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435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得出来,听到这话陈雅很高兴。
  年三十这天,刘家的第二代三代全回来了,无论他们怎么忙,年夜饭是必须回来吃的,这是刘老订下的规距。刘文、刘武、刘影、刘娇、张清扬五个年轻人成为了刘家的主角,长辈们都在聊天、女人们在厨房忙活。刘老却是一大早就出去了,他去看一些在战争时期那些受伤致残的弟兄们。这是刘老每年的习惯。
  刘远海、刘远山兄弟二人坐在书房里秘聊,大姑、大伯母、张丽三人在厨房做饭,三个中年女人保养得全那么好,一个个风韵犹存。小辈们就在客厅里玩了起来,别看刘文刘武比张清扬大了几岁,可是他们却是不安分的主,又加上刘娇那个小丫头,三个人非常的能闹。只有张清扬和大姐刘影安分一些,坐在一旁谈事业、谈政治,有些鹤立鸡群的味道。
  第333章 温暖春节2
  刘影平时生意很忙,和张清扬的来往就少一些,对他的了解都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今天有空聊起来,才发现这位弟弟果然不简单,头脑灵活,思想高深,对生意也很懂,所以姐弟二人就有心心相惜的感觉。另一旁的刘娇见到张清扬和大姐有说有笑的,可就有些醋意了,坐过来缠着张清扬说:“哥啊,你怎么有了姐姐就忘了妹妹,要知道咱俩可是亲的啊!”
  “哈哈,这死丫头,什么话都能说出来!”刘影被她逗得哈哈大笑。
  张清扬拉着刘娇说:“哥没忘了你,只是看见你和文哥他们玩得开心,就没打扰你。”

  “哼,这还差不多嘛,除了我嫂子,谁也别想把你抢走!”
  刘影笑道:“清扬,早就知道你小子处处留情,没想到把自家妹子都给迷住了!”
  这话让张清扬好不尴尬,刘娇也有些脸红了,不过却说道:“哼,我都想好了,今后找男朋友,就找我哥这样的!”
  另一边的刘文听到这话以后,取笑道:“小丫头,你是不是想男人了啊,你如果想男人了,哥哥帮你介绍几个,我部队里可全是好男人!”
  “你才想男人了呢,我用不着!”刘娇气得脸都红了,众人大笑起来,一家人的气氛很是温欣。
  “是谁欺负我的宝贝孙女啦,告诉爷爷!”门口传来老爷子洪亮的声音,他一边说话,一边脱去外衣。

  一看爷爷回来了,刘娇可算是找到了救兵,马上走过来缠住了刘老的胳膊,气愤地说:“爷爷,你快帮我批评文哥,他……他说我想男人了,要给我找男朋友,气死我了!”
  不料刘老却是哈哈大笑起来,说:“想男人没有错,娇娇,你也应该找男朋友了嘛,爷爷不反对!”
  “爷爷,你怎么和他们一样,气死我了!”刘娇气得直跺脚。
  一屋子的人全笑了,刘家与其它政治家庭相比温暖多了,房间里到处充满了春节的喜庆。刘老说完就去书房和两个儿子议事去了。
  晚上六点,一家人围在一起吃年夜饭,由于家人都很忙,所以是不可能等到半夜吃饺子的,全能回来坐在一起就很不容易了。老爷子多喝了几杯酒,今年刘家的气氛有些不同,过去小辈在桌上是完全没有话语权的,可是今天有张清扬的存在,一家人的话题竟然全围绕着他,而张清扬也很会带动气氛,让其它兄弟几妹也说上了话,见到孙子孙女们在酒桌上不再拘束了,刘老欣慰地笑了,他看了看远海、远山两兄弟,很有深意地说:“我们爷三个都老了,孩子们都长大啦……”

  晚饭过后,刘远海和大伯母去了部队,而刘远山和张丽也出去了,家里除了老爷子,只剩下几个小辈儿,刘老兴致很高,缠着刘武下围棋,结果刘武败得一塌糊涂。本来刘娇要缠着张清扬的,可是张清扬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已经答应陈雅今天晚上陪她,所以就和爷爷说要去陪陈雅。刘老点点头,假装不高兴地说:“小兔崽子,有了老婆连爷爷都不要了!”
  这让张清扬在几位兄弟妹姐面前很尴尬,狼狈地跑出去了。去医院的路上,他买了一些烟花,虽然不喜欢这些玩艺,可他想让陈雅开心。他带着烟花来到陈雅的病房楼下,打电话让陈雅站在窗前。然后,张清扬就点燃了烟花,五彩缤纷的烟花飞上夜空,映红了窗内陈雅的脸,那一片片,一颗颗的五彩组成了一幅幅眩目的图案,这让在医院里过春节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幸福的一刻。站在楼下的张清扬并不知道,此刻陈雅笑得很开心,而且是带着声音的笑。

  不过保安的出现打乱了张清扬的计划,保安跑过来,当发现是张清扬在放烟花时,就没说什么了。张清扬不是那种厚脸皮的二世祖,他主动走过去道歉,说这一切全为了陈雅,保安就更不好说什么,心里还在想这位大少可与其它的京城公子哥不同。
  张清扬跑到楼上的时候,发现陈雅还站在窗前,好像还在回味着刚才的烟花。
  “妮妮,好看吗?”
  “嗯,好看。”
  “喜欢吗?”
  “喜欢。”
  简单的对话,却包含了无穷无尽的情意。
  “来,我们吃饺子,一起过春节、看晚会!”张清扬把拿来的饺子摆在餐桌上。
  陈雅点点头,低声说:“陈丽去刘抗越家了,爸爸妈妈去部队和官兵们一起过年,家里只有我一个人……”
  这一刻张清扬才明白,外表清冷的陈雅,其实她心中也向往中普通人家的幸福,要不然这个时候她就不会说这些。他拍了拍她的手说:“妮妮,还有我呢,有我陪你。”
  “嗯,你能一直陪我吗?”
  “我能……”
  陈雅露齿一笑,倾城倾国。
  初五,飘雪,打扮得清清冷冷的陈雅出院了。坐在张清扬的车里,她的眼睛不停地扫视着街道上的白雪,那模样像个天真的小孩儿。在医院里憋了近一个月,现在终于可以轻松了。过年的这几天,张清扬除了陪父亲去拜见一些长辈们,或者在家里迎接一些刘派阵营中的大员,之后就会赶到医院陪陈雅。大过年的,张清扬不忍心让她一个人感觉冷清。今天出院,父母全不在,也不知道她心里有没有什么想法。

  “妮妮,出院了,是不是很开心?”
  “嗯,”陈雅的头仍然望着窗外,好像一刻也不想放弃窗外的风景。
  张清扬侧头看了她一眼,脸上含着笑。陈家果然一个人也没有,不过好在陈雅已经习惯了,令张清扬有趣的是,陈雅进屋后的第一然话竟然是:“清扬,我饿了……”
  张清扬越来越发现给陈雅煮饭炒菜是一件幸福的事情了,特别是望着她不顾吃相,捧着饭碗狼吞虎咽时,幸福更甚。
  “这么饿啊?”张清扬好笑地问道。
  “在医院里,吃不好……”陈雅皱了下眉头说,“清扬,我们下午去哪里?”

  张清扬没料到她能够主动相约自己,便兴奋地说:“听老婆的!”
  “老……老婆?”陈雅像是不解地盯着张清扬,对于他对自己的新称乎感觉好奇,她想了想之后才说:“我……我们还没结婚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