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440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主任,我劝这件事情你还是不要插手了,我那篇稿子就是被省委副书记、江平市委书记压下来的,我的处理意见,报社的领导也是听了他的暗示,这个人你得罪不起……”
  “艾记者,请给我一点时间吧,你也知道现在我省正进行着全面的换届工作,我不想因为这件事让某些人利用,那样就辜负了你的一翻好意,政治不简单,特别像这种事,很容易被不法之徒利用……”
  “张主任,我明白你的意思,无论结果怎么样,我都要谢谢你。”艾言说着,就站起了身体,看得出来,没有得到张清扬确实的处理意见,她有些失望。

  张清扬站起来握住她的手说:“艾记者,请你相信,好人总会有好报的,我觉得你是记者的骄傲!你今后有什么打算吗?”
  第337章 人小鬼大1
  “我能有什么打算,现在闲职在家呢,由于得罪了人,其它报社和杂志社也不会用我的,反正这些年也有些积蓄,暂时够花了。”
  “嗯,那就好,你劝你开心一些,如果经济上有困难,不妨告诉我……”

  “呵呵,我们之间还是不要有金钱往来的好,要不然容易产生误会啊……”艾言红了脸,机警地说道。
  张清扬自知失言,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是我考虑不周。”
  “是我要说对不起才对呢,没想到昨天你撞了我一下,结果撞出了麻烦……”艾言摆摆手,笑着离开了。
  当天晚上,张清扬来到了瓷园会所,钱省长的秘书李小林约他在这里见面。他在电话里什么没也说,张清扬就知道他一定有要事相谈。两个人听着优雅的古曲,闲聊着最近发生的事情,以及眼下的双林省政局。
  当谈到现在的换届工作时,李小林就叹气道:“钱省长刚刚上任,各方面的压力很大,事事都要全盘考虑,很难啊……”
  张清扬知道他后面有话,所以没吱声。
  “清扬,还是你轻松,最近好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呵呵,怎么……要过安稳的日子了?”李小林似笑似笑地问道。
  张清扬望着李小林的表情,知道他暗有所指,所以暂时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等着他自己解开迷团。
  见到张清扬仍泰然自若。李小林便暗暗佩服他养气的功夫,与实际年龄相比,他确实“过分”稳重了。李小林自嘲地笑了笑,然后说:“清扬啊,今天早上钱省长还和我念叨着,说你小子最近好安静啊,在这换届的危机时刻,你到是不温不火地稳坐钓鱼台……”
  张清扬眼前一亮,好像听懂了李小林的意思,终于笑眯眯地开了口,说:“领导没有指示,我只能安静下去……”

  “你再安静下去,省里的领导可能就忘记你这位纪检强人了!”李小林继续敲打他,然后接着说:“辽河市市委书记上调省委出任副书记,辽河市的市长出任书记,之前的副书记出任市长,辽河缺了好几个位子……”
  “我明白了……”张清扬的笑容和古曲一般飘渺。
  李小林是在暗示张清扬,钱省长想让他下辽河,不过觉得最近张清扬实在太过安逸了,所以希望他在监察室搞出大的动静来,吸引省委高层的注意,那样钱省长正好可以借此机会把他提出来,那样就名正言顺了。张清扬充分领会了这个意思,随后就想到艾言的案子,他隐晦曲折地讲了讲艾言的遭遇,暗示李小林请示钱省长之后他在做决定。李小林在与他分手的时候笑着说,他也要下去锻炼了………

  第二天,李小林给张清扬打来电话,意思是说钱省长的想法很清楚,如果此事属实,到可以利用一下,现在的省委副书记、江平市委副书记徘徊在下与不下的位置上,有人想让他上,也有人想让他下,这件学生受伤的案子没准可以对他进行打击。
  张清扬听懂了钱省长的意思,看来钱省长的意思是杀鸡给猴看。最后李小林又告诉张清扬,钱省长劝他最好在处理这件事情之前,与京城做好勾通。这话的意思就不是李小林能领会到的了。
  张清扬知道钱省长是让自己与刘家联系,争取得到家族的支持,只有这样才能帮助钱省长在双林省的换届工作上取得更大的利益,同时为刘家在双林省打开新的局面,也为张清扬的下一步走向埋下伏笔。
  张清扬知道,这件棘手的案子,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如果处理不好,受损的不止是自己,身为双林省省长的钱卫国或多或少也要受到牵连,所以李小林最后才说:“三思而后行……”
  挂掉电话后张清扬露出苦笑,心想艾言说得真对,自己果真撞出了天大的麻烦。
  艾言嘴上说得轻松,其实她心里又怎么能不想事实大白于天下,张清扬现在是她所有的希望。她渴望张清扬帮助自己,同时又怕自己真的连累了他,所以就想到了一种委婉的方式逼张清扬就范,她把调查结果的原始稿件电子文本发到张清扬的邮箱里面,就是想让他自己去判断插手此事的得失。
  长达三万字的新闻写实,加深了张清扬插手此事的信心。报导上说,有一位十二岁的少女,下半辈子将要永远在轮椅上度过了,换作任何一位有良心的公民,怎么能不气愤!他觉得当今公众对政府的工作要求越来越透明,类似事情足可以引起高层的关注。只是如何操作就是一门学问了。操作得好,自己有功;操作得不好,非但无功而且还有可能引起高层的反感,将要得罪的就是一片人了。处理这件案子的关键,还是要看清高层的意识方向。

  想到这一层意思,张清扬就明白钱卫国托李小林传话给自己与京城勾通的重要性了。片刻之后,他拔通了已经成为京城市委书记的父亲刘远山的电话。现在刘远山的政治地位越来越高,在各大媒体以及新闻面前曝光率也越来越多,已经是共和国的一位明星干部了。上头在他的履历上更是写得出彩,把他说成了是有学问、有干劲儿、经验丰富的实干型干部。
  “清扬,你有事吧?”刘远山知道这个儿子没事从来不会给自己打电话的。
  “爸爸,是有一些事情,电话里不太好说,我给你发过去一份电子邮件,希望你抓紧看下,此事很急。”
  “我知道了。”大领导讲话从来都是言简意赅,意思到了就是。
  张清扬收好电话,马上把邮件发了过去,然后静静地看起了报纸,这几天无论是党刊还是外部报纸,上面所说的全是双林省的换届工作,一个个新鲜的人名出现在报纸上,住進入了省委常委大院。这次换届,双林省就有四位常委退居二线,所以钱卫国与洪长江斗得难解难分。

  大约一个小时左右,刘远山终于打来了电话,先是审问地态度问道:“清扬,这件事属实吗?”
  “嗯,这位记者是我朋友,爸爸看了之后有什么想法?”
  “骇人听闻!”刘远山重重地说。
  “爸爸,这件事情我想管一管,但是又太敏感,我担心上面有人对我有看法,如果我直接插手,百害而无一益,所以我想听听你的意见。”张清扬缓缓地说道,他相信刘远山能听懂自己的意思。
  握着电话的刘远山沉着起来,片刻后问道:“钱省长知道这事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