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342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啊呀,有这事!”夏文博有些意外地感叹着。

  “哪能给?”司机小黄忍不住插嘴问道。
  “好好的开你的车。”汪翠兰并没有理会他。
  夏文博有点担忧起来,说,“你们说,我们今天见了面怎么样说,能做好汪素琴的工作吗?”
  “这女人仗着自己有一点姿色,也太猖狂了,太嚣张了,”汪翠兰大声疾呼,甚至于有点义愤填膺了:“前几天她男人到乡政府院子里闹事,将办公室的玻璃都砸碎了,我将这事压下去了。晚上张副乡长让我到汪素琴家里还做过工作,她答应得好好的,怎么又变了卦?”
  “这事是怎么发现的?”夏文博有点好奇。

  司机小黄抢着说:“听说是前段时间农忙中,汪家屯的几个女人坐在田里休息,一个女人说,我搞的男人是一个村里的会计,另一个女人说,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搞的男人是养殖大户,汪素琴就很生气也很自豪地说,你们那小把戏算什么!我搞了乡里的副乡长。”
  “嗯,你娘的什么都知道?你好象你在现场似的,越说越象。”汪翠兰骂道,又感慨地说:“哎,这人人都有丑,不露是高手哇!张副乡长还是县里培养的重点,是组织部门跟踪的后备干部,听说换届时很有可能做乡长的,这样一折腾,我看玄了。”
  夏文博心中却是一动,这事情自己倒还不知道,原来张副乡长还有做乡长的可能?那也就是说,这个张副乡长在年底的换届中,极有可能成为自己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特别是作为第一副乡长的他,机会并不是没有。
  夏文博邹起了没有。
  小李问汪翠兰:“汪乡长,我们今天主要还是灭火吗?”
  “是啊,我们要做的工作就是让这女人别再上乡政府和县里闹事了,这种偷人的事情又不是多光彩,到处还嚷嚷着干什么。”

  汪翠兰脱口而出,不过刚说到这里,她就想到了自己和张老板在车里的那次,后来她偷着问过张老板,才知道,张老板并没有给夏文博说过,联想到当晚好像车外有人,汪翠兰也明白了,那天弄的时候不巧被夏文博给发现了,她一想起这事就脸红,偷眼看看夏文博,见他并没有嘲笑自己的表情,这才情不自禁地掏出手帕假装擦拭汗水,其实,今天并不那么热。
  纪检委办公室的小李说:“汪乡长,我听说啊,这女人本来不想闹事,家里家外从来就是她当家说了算,无奈这事让丈夫知道了,一下事情闹大,她估计也是身不由已。”
  汪翠兰恨恨的说:“总而言之,千不该,万不该,张副乡长就不该同这个女人搞。”
  小李嘻嘻的笑着,说:“汪乡长,那你的意思是说,要搞就搞档次高的哟?”

  “嘿,你个小妮子,瞎琢磨什么!”
  汪翠兰拍了小李一巴掌,车内大家都笑了。
  今天夏文博真不知道李卢书记为什么要让自己来处理,自己和汪翠兰不同,人家汪翠兰过去在妇联干了好多年,已经是轻车熟路、胸有成竹了,自己老简直就是多余。
  “汪乡长,今天这事全靠你了,我可没处理过,也不知道卢书记怎么回选派我来!”
  汪翠兰笑了,说:“今天这事你可不能全怪卢书记,是万子昌书记建议你去了,说让你多跑跑,熟悉一下基础的工作,就当是锻炼来了。”
  万子昌?夏文博心头一震,一下明白了!看来万子昌已经开始为下一步夏文博的上位在布局了,他一定考虑到张副乡长在换届时对自己的威胁,所以他建议自己来,是想让自己对此事有个全面的了解,以便在必要时借助此事,给张副乡长迎头一击。
  那么,这件事情会不会和万子昌也有点关系呢!
  夏文博为了验证自己的推断,装着无所谓的口吻说:“哎,我可不想用这种事情锻炼自己!”
  汪翠兰丝丝的笑,说:“锻炼一下也好,万一哪天你也弄一个娘们,遇到这样的事情了,也知道怎么处理,对不对!”

  小李和司机都笑,一起点头,小李还说,夏乡长要搞的话,一定要搞的档次高的。
  夏文博等他们笑过之后,话题一转,说:“万书记怎么不来,他一定能处理这样的事情!”
  “嗨,别提万书记了,他是放假第一天值班的,人家找到了他,也不知道怎么说说的,万书记那样好的脾气,都忍不住了,指着那男人的骂了几句,说他这样的人,就该被带上一顶绿帽子,这下激怒了那男人,差点对万书记动手,还好人多,一起拉住,那男人气呼呼的到县里闹去了。你说万书记今天还敢到人家家里去?那还不得又打起来。”
  小李也说:“是啊,是啊,他肯定不能去!”

  夏文博却什么都不想问了,他几乎完全明了了这次事件的整个过程,毋庸置疑的说,是万子昌刻意的激怒了对方,就是为了把这件事情闹大,既能给张副乡长制造一个丑闻,又能为下一步的厮杀打下一个基础,他已经在不动声色中,给夏文博提供了一个机会。
  夏文博心中叹口气,这就是权力场中的残酷厮杀,既无情,又决绝,每一个身在场中的斗士们,最后只能以鲜血淋漓来收场,没有和平,没有协商,只有锋利的刀芒。
  大家说说笑笑,不知不觉地到了汪家屯,村支书、村主任还有几个村委会的干事都早早的等在村口了,看到夏文博他们一行后就一脸的笑逐颜开,纷纷上前喊道:“汪乡长来了啊!夏乡长来了啊!李干事来了啊!吃饭了吧!饿不饿?渴不渴?”
  司机小黄则将车开到一棵大荫树底下,一行人就向汪素琴的豆腐铺子走去,汪翠兰边走边简单扼要地部署了谈话的内容方式要求达到什么样的一个效果,大家都是老农村了,所以不必细说了。

  夏文博真还没有想到,这个汪翠兰平常看着傻兮兮的,但没想到干起了老本行也还处置得当,安排周密,挥洒自如,淡定从容,看来啊,每个人都有她的长处,只是要用对地方才行。
  走近豆腐铺,村支书说:“各位先到我家里坐坐再说?喝口水,休息一下。”
  汪翠兰打断了他的话说:“我们就不要客气了,先到汪素琴家坐坐。”
  一行人走近铺子内,一个衣着简朴的农家妇女迎了上来,脸上‘讪讪’地笑,一边不做声不做气地让座,夏文博从上到下打量了她好一会,这是一个山区普通的农家妇女,上身穿白底红圆圈点点的衬衣,下身着蓝柳条中式长裤,脚上一双紫色的厚底布鞋,除了身材十分周正、屁股很大,皮肤较好外,几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更谈不上漂亮和美丽,很一般了,只是她有着一双会说话的眼睛,深不见底,暗藏着许多不可捉摸的东西。

  夏文博想,男人啊,有时候在寂寞和孤独的时候,什么样的女人都可以把他轻易的捕获,假如换个地方,换个时间,张副乡长只怕是不会看上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女人。
  汪翠兰一坐定,纪委的李佳美就对迎接的他们的一行人说:“你们有事到村支书家坐一坐,汪乡长和夏乡长有点事要谈,大家先回避一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