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438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嗯。”薛凝点了点头,说:“她挺厉害的,搞服装设计的,听说在业内还小有名气呢。”
  “她怎么进来的啊?”我眨眨眼睛,好奇的问。
  “故意伤害。”薛凝轻声说。
  “又是因为感情吧。”我轻声说。
  “你还真猜错了。”薛凝翘了翘嘴角,接着又低低喟叹了一声,说:“这也是个可怜人啊...”

  “她怎么了?”我又问道。
  薛凝凑到我耳旁,声音极轻的给我讲起了她的故事。
  这个长相极有性格的女人叫余筝,一个颇有几分诗情画意的名字,一个跟她的气质不太搭的名字...
  她是个很有才华的姑娘,中央美院毕业,听说还申请到了一所国外的名校,在那里进修了一段时间。
  如果不发生意外的话,她在名校毕业之后,就会顺势留在国外,活着回国从事设计行业,衣食无忧,整天出没在各个秀场或是大牌的发布会,活的自由自在,潇潇洒洒。
  她爸爸妈妈对她都还算不错,虽然她是独生女,但是她的父母都没有重男轻女的想法,她的生活也算的上美满。
  但是,她也有她的烦恼...而且,这烦恼还对她造成了很大程度上的困扰。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有一个极品的舅舅...

  她的舅舅是她妈妈的哥哥,这人跟他的老婆孩子住在一栋两层楼的房子里面,有车有存款,但是...他们家的人却没有任何收入来源。
  他之所以能过的上这种生活,就只靠一个字,借!
  当然,是有借无还的那种借!
  借款的对象,从来也只有一个,就是他的妹妹,余筝的妈妈...
  余筝家的条件还算不错,她父亲开了个厂子,也算有点钱,而且,她父亲还很疼爱自己的妻子,只要妻子有要求,她父亲无论是想什么办法,都要帮她完成。

  这个特点,被余筝舅舅把握住,成了他生活的资本!
  余筝的妈妈耳根子特别软,只要她舅舅一开口,她妈妈就会借给他钱,而余筝的爸爸,也从来不会拒绝她妈妈的要求。
  久而久之,她的舅舅变的越来越贪得无厌了...
  余筝的舅舅越来越频繁的跟她妈妈开口,数额也越来越大,从小打小闹的几千块变成上万,最后甚至开口要十几万,几十万!
  要知道,她们家虽然有点钱,但也远远达不到支撑他如此花销的靡费!

  余筝自己在国外,也是要勤工俭学的!
  后来她妈妈也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就不想开口借给他,可是他转身就去找余筝的外婆,用自杀来威逼,余筝外婆一开口,她妈妈也就自然而然的扛不住了...
  按理说,事情继续发展下去,最坏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就算余筝她家没钱了,也不会有什么事情,只要等到余筝毕了业,她的收入足以让她们家人过上很富足的生活,所以余筝也没有在意这些。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
  余筝的父亲,生意失败,破产了...
  而且,屋漏偏逢连夜雨,他爸爸还得了很严重的病,需要一笔不小的花费。
  她妈妈把房子卖了,凑了一笔钱给她爸爸治病,可是...这时候,她舅舅又跑来借钱了!
  奇葩的是,她妈妈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又把钱借给了他舅舅,他舅舅据说是赌输了,别人追债,他口口声声的说几天就还...

  想想也不可能,这钱肯定是没了。
  而余筝的父亲,因为没钱做手术,最后死在了医院里...
  而这一切,远在国外的余筝,根本就不知道!
  她妈妈也根本不敢告诉余筝...
  当余筝假期回国之后,知晓了一切的她,差点昏死过去!
  余筝看着自己父亲的遗照,看着从小疼爱自己的父亲变成了装在盒子里的灰,她彻底的愤怒了!
  她坡口大骂她的母亲,但是她母亲也只是会哭,什么都不能做...
  余筝气急了,这么好好的一个家,就被她舅舅给毁了!她将她们家所剩不多的存款都找了出来,将钱拜托给她的一个信得过的朋友,让那个朋友一个礼拜给她母亲打一次生活费,而且是只能保证自己母亲饿不死的生活费...
  然后,她拿着刀直奔自己的舅舅家。
  她当面质问她舅舅,为什么要抢她爸爸的救命钱。
  结果让她意想不到的是,她舅舅竟然洋洋得意的说,反正他爸爸也活不了多长时间,一看就是短命相,还不如把钱给他...
  余筝冷笑了一声,直接将刀捅进了她舅舅的肚子里。

  她舅舅没有死,而是被她挑断了手筋脚筋,以后只能当个残疾人。
  然后,她自己直接去丨警丨察局自首。
  虽然有自首减轻情节,但是她造成的后果确实比较恶劣,所以她还是被判了七年。
  她妈妈曾经过来找她哭诉,说是只要拿出钱来,她舅舅那边可以不追究,当然,这笔钱是一个天文数字。
  余筝连理都没理她妈妈,直接将她妈妈赶走了,然后,她就进了安水监狱服刑。

  听完了余筝的故事,我不禁低低一叹,这个世界上,还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啊...
  我转头看着薛凝,疑惑的问:“你怎么好像什么都知道,监狱里面没有能瞒过你的事情么?”
  “有啊。”薛凝嘴角勾了勾:“比如...我现在就不知道,你到底喜不喜欢我...”
  我看着她近在咫尺的妩媚脸庞,心头突地跳了一下...
  为了掩饰我的尴尬,我连忙岔开话题,问:“那刘大这又是玩的哪一出啊?余筝又哪里招惹刘大了?”

  薛凝瞥了刘大一眼,眼神中出现了一丝轻蔑,她说:“还能怎么样,像余筝这样没有背景又没钱的犯人,而且她那细皮嫩肉的,连重活都干不了,在这所监狱里面,应该是最底层的存在了...”
  她顿了顿,继续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刘大应该是因为十字绣的事情在为难余筝。”
  “十字绣?”
  我愣了愣,说:“没听说监狱里面有十字绣啊?”
  薛凝掩口微笑,说:“什么监狱里面啊,这是刘大的私活?”
  “私活?”我顿时一愣。
  “对啊,她花钱买一批十字绣的原材料拿进来,然后让犯人帮她绣,等绣好了她再拿出去卖,这里面的差价,应该不用我说吧。”
  听了薛凝的话,我瞬间恍然。
  原来是因为这个!
  没想到刘大竟然在做这种事情...
  监狱里面是明文规定的,禁止利用犯人干自己私人的活计,利用犯人牟利的行为,向来是被明文禁止的。
  没想到刘大竟然干的这么明目张胆,还用减刑假释和其他的福利来要挟犯人!
  我们在这边聊天,那边刘大的训斥还没有停!
  日期:2016-10-13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