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436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我们已经订婚啦,订婚以后就可以这么叫。”张清扬又给她灌输新知识。
  “哦,那随你吧。”陈雅自是不在乎这些东西。
  “那……那你就应该叫我老公……”张清扬继续使坏,心里也有些不屑于自己的阴暗。
  “老……公?”陈雅睁圆了眼睛,然后浅浅地笑道:“好像在叫动物似的……”
  张清扬险些栽倒,笑笑不再说什么。与陈雅聊天,一定要有所准备,要不然真会被雷死的。
  “我们下午去爷爷那里吧,今年过年还没去看他呢。”陈雅很有孝心地说。

  陈家自是不会告诉陈老将军陈雅受了重伤,只是说她出去执行任务了。陈老将军是老军人了,自是明白陈雅工作的重要性,所以信以为真,再说这种情况也不是第一次了。
  张清扬点点头,可却有些担心地说:“我陪你去见他老人家,他会喜欢我吗?要不……我在车上等你?”
  不料陈雅却拉上了他的一条胳膊说:“我喜欢的爷爷也会喜欢,我要你陪我一起去见他……”
  “嗯,好的!”张清扬听到她说的那句“我喜欢的爷爷也会喜欢”时,激动得差点流出眼泪。
  只听陈雅继续说:“你是我老公啊!”

  “嗯,作为你的老公,更应该陪你看爷爷了!”这一刻张清扬发现陈雅真的很聪明,她一点也不蛋白质。
  过了一会儿,陈丽打来了电话,她知道陈雅今天出院,所以就问了一些情况,当知道陈雅无大碍时就挂断了电话。这对姐妹相互间话少,好像没有什么闲事可以谈。
  与刘家这些天的热闹相比,陈老将军的院子就冷清多了,院内的白雪被扫得干干净净,一尘不染露出了大理石地面。张清扬陪着陈雅走进这间院子,便感觉到历史的沧桑感,几十年前的战火硝烟仿佛跟随着陈老将军永远也不会消失,这是一个人的“气”,人杰地灵,这间套院仿佛与陈老融為一体了。远远望去,云山雾照的感觉,还真有些像古代仙侠小说中仙人隐士们修道的场所。
  客厅里,陈吕正坐在摇椅上闭目养神,长长的白胡须静静地垂在胸前,还是一身白色长衫,面容红润,气色甚好。
  “爷爷,我和他来看你了……”陈雅对着陈吕正笑笑,当陈吕正睁开眼睛的时候,陈雅又拉着张清扬说:“来,给爷爷跪下磕头……”
  虽然张清扬从来没有下跪过,但是当望着陈老将军那飘渺的眼神时,双膝一软,情不自禁地跪下了。小两口磕了三个响头,然后恭敬地站起来。

  陈吕正微笑着望着她们两个,连连点头,说:“来了,你们两个一起来的,这很好。”
  “爷爷,我……我这么晚才来看您,您没生气吧?”陈雅在爷爷面前十分的乖巧,张清扬心想好像在陈雅心中,只怕两个男人,一个是爷爷,另外一个就是父亲。
  第334章 温暖春节3
  “嗯,不生气,不生气……”陈吕正顺手打起一旁桌上的小木盒,交到陈雅手上说:“妮妮,这是给你们两个的新年礼物,打开看看吧。”
  陈雅接过来认真地打开,张清扬侧头一看,是两枚紫檀木的佛珠。只听陈吕正说:“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家里上辈人的,你们留个印象吧。”
  “谢谢爷爷,这东西我们收下了。”张清扬弯腰感谢。
  “嗯,”陈吕正点点头,目光锐利地扫了一眼张清扬说:“小子,今年和妮妮结婚吧,你们都老大不小了,我他妈的16岁就结婚了,20岁的时候都两个老婆了!”

  “是是……”张清扬忍住笑答应着,现在的陈吕正又有些恢复“胡子”本性,像是个旧式老军阀。
  “可惜啊,他妈了个巴子的,当年随着少帅逃回关内,一家子来不及跟我走,全让小日本给祸害了,那个时候还没有新刚他们呢,哎,如果不死,老大也六七十岁啦……”陈吕正回忆起了过去,手掌重重地捏着摇椅的扶手。
  张清扬突然觉得眼眶有些濕润,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刘老将军会有陈新刚这么小的儿子了,原来他之前的家被日本给毁了,想来现在的子女是后来所生的。
  “爷爷,过去的事情不要想了,你现在很好。”陈雅深知一回忆起旧事,爷爷的心情就很会痛苦。
  “小子,老刘头还好吧?”

  听着他叫自己“小子”,张清扬感觉心里热乎乎的,笑着答应道:“爷爷他很好。”
  “嗯,不错,当年的老人死得差不多啦,哈哈……”
  张清扬不明白陈吕正为何要笑。
  “行了,你们走吧,年轻人事业忙,不必总回来看我。小子,回去的时候告诉你爷爷,老家伙有空去瞧瞧他,哈哈……”
  张清扬不明白陈吕正说这些话的时候,为何如此冷笑,这笑声令人心寒,雙腿不由得发抖。走出了别院,他仍然回头瞧了瞧,双眼充满了肃穆之情。
  第二天,张清扬带着陈雅来给爷爷拜年。这是刘老的第一个孙媳,所以他见到陈雅跪下给自己磕头时,连连摆手说:“不用了,不用了,丫头,不用讲这些老规距,你能过来看看老家伙,我就很高兴啦。清扬……快把丫头扶起来。”
  张清扬看出来了,别看爷爷嘴上是这么说的,其实心里也开心得很。老人就是老人,都比较在乎规距,可惜现在年轻人基本上都不讲究过去的那一套了,所以老人也看开了。但是老人的性子与小孩儿无异,当陈雅如此时,老爷子的笑很天真。
  陈雅也给刘老磕了三个头,站起来说:“我给我爷爷也磕头了呢,一样的爷爷,一样要磕头……”

  “哈哈……”刘老更加开心了。
  这时候躲在一旁的刘娇在张清扬身边说:“哥,咱嫂子真漂亮!”
  张清扬望着妹妹笑笑,心里不免得意。然后对爷爷说:“爷爷,陈爷爷说,他要来看看您……”
  听到这话,刘老好久也没有吱声,良久后有些惭愧地说:“难得,难得啊,其实是我应该看他的,他是长辈……”
  张清扬先是没听懂爷爷的意思,转念一想也就明白了,爷爷说得没错,陈吕正成名较早,十多岁就开始打日本了,的确是爷爷的“长辈”。
  刘老拉着陈雅的手看了看,笑道:“丫头,伤好得差不多了吧?要不然我和你爸爸打声招呼,让他给你调整工作好不好?”
  陈雅不情愿地摇摇头说:“不用了,我是军人,就要冲在最危险一线!”
  “呵呵……”刘老望向张清扬说:“你瞧瞧,这丫头将来准是位女将军!”
  不料陈雅却是皱着眉头抽回了被刘老捏着的小手,有些不高兴地说:“爷爷,你的手好硬……”
  “哈哈,是不是抓疼我们丫头啦,对不起对不起……”
  听到爷爷说“对不起”,张清扬惊奇地和一旁的刘影对视一眼,也许能让爷爷说对不起的小辈,只有陈雅一个人了,看得出来,爷爷很偏爱陈雅。刘娇有些酸酸地看了一眼陈雅,又瞧了一眼爷爷,厥起了小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