑最大。我这才让你多加注意,也和曲刚打了招呼。当然,我和曲刚没有直接点出焦二壮,只是让他们注意一些符合那晚直接行凶者特点的人。

  昨天曲刚打来电话,说是抓到一个下面受伤的家伙,个头、声音都像是殴打周家林的第一人,我这才赶过去。果然,那小子就是第一个行凶的,还供出了他的上家,高强他们在昨晚抓到了这个上家,就是那个郝志高。当我在监听室第一眼看到郝志高的时候,就认出是在省城袭击我的团伙头目,因为那家伙长的太特别了,头又大个又低。
  不得不说,郝志高的反侦察能力真强,口才也不弱。高强先是让其同伙做证,然后指出对方软肋,但那小子都一一找到了借口。只到我出现在审讯现场,他才老实了,主要他是没想到我在那,而且错误的认为我是公丨安丨局长。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他依然很谨慎,在我费了一番口舌情况下,才交待了这些事……”楚天齐讲说了和郝志高的对话,以及郝志高的一些交待。
  楚天齐接着说:“当郝志高说出他的上家是‘二哥’,并说‘二哥’强调在省城动手时,我就联想到了焦二壮。因为元旦袭击我那次,郝志高的同伙就有人说出‘芝麻绿豆官’,这次郝志高又交待‘二哥’说过‘狐假虎威’、‘仗势欺人’这类话,这个‘二哥’就更符合焦二壮的身份了。尤其郝志高交待了‘二哥’骂周家林那些话,还有要对周家林采取的那些手段,我就彻底认定‘二哥’就是焦二壮。说实话,如果周家林真被他们那样整治了,非给逼疯了不可,即使不疯,他自己也觉得没脸在成康混了。”

  “焦二壮这家伙我见过两次,一开始觉得就是一个仗着胳膊粗力气大的混混,只到战友把调查信息反馈给我,才意识到这小子没表面那么简单。”厉剑又补充道,“就这么个东西,怎么就混进体制内,还当官了呢?”
  “有些事是没道理可讲的。”楚天齐长嘘了口气,又道,“这次你的战友又帮大忙了,要不哪能这么顺利找到焦二壮?有时间我真得好好感谢感谢!”
  “没什么,不用,我们都是铁弟兄。”厉剑一笑,“主要他的工作性质也方便做这些。”
  “叮呤呤”,一阵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二人对话。
  拿出手机一看,楚天齐就有些头大,但还是硬着头皮按下接听键,“喂”了一声。
  “大市长,中午请您吃饭,能赏光吗?”手机里传出楚晓娅的声音。
  楚天齐忙道:“我现在不在许源县,昨天晚上就离开了。走的时候时间太晚,也太仓促,就没和你打招呼,实在抱歉。等有机会的话,请你来成康做客,我也好尽尽地主之谊。其实我正准备给你发短信呢。”
  楚晓娅声音中满是怀疑:“走啦?不会是和师姐享受二人世界吧?她看你时全是柔情蜜*意,一看见我,就满眼都是醋味。”
  下意识的把手机紧紧捂在耳朵上,楚天齐解释着:“真走了,有任务。”

  “那是人家公丨安丨局有任务,跟你有什么关系?”楚晓娅并不买帐。
  楚天齐忙道:“我真走了,不信你问曲刚。”
  “你让我问曲刚?什么意思?”楚晓娅声音变的很尖厉,“想让别人都传我的花边新闻?”
  女人真是不可理喻。楚天齐正暗自腹诽着,不知如何答复,手机里却突然没了动静。他急忙看了眼手机屏幕,发现没信号了,心中暗道:正合我意。
  急忙收起手机,楚天齐又不禁头大:怕是又要误会我了。
  所好的是,直到回了成康市,楚天齐也没有再接到楚晓娅的电话。
  三月六日,周末,楚天齐醒的比较晚,起来时已经是早上八点了,这是他难得睡的一个懒觉。
  正准备出去走走,顺便吃点儿早点,手机却响了。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楚天齐按下接听键:“老曲,没休息吗?”
  “没有,不打扰局长吧?向您汇报一件事。”曲刚直接讲说起来,焦二壮又有交代……”

  听着对方讲述,楚天齐眉头皱了起来,直到对方讲完,才长嘘了一口气,缓缓的说:“老曲,当初让你帮着关注嫌疑人的时候,我之所以没有说出具体事情,就是担心我们无意中泄露相关信息,会让有心人听到。成康和许源县都属于定野市,两地之间又离的很近,互相之间交往非常频繁,很可能会把相关信息进行传递,会让当事人听到,打草惊蛇。所以,只到那天到了许源县,才跟你们说起具体的事。后来焦二壮涉案,就说明我当初的担心并非多余,现在你说的新情况更是让人防不胜防。”

  曲刚深有同感:“是呀,时刻都得多加小心,警惕一些是对的,这也给我们都提了个醒。从现在掌握的这些信息看,有些事也许未必当天发生,但应该并不可避免。所以,您也不必为了周家林的事自责,只能庆幸当天没让凶手完全得逞。而且正是您的警觉,才让案子得以告破,并挖出了这些幕后因素,实际上为周家林规避了更大的灾难。”
  “老曲,没想到你这个老刑警,做起思想工作来,也是一套一套的。”楚天齐接着话题一转,“你刚才说的这些信息,是单方面证据吗?”
  “正在核实,应该很快就会有结果,目前他就交待了这么多。”曲刚说,“有什么新情况,我再随时向您汇报。”
  楚天道:“老曲,以后说话别老是‘您’长‘您’短的,我听着不舒服,很不习惯。”
  “我已经习惯了。”曲刚“哈哈”一笑,“好了,不打扰局长休假了,我也该去忙了。”

  “好的,忙去吧。”说完,楚天齐挂断了通话。
  放下电话,楚天齐陷入了沉思。
  从曲刚提供的这些新情况来看,焦二壮雇凶一案显得更加复杂,不知这后面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事情,不知多少人会牵扯其中。
  看着赵敏娣摔门而去,曹金海没有像往常一样出手阻拦,没有好话劝解,而是一屁*股坐到沙发上,长叹一声:“周末也不消停。”
  取出一支香烟点上,曹金海连着狠狠吸了几口,再次长叹一声,为自己的命运多舛而叹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