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437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没一会儿,老妈张丽也回来了,张丽拉着陈雅的手说长问短的,好不亲热。这下刘娇更觉得失落了,看了眼爷爷,又看了眼张清扬,不高兴地说:“你们有了老婆,有了孙媳、有了儿媳,就不要我这个女儿、孙女儿、妹妹了……”
  “哈哈,小丫头,你也会嫉妒!”张清扬伸手捏了一下她的小脸。
  刘老温和地说:“看来是时候给娇娇找婆家了……”
  “爷爷,你再这么说,我就不理你了!”刘娇气愤地说。

  “好好,爷爷不说了,再也不说了……”刘老笑着摆手。
  张清扬扫了一眼屋内的人,心里很舒服。心想自己小时候从来没有感受过家庭的温暖,现在想来真是一个孤单的童年。
  谁也没想到,陈吕正雷厉风行,说到做到,两天以后,他就来到了刘老这里。当时正是早晨,刘老在书房看书,张丽在厨房收拾家务。只有张清扬与陈雅坐在客厅里闲聊。出院以后,陈雅占时住在了刘家,因为她父母去南方某军区了,张清扬担心她孤单,就没有让她回家,反正还有空房间,而爷爷也是这个意思。陈雅现在有些事对张清扬言从计从,所以就住下了。
  两人正说话呢,只见房门被拉开了,鹤发童颜的陈吕正出现在门口。张清扬吓得惊慌失措,忙站起身迎过去说:“爷爷,您……您怎么来了!”

  “怎么了,你小子不欢迎啊?”陈吕正迈步进屋,门外站着两名警卫。
  “爷爷,你来啦……”陈雅清清冷冷地说。
  “妮妮,你招呼爷爷坐下,我上楼一下……”这一刻张清扬有些慌了手脚,好像都不知道要做什么。
  “不用上去了,我自己上去看看老刘……”陈吕正精神抖擞地说。
  “不不,您坐着休息吧,我上去叫爷爷……”张清扬慌忙拦住陈吕正。
  “不用叫了,我下来了……”楼梯口,出现了刘老的身影,当他见到陈吕正是,急忙下楼,然后伸出了双手,有些惭愧地说:“陈老将军,我应该去看您的,在下惭愧啊!”
  “呵呵,你小子还这么有精神,挺能活嘛!”陈吕正哈哈大笑,松开刘老的手,伸手一拳捶在刘老的肩上。
  一旁的张清扬目瞪口呆。
  “嗯,托您老的洪福,身子骨还不错,哈哈……”
  “哈哈……”
  四只大手紧紧握在一起,两位老者大笑起来,一个个看起来很兴奋,半个世纪的仇恨仿佛烟消云散了。曾经他们是对手,可现在他们是亲家。下一代的交往,令他们这些老头子也忘记了过去的不快。
  张清扬望着紧握在一起的四只大手,终于明白了什么叫作相逢一笑抿恩仇……
  “陈老将军,走,上楼去,我们去下盘棋,让清扬给我们泡茶!”刘老拉着陈吕正的手上楼。
  “嗯,好好,几十年没和你交手啦,那我们边下边聊,我想和你商量下小辈们的事情……”
  “我也正有此意啊,陈老将军,什么也别说了,中午怎么也要喝上三两酒吧?”
  “你小子,三两怎么够,少说也要一斤!”
  “哈哈……”
  张清扬跟在两们老者的身后,感觉到了强大的气场,他现在不明白,这是陈老将要出山的开始。今年春天,隐居多年的陈老突然在一些公开场合露面,而且一旁还有刘老爷子,两位老者的联手出动让当今政坛的小辈们胆战心惊,并为刘派与“陈家军”增添了不少力量!
  春节假期结束后,张清扬回到江平按部就班的工作,要说工作的调整,还要等四月份以后全省各市换届工作开始以后,他才可以考虑,所以还有将近两个月的时间。刚刚过完年,人都有些懒惰,正所谓春困秋乏,有种昏昏欲睡之感。
  刚回到江平市的第二天夜里,张清扬就来到省委常委院的二号楼,见到了双林省政坛的新秀,省长钱卫国。
  张清扬到达钱卫国家里的时候,他还没有回来,是他的爱人,双林省财政厅的副厅长毛艳宏接待的张清扬。毛艳宏虽然年近五十岁了,可是看起来也就三十五六岁,十分的年轻,皮肤白净,收拾得干干净净,一看就是位爱整洁的女人。
  两人亲切地谈着天,张清扬叫她毛阿姨,毛艳宏就笑。她可不敢把张清扬当作下属来看待。两人聊着聊着,毛阿姨就谈到了上官燕文的案子,一个劲儿地感谢张清扬为他家老钱洗清了罪名。张清扬就笑笑也没说什么,他可没想到毛艳宏对自己是这么的热情。
  没多久,钱卫国就回来了,张清扬马上来到门口客气地叫了声:“钱省长好!”
  钱卫国笑笑,脱去外衣和与张清扬握手,笑道:“小伙子,你和我虽然第一次见面,可是两年前我就听到过你大名啦,可谓神交久已,呵呵……我能来双林省,还要感谢你呀!”
  第335章 又一年春
  张清扬笑笑没说什么,他明白钱卫国此话的意思,当年正是因为张清扬把前任的双林省委副书记刘为民搞下台之后,刘老才把钱卫国安插到双林省用以制约张耀东的势力。

  钱卫国又看了一眼门旁张清扬带过来的烟酒,就微做生气地说:“怎么,你也搞这一套?”
  张清扬笑道:“刚过年,家里东西多,反正也用不了,就拿些来意思一下,您总不能让我这当下属的来看望领导,空手来吧?”
  “呵呵,你小子啊!”钱卫国拉着他的手说:“走吧,我们去书房谈事情。”
  领导家的书房,一般来说只有核心下属才能进入,所以钱卫国带着张清扬进书房,这里面的含意不言而喻。
  “清扬,刘老身体还好吧?”
  “嗯,爷爷身子骨硬得很,每天都能出外走走。”
  “那就好啊,本来今年春节我要去看望他老人家的,可是老领导不许我去,我也没办法啊。人老了还是如此,一身正气,值得我们年轻人学习呀!”
  两人天南地北地海聊,之后钱卫国主要关心了一下张清扬近期的工作,接着便谈到了上官燕文的案子,钱卫国说得比较隐晦,他说:“清扬啊,上次的案子还要多亏了你,要不然影响扩大,很不好!”
  张清扬笑笑说:“这是我们纪检干部的义务,应该的。”
  两人都没有谈具体是哪件案子,但心里面都清楚对方明白自己说话的意思。
  钱卫国终于回归到了正题,说:“清扬,以你在基层工作的经验和抓经济的能力,我觉得在纪委干下去有些屈才啊,有没有什么想法?”
  领导主动开口了,张清扬便说道:“是有一些想法,我还年轻,很想继续到基层锻炼一下……”

  “嗯,年轻人就要有干劲儿,以你现在的年纪是应该去下基层啊,你……有具体要去的地方没有?”
  张清扬没料到钱卫国问得如此直接,便实话实说地笑道:“您也知道我的老家在延春,又在珲水县工作了那么久,所以对延春有着深厚的感情……”
  “嗯,”钱卫国点点头,却笑道:“组织上会考虑你的意见,不过还希望你听从组织上的安排,理解省里的用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