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女鬼骗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第44节

作者: 牛逼的妖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有那么可怕吗,吓成这样,有点出息好不好。”白灵端起茶,抿了一口,砸巴着嘴说:“你这样胆小,以后还怎么跟着我老爸做事?”
  我喷出一口茶水,呛得直流眼泪:“你……你说什么……什么叫跟着你老爸?”
  “真是笨,我都说得这样清楚了,你还不明白?”白灵轻拍我后背,眨着眼道:“你是不是木子西介绍给白启炎的助理?”
  我木然的点着头,脑子里有点混乱。
  白灵笑道:“是就对了,白启炎是我老爸,你给他当助理,那不就是跟着他做事么,没毛病呀……放心,以后你过去之后呀,我会帮衬你的,所以今天这顿饭你不白请……”
  日期:2017-04-30 23:34:47

  我怔住了,原来她是白启炎的女儿,这特么就有点尴尬了。
  其实我早该想到,她和白启炎都姓白,而且正好在我准备去见白启炎的时候,她便上门来找我。
  她说今天过来,是要提前告诉我一些关于白启炎和公司的情况,让我能够顺利通过后面的考核。白启炎对自己的助理向来很严格,稍不如他的意,就要滚蛋走人。
  我有些感动,除了说句谢谢,也不知该怎么表达我此时的心情。
  后面我问白灵是怎么找到我的,她略带得意的道:“给我老爸介绍你的那个中间人木子西,我认识,我找她要了你的电话。后来我打电话给你,是个女人接的,她说你有事要过几天回来,我就从她那里打听到了你的住处。”
  我恍惚大悟,想不到中间还有这么多的曲折,也多亏了白灵今天过来告诉我过去后,将要面对的一些事情。只要提前做好准备,我留在白启炎身边的可能性就大多了。
  日期:2017-04-30 23:34:57
  只是白灵和白启炎的这层关系,让我顿时纠结起来。如果以后白灵知道我接近白启炎的真实目的,不知道她会不会恨我。
  吃完饭后,她让我陪她去逛街,顺便再帮我买几身体面的衣服,这样会增加白启炎的好感。我一阵苦笑,这是在说我老土吗?
  我告诉她今晚不行,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准备,改天再说吧。她有些失望,幽幽的道:“你是不是讨厌我?”
  我说不是,今天真有事,以后有时间什么时候去都行。
  她轻轻笑了笑,说那就后天晚上吧,正好她有时间。我不好再拒绝,答应了。她高兴得像个小孩子,说这下好了,总算有人可以陪她逛街。
  说着,她突然上前,在我脸上亲了一下。
  我不知所措,脸上像被火烧着似的发烫。太突然了,不知这是幸福来临,还是惹祸上身呢?

  日期:2017-04-30 23:35:08
  在我沉浸其中的时候,一辆银白色的小车停在不远处,白灵欢蹦乱跳的上了车,挥手跟我道别。
  看着渐渐消失的车影,我也转身朝着租房而去。不知怎么的,我心里久久无法平静下来,脑子里很乱,最近发生的这一切,真的是冥冥中的注定吗?
  我一边往前走,一边恍恍惚惚的,突然眼前一黑,好像脚下踩空,掉进了一个无底的深渊。四周是无边无际的黑暗,我在黑暗中快速下沉。
  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看到脚下有一点光亮,慢慢在变大。
  “轰隆!”一声,我仿费挨了一记重击,头疼得像要裂开似的。
  “小伙子快醒醒,外面凉,回家去睡吧。”我被一个苍老的声音惊醒,才发现自己睡在冰冷的街道旁。
  呼呼的寒风吹在身上,我忍不住打起哆嗦。真是奇怪,怎么会在这里不知不觉就睡着了呢。
  日期:2017-04-30 23:35:16
  我紧了紧衣服,抬眼看到跟前蹲着一个拄着拐杖的老乞丐。他面容枯瘦,胡子拉碴,面带笑容的说:“我刚刚路过这里,发现你躺在地上,这么凉的天可别感冒了。早点回去吧,别让家里人担心。”

  他大概以为我是因为什么事跟家里闹矛盾,跑到这里醉酒来了吧,又叮嘱了几句后才离开。
  我对着他的背影说了声“谢谢”,他应了一声,微微点头。就在他要拐进弯道时,突然回头看了我一眼,嘴角带着一抹怪笑。
  我头“嗡”的一下,觉得心头像被什么重击了似的沉闷无比,一口气堵在喉咙里吐不出来,那种比死更可怕的感觉又出现了。
  上次是在饭馆,而这次是在大街上。两次的情形完全不同,但是我的感受却是一模一样。
  更为恐怖的是,老乞丐在灯光下居然没有影子。
  日期:2017-04-30 23:35:26
  没有影子,说明他的魂魄早已离体,是个死人,可是死人怎么会跟我说话呢?只有一个可能,他是鬼,或者是被鬼附了身。
  据《通地玄术》所载,鬼魂脱离轮回,修行百年以上,即可行无影,动无踪。也就是说,老乞丐不仅是鬼,还是个道行高深的鬼。
  想到刚才的情形,我全身冒起了冷汗,然后抬起地府印记准备拍过去,却发现他早已没有了踪影。
  我不敢久留,去租房带上东西后,马上打车去到了胡正阳安排的住处。
  此刻也只有在这里,心中才能感觉到些许的踏实。
  一晚无眠,满脑子都是老乞丐的影子在晃荡,我寻思着他会不会跟上次撞我的是同一个人?

  可惜当时光线暗淡,又没有仔细去他的脸,现在也无法判断了。
  日期:2017-04-30 23:35:36
  黄帅怀疑上次撞我的人就是云芷言,那么这次呢,如果也是他,是不是说明他一直在注意着我一举一动呢?
  越想越觉得可怕,心情也很复杂,隐隐有种风雨欲来的预感。
  后面的日子,我过得倒是清闲。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其他的时间都在研究《通地玄术》,自从那天在谢良村出现短暂的气感之后,那种玄妙的感觉至今都难以忘怀。
  更为重要的是,如果我能熟练掌握气感产生和控制的方法,以后再遇到什么危险,便多了些活命的机会。
  只是,我打算请胡正阳帮我指导的想法落空了。因为自打我住过来后,压根就没见到过他。
  不仅是他,连苗可儿和陈家业也神神秘秘的,好像在忙什么事儿。
  直到两天后的下午,陈家业匆匆忙过来,说胡正阳让我马上去书房见他,有重要的事情。
  日期:2017-04-30 23:35:48
  胡正阳的书房也是他的卧室,我进去的时候,他正躺在床上看书,整个人显得苍老了许多。原本鼓起的太阳穴,此时深深的凹陷。脸上像皱得像干枯树皮,两眼灰暗无神。就连说话的声音,也有气无力,好像行将就木之人。
  我心里阵阵酸楚,若不是为了帮我,他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他让我坐到床边,然后颤栗着拿出一块血红的鸡形玉佩,塞到我手里。
  我问他这是干嘛,他咳了咳,说自己命不久矣,这块玉佩是胡氏宗门传下来的宗主信物,暂时交由我保管。等到日后我找到合适的继承人,再往下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