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850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覃安交过酒瓶的时候,虽然是笑着,但眼神里对梁健的不满却是呼之欲出的。梁健给剩下的人依次倒了酒,完成后,想了想,走到门口拿了个杯子,又倒了一杯,递给了还站在那里没走的覃安,道:“覃秘书长辛苦了。”
  覃安看了一眼梁健,眼神里并没有梁健这一动作而减少些不满。梁健倒也无所谓,反正恨也恨了,就这样吧。梁健回到座位坐下,覃安拿着酒杯站在那里,等刁一民他们先说完开场白,一一敬了酒后,他拿着酒杯去跟崔部长喝了一杯,又跟其他两位中组部的喝了一杯后才撤下。
  他一走,之前一直站在崔部长后面服侍的那位男人也撤了。门一关,屋子里除了梁健是不合适的之外,一个个都是今天的核心。
  起先,都是各自喝酒。梁健跟崔部长喝过一杯后,正准备先给自己肚子里垫点东西,忽然坐在霍家驹另一边的那位中组部的同志站了起来,直接走到了梁健旁边,举着杯子道:“梁健,我们喝一杯?”

  梁健惊得不小,忙站起来,给自己只剩半杯酒的杯子给倒满后,道:“首长天看得起我了。我敬首长,我干了,您随意。”
  “不用不用!什么首长不首长的,我叫毕华。你要是不嫌弃,就叫一声毕大哥。”这位叫毕华的中组部同志笑得平易近人,可梁健心里却是忐忑无比。他这么说,梁健也不敢真这么叫,更可况他心里一片迷糊,今天这一出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梁健道:“不敢!您是首长,怎么能叫您大哥呢?这不合规矩!”
  这时,一旁正在和刁一民说话的崔部长忽然转头对梁健说道:“这一声大哥,你还真能叫得!你父亲和他的父亲曾经是忘年交,拜把子的兄弟。”
  崔部长这一句话,瞬间就将梁健心底的迷雾给散开了。但梁健心里一下子又冒出了更大的疑惑,还有许多烦躁。
  崔部长口中的父亲这两个字,必然不会是项部长也不会是梁父,那么除此之外,只能是老唐,唐宁国了。
  崔部长能知道唐宁国和他的身份,那就说明,唐家那边肯定是走漏了他的身份。看来,全世界的人知道他是老唐儿子这件事,应该也不晚了。当然全世界有些夸张,但那些对他有关注的人,肯定都会很快知道这个消息的。
  梁健被这突然的消息给震得不轻,但还是尽量让自己在脸上笑得谦虚地接过话:“虽然我从来没听父亲说过,但崔部长说了肯定不会是假的。”说着,他朝毕华微微躬身,笑着说道:“那以后小弟就得靠大哥多多照拂了!”

  毕华笑着拍了拍梁健的肩膀,道:“应该的。来,我们兄弟两走一个!”
  梁健忙端着酒杯跟他碰了碰后,说了句:“我干了,您随意。”说完,一饮而尽。毕华喝了一半,然后手搭在梁健的肩膀上解释了一句:“你年轻,我老了,酒喝不动了,你别介意。”
  “您正是大干一场的时候,怎么会老了!不老!”梁健说道。
  毕华笑了起来,道:“有句老话说得好,虎父无犬子,你其他方面我倒是不了解,不过这说话的本事倒是和你父亲已经不相上下了!想必其他方面,应该也差不了了!”
  “哪里?和我父亲比,我还差得远!”梁健谦虚道。
  毕华笑了笑,转身回去坐了。他刚坐下,另一个中组部的成员,既中组部干部局局长卞嘉也准备站起来。梁健见势,忙动了起来。
  但有一个站起来敬酒的毕华在前,梁健也不好走得太快,走到这个卞嘉身边去,只能走慢点,两人在刁一民的后面停住。
  卞嘉似乎不是个喜欢说虚话的人,他不多说,梁健也不好多说,两人笑了笑,碰了碰杯就无声地干了这杯酒。不过,卞嘉虽然话不多,但酒喝得也都意思,杯子里都喝完了。
  中组部的人都和梁健喝过了酒,在座的人都不笨。相国平先站起来,过来给梁健敬酒,梁健也迎了两步,但只有两步。毕竟有中组部的毕华和卞嘉在前,梁健只能摆这个姿态。
  霍家驹也站起来和梁健喝了一杯。徐京华也是。
  只剩下刁一民了。梁健坐了会,见崔部长和他聊得差不多了,想了一下,自己主动地去跟刁一民敬了杯酒。
  刁一民倒是没给梁健难堪,不过当着崔部长的面,他应该也不至于这么愚蠢。
  酒喝得差不多的时候,刁一民提出换个地方。刁一民话中提到要找个方便说话的地方。那梁健自然不适宜再跟着了。梁健本想着,该喝的酒也喝得差不多了,按说他应该也在这里过一夜,明天送走了这崔部长他们再回去。可是他担心霓裳,正想着先赶回去,明天大不了再一早赶回来。
  可是才出门,正跟刁一民他们走着的崔部长忽然停下脚步,转头看向最后的梁健,道:“你先别急着走,我待会有话跟你说。”
  刁一民他们这些人看梁健的目光又不一样了。
  梁健只能点头说是,
  崔部长他们走后,梁健正站在走廊里不知去处,忽然徐京华的秘书小许从对面包厢里走出来,叫了梁健一声:“梁书记,到这里来坐坐吧。”

  梁健反正也没地方去,便跟着小许进了包厢里。
  包厢里坐了不少人,有省府那边的秘书长,霍家驹的秘书小杨,还有两个不认识的,和之前见过的崔部长的秘书。崔部长和刁一民他们去三楼的茶室了,他竟然没有跟过去。
  梁健看了眼其他两个,一个应该是毕华同志的秘书,还有一个,要么是相国平的秘书要么是刁一民的秘书。至于那位卞嘉,梁健猜他应该没有带秘书过来。当然这只是梁健猜测。而之后小许的介绍,让梁健知道自己猜对了。剩下的那个是相国平的秘书,小曹。
  崔部长的秘书姓邵,叫邵康。梁健忽然想到自己家乡那边有个村叫稍康村,字不一样,音一样。
  梁健依次握了手后,被安排在省府秘书长和邵康同志中间坐下了。
  这一桌上,邵康同志是主角,就和那一桌上崔部长是主角一样。
  梁健坐下来后,省府秘书长开始试探梁健,想知道些为什么崔部长跟梁健这么亲密,梁健不想多说,他问了几句没问到什么,也就算了。梁健想,他们之前应该也已经试探过邵康他们了。
  相比于之前那一桌,这一桌上的气氛明显要轻松很多。小许和小杨平时看着严谨,但没想到这讲起黄段子来,就停不下。而且,一个比一个要黄。
  小许更是鬼灵精,搞出一个黄段子接龙,但也有规则,总共三条,不能出现粗俗字眼,不能笑场,不能重复。犯规的要罚酒两杯。谁接不下去,也要罚酒两杯,还要回答一个别人的问题。
  第一圈还好,第二圈,梁健就有些吃力了。他们这些秘书,将黄段子一个比一个厉害。尤其是他旁边的这位邵康,之前看着不太言笑,挺严肃的样子,但一丝不苟地讲黄段子的人才是最厉害的。

  梁健是真佩服这些人,这么多的黄段子他们是怎么想出来的。梁健忽然想到曾经有人跟他就这件事说过一句话:“可能这些人把等领导的时间都用来想黄段子了!”
  日期:2016-10-13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