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343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村书记和其余的人说了一番客气话就走了。
  汪翠兰就同汪素琴拉起了家常,她说:“素琴妹子,我们是本家,是一个宗族的,要是论辈派,你该叫我一声姑姑,我的爹爹同你家的二叔一起当过兵的,是要好的忘年交。”
  汪素琴警惕地环顾了一周后,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也不回答。
  “你知道我们今天的意图,既然是本家,一笔难写两个姓,我就跟你直说了,我们今天来龙去脉意思就是要你断了上次找的事,我想事已至此,再多说也没有多大的意思,你是一个明白人,这事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我想到此为止。”
  “汪乡长,你说的意思我没有听懂,你要我怎么做。”汪素琴提着茶壶边倒茶边说。
  汪翠兰一笑,说:“我的意思很明白不过的,搞了就搞了,算了,你又没有少什么。”
  “汪乡长,你这话说得到轻巧,你没让他搞,你那知道我的苦。”
  “那你说要怎么样?”纪检委的小李一下把眼一瞪,盯着她打声说,“汪素琴,你想过没有,这样没完没了的闹下去对你有什么好处?再说,你想要闹个什么?要一笔赔偿金,还是要闹得张副乡长离婚,然后你再嫁给给他,或者说闹得将他搞臭?我想不处乎这三个目的。你想想看:如果你拿到了赔偿金,就是八千一万的,你以后怎么在汪家屯做人,你还有丈夫和孩子,亲朋好友又是怎么想;你想弄得他离婚再嫁你,这是不可能的;至于说想弄臭他的名声,这是你做不出来的,必竟你们相好了一场。这三者都不是,那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还要三天两头的东扯西拉的干什么?算了,算了。再这样闹下去对双方都不好。”

  “我是一个老百姓,我不怕。闹大就闹大,看谁难看!”汪素琴也黑了脸,对小李说。
  夏文博一看情况有点乱,忙摇摇手制止了小李,对这女人温言说:“大姐,你男人呢?要不我和他谈谈!”
  女人看一眼夏乡长,迟疑一下,说:“我男人到广东打工去了。”
  “奥,他不是在家吗?”夏文博又问。
  “他冲气泡了,说要同我离婚,说我给他带什么帽子了,都是你们那个什么姓万的书记,几句话把我家男人的火就给点着了,事情一下压不住了。”
  夏文博心里想,万子昌的手段真够狠,虽然他也是为了下一步的竞争,为搞臭张副乡长,是为自己好,但这样不择手段,活生生的拆散了一个家庭,这也太残忍,这样的事情,自己是肯定下不了手。
  汪翠兰开口了,她拉起汪素琴的手说,“我问你,你觉得张副乡长同你搞真的还是搞假的?”
  “你问这个干什么?”汪素琴警惕的说。
  “看着我,回答我的问题。”
  “是!是真的吧!”汪素琴迟疑了很久才坚定地说。
  “好!这就足够了,作为一个女人,尤其是象你这样的女人,能有他这样一个相好的,或者说是叫做情人也好,你难道说不感到满足么?要是我就很满足。”
  汪翠兰动情的样子,继续说,“人生得一知己就足矣,其它的都是次要的,不值得去为它们牵肠挂肚、牵强附会的,你说是嘛?全乡几万人中,能干人多的是,漂亮的多的是,张副乡长为什么唯独看中了你,你是长得漂亮,还是你有很多钱、很有气质?我看都不是,关键是他喜欢你这个人。假如是我,高兴得幸福都来不及,那还有什么心思在背后说三道四的,甚至于还要置人笑话而后快,置人死地而后快,这就叫相好的吗?这就叫情人?真他妈的混蛋!”

  汪素琴有点怯怯的说:“不是我干的,我本来也不想这样。”
  “可是现在的问题就在你身上,你想推都推不掉!”
  “真的不是我,我......”汪素琴伏在桌子上哭了起来,一声比声地哀怨,仿佛要将这些年来受到的委曲全都哭出来似的。
  夏文博心中的同情油然而生,这天下啊,女人永远都是受害者,男人搞了就拍着屁股走人,留下后遗症就是殃及亲朋戚友、丈夫孩子,还有没完没了的社会公德、人情世故,夏文博不禁为女人感到悲哀。
  汪翠兰一时之间也没有说话了,两个女人就这样静静的坐着,好一会,汪翠兰再起身对汪素琴说,“这事就到此为止,今后你有什么为难的,到乡政府里来找我,我也是副乡长,在这东岭乡我还是能解决一些问题的。”
  小李这会也变得和气了,可能同为女人,看着别人哭,她也感同身受吧,她和汪翠兰又是一阵的相劝,后来,连夏文博也加入到了劝解中来,这让劝解的档次又提升了不少,夏文博时而讲讲道理,时而又开几句玩笑,让本来很对立的气氛一下子缓和了不少。
  后来这女人擦了擦又红又肿的眼晴,终于破涕为笑了.....。
  夏文博他们离开的时候,汪素琴答应不再乱闹了,只是夏文博心里却不完全这样想,因为事情的起因并不在这个女人的身上,最后能不能彻底熄灭此事,关键还的看她男人的意思。
  夏文博也更加的明白了万子昌让自己前来处理的意图,他希望自己全程监控着这个事件的进展和走向,做出准确的判断,以便在必要的时候,给张副乡长再补一刀。
  显然,万子昌的意图已经达到,夏文博看出了问题的焦点,也知道了问题也不是乡汪翠兰认为的那样已经完全解决了,她或许是太乐观,也或许是在敷衍,但不管怎么说,夏文博知道,此事的隐患依旧存在。
  他们回去的时候已经吃中午饭了,汪翠兰和夏文博给卢书记大概的汇报了一下处理的结果,既然汪翠兰说没有问题了,夏文博也没有多事,卢书记是很满意的,口头表扬了几句汪翠兰,大家一起吃了午饭。

  万子昌在夏文博准备离开餐厅的时候叫住了他。
  “文博,十一过得怎么样啊。”
  夏文博看看餐桌上已经没有其他的领导,笑一笑也坐了过去。
  “还行,回了一趟家,万书记你过的也不错吧!”
  “呵呵,我可没有你舒服,第一天值班就撞上了汪素琴两口子,吵了一架。”
  看着万子昌那意味深长的微笑,夏文博点点头:“我今天和汪翠兰一起过去的,事情恐怕并没有预计的那样乐观。”
  “嗯,可以预见,问题是出在男人身上,我已经通过其他的渠道,获得了她男人的联系方式,你需要的话,我随时可以给你,不过要把握好时机,要恰到好处的寻找到那个时间点。”
  夏文博当然理解万子昌的意思,他毫无悬念的找到了事情的关键,并做好了随时点燃这个丨炸丨药包的准备,但夏文博却并不想按照万子昌的思路来操作。
  “万书记,这事情我不想管了,让汪翠兰处理吧!”
  万子昌猛地眼皮一闪,露出了些许的惊讶和不解。

  “文博,你这是什么意思!”
  夏文博沉默片刻,说:“我在担心他们家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