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13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功,要不我送你回宿舍吧!”夏美花看着陈功萎靡的样子,禁不住说道。
  “不用,不用,我没事,我只是有点不舒服而已,这点酒没事!”陈功惨笑了一下,婉言谢绝道。
  说完,陈功迈步走了出去,夏美花站在那里,看着陈功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夜空中,没有再跟上去,她知道陈功的心思,虽然她对陈功一直很好,但是陈功却从不往那方面想,只能默默地存在心里,等待着有奇迹出现的那一天。

  回到酒店包间的时候,夏美花一言不发,王连合抬头一看,问道:“陈功呢?”
  “走了!”夏美花表情淡淡地道。
  “走了?没喝完怎么走了?快让他回来!”王连合一听,说道。
  “他身体不舒服,提前走了,让我和大家说一声,我看时间也不早了,我们也散了吧!”夏美花脸色不大好看,说道。
  “陈功身体不舒服?怎么回事?”杨虎闻言问了起来,他今天晚上喝了不少的酒。
  “不知道,散了吧,散了吧,杨虎,我看你喝不少了,不能再喝了,走吧!”夏美花看到杨虎喝得醉熏熏的样子,先催促着他离开。

  “没喝完啊,怎么走?美花,要不你和贝贝两人先走吧,我们几个大老爷们再喝一会!”李光亮正与陈小尚喝得尽兴,摆着手道。
  看到他们几人没有一个关心陈功的,夏美花立时生气了,站起来道:“贝贝,我们走,以后不参加这种同学聚会了,一个个都是酒鬼,喝个没完没了,我们走!”
  夏美花伸手抓住姚贝贝,姚贝贝也不想再呆了,她性格本来就冷,因此立刻站了起来,向王连合他们摆了摆手道:“先走了!”
  “贝贝,别走啊!”陈小尚一看,有点急了,他心里头还念想着姚贝贝。

  王连合的眼里出现一丝丝阴云,随即冷笑道:“走就走吧,但说不参加同学聚会就有些过分了。“
  “也不知道谁过分!”夏美花按照陈功的吩咐本不想说这事的,现在王连合反而说她过分,她忍不住了。
  杨虎虽然不明就里,但是此时也是看出些端倪来了,敢情今天晚上这顿酒喝的不愉快啊,陈功居然不辞而别了,怎么回事啊?
  “我不喝了,走人!”杨虎一想到此,把杯中酒放下了。
  王连合让夏美花给白了一句,不说话了,必竟是同学聚会,不能搞得太过火,而且夏美花泼辣无比,他要是再说话,夏美花能把他的小心思直接说到他的脸上,那样他就变得难堪了。
  杨虎说完话之后,对夏美花道:“花姐,我身体也不舒服了,一起走吧!”
  说完,三人一起走出了包间,屋子里只剩下王连合、李光亮、陈小尚、王乃峰四人了,好好的同学聚会最后弄得不欢而散。
  第十五章干脆滚蛋
  陈功回到市政府的宿舍后,便是往床上一躺,想倒头大睡,但是又睡不着,只好起来点上一支烟,抽了起来。
  想着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感到必须要改变现在的处境了,不然,连同学都会让他难堪,何况是其他的普通同事了。
  而要想改变现在的处境,却是有着很大的难度,而且不可能一蹴而就,厅里头不可能专门为他开会,解决他的职级问题,这是不可能的事。因而,要改变处境,只能想着等下一次机会,无论如何都要抓住,不能再像这次这样,机会到了手边又飞了。
  但是现在还能等到下一次机会吗?他现在能不能呆在秘书一处都不好说,哪还有机会让他等到下一次?
  一想到此,陈功手中的烟抽得更紧了,火光直冒,症结在郑芳芳那,但是自己现在再想着办法缓解与她之间的紧张关系,恐怕是晚了。与上级搞好关系,方法有很多种,其实他本来是有着机会与郑芳芳搞好关系的,郑芳芳对下属批的凶骂得凶,但有时候批过骂过之后也就忘了,那次所谓的过节说来不能算是过节,郑芳芳就是那样的人,他当时有些过于自尊了。

  郑芳芳后来给他介绍过一个对象,是她自家的亲戚,在市自来水公司工作,单位不算太好,但是也是不错了,工作轻松,待遇不低,比起普通老百姓不知强多少倍。
  陈功当时倒没在意工作单位的事情,但是等到一见面,他便是婉言谢绝了,郑芳芳的这个亲戚,打扮地比郑芳芳还花枝招展,脸上的粉擦了厚厚一层,口红抹得跟猴子屁股似的,吓死人了。
  陈功一看就想呕吐,如果不是看在郑芳芳的面子上转身就走了,找这样的女人当老婆,且不说带出去别人笑话,就是放在家里,难保不会有戴绿帽的危险,他就是找不到老婆,也不能要这样的人。
  陈功一婉言拒绝,郑芳芳就不高兴了,从此之后对陈功十分冷淡,一直打压,直到今天。
  如果当初陈功为了仕途,同意了这门亲事,那么郑芳芳必然对他青睐有加,有着这样的关系,还怕副主任科员的帽子戴不到他的头上吗?
  因此一事,陈功即使想尽办法与郑芳芳处好关系也是难了,何况他本来因为那次过节对郑芳芳心生芥蒂,不愿意向她靠拢,干脆就不去想这个事情,只管做好自己的工作是了。
  然而工作做好,关系却没搞好,后果便是这个样子,陈功是彻底明白一些事情了。
  “如果郑芳芳真把自己调出一处,我就去找高市长反映情况,高市长可是认可我的,说我表现不错,她郑芳芳敢把我调出一处吗?”陈功想了半天,没想到解决的办法,最后便把希望寄托在了高义珍的身上,如果郑芳芳向他摊牌,他也就豁出去,直接找高义珍反映这个问题!
  第二天一大早,陈功正睡得迷迷糊糊,一下子来了两个电话,一个电话是夏美花打的,问他什么情况,没事吧?陈功连忙说没事,等一会就起床上班了。
  另一个电话是王连合打的,问他昨天晚上怎么提前走了,身体好些了吗?昨天晚上喝多了,有些话他都记不得了,如果说错了,千万不要介意,大家都是同学,别见外了。
  王连合无疑是想着事后向陈功解释一下,虽然他想着让陈功难堪,但是他要的是让陈功臣服他,不是要与陈功把关系搞僵了,搞僵了就没有意思了。再说陈功现在还在秘书一处,什么事情还可以互通有无,一搞僵了,那不就不好了吗?
  明知王连合是打了他一闷棍还给他糖吃,但是陈功还是表示说,没事,没事,同学之间没有什么见外的事,他现在很好,让他不要担心。
  看到陈功一切表现正常,王连合才放了心,挂了电话。
  接完这两个电话,陈功只好起床了,虽然昨天晚上没有睡好,但是也要正常起床去上班。

  到市政府食堂匆匆吃完早点,陈功急忙往秘书一处走,时间有些晚,如果让郑芳芳给抓到了,肯定又得批他,在这个节骨眼上,可是什么也马虎不得。
  谁知今天运气又有些背,平时郑芳芳上班都是准点准时的,八点上班,她一般都是七点五十九到,陈功以为自己七点五十五分来到办公室,时间绝对不会晚,不会让郑芳芳给抓个正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