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338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过就算是如此,这货一个晚上脑海中全部都是张玥婷那雪白的臀。
  什么时候他睡着了也不知道,在睡梦中,他连做了好几个梦,好像全都是关于臀部的故事……。
  恍惚中,张玥婷推门进来,直接坐到他的床边,一种淡雅的体香浸夏文博的肺腑。
  “玥婷。”夏文博喃喃着。
  张玥婷只是含笑却不语。
  “我爱你。”夏文博又喃喃道。
  她还是不说话,却用嘴封住了夏文博还要再出口的蜜语甜言,很快夏文博就撑不住了,迅速解她的衣扣,她的衣服很多扣,扣子大扣眼又小,急得夏文博满头大汗,她却看着他偷笑,费了半天的牛劲才解开两颗扣子,而夏文博已快要崩溃,他用力撕扯她的衣服。
  “不要,别那么粗鲁。”她娇嗔,好象很喜欢看他一粒粒解她扣子的样子。
  没办法,夏文博只好一颗颗地解,为了缓解痛苦,他边解边唱“两支老鼠,两支老鼠......”
  张玥婷在那里“丝丝”直笑,唉!真是不知道心疼人啊!
  夏文博强撑着好不容易解开她全部扣子,“哐”的一下对准方位急攻过去,“当”的一下给他弹了回来,定晴一看,靠!张玥婷穿了一条钢铁铸造的短裤:“不是吧你?还穿着贞操裤?”
  夏文博一下就瘫了……。
  “起床了,起床了。”好像是张玥婷在喊。

  她今天在头顶盘了个髻,髻的底端卡了一个浅蓝与白相嵌的发卡,两鬓间不知是有心还是没梳理好?垂下两缕发丝,可就是这两缕发丝,显得她别有一份慵懒的缱绻。
  夏文博揉了揉粘乎乎的眼睛看看,已经天亮,东方已露企鹅白肚皮了。
  尼玛,原来是做了一场梦,这个张玥婷啊,在梦里都不肯给老子,还抵死捍卫着她的贞操,嘿嘿嘿,夏文博又笑了,自己不就喜欢她这种女孩子吗?
  再一看,自己正睡在地下,一支腿还压在小魔女的胸口上,不过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小魔女的脚丫子连袜子都没穿,就放在自己的嘴边,自己的双手正抱着那个脚,夏文博暗呼不好,昨晚上做梦的时候,自己亲的该不是小魔女的脚丫子吧!
  现在已经很难确定,不过,看到郭洁大脚趾上的指甲油暗淡了不少,夏文博已经明白,自己没有侥幸的可能了。
  “嗨,你还不放手啊!”张玥婷又好笑,又好气的说。
  夏文博忙松开了双手,把小魔女的脚推了出去,这一下小魔女也醒来了,眨眨眼,第一句话就说:“我昨晚上做梦了,有老鼠在啃我的脚趾头!”
  夏文博想哭了,哎,这日子真没法过了。

  他很郁闷的跑进了卫生间,连续的刷了三次牙,才感到心里好受了一点。
  出来的时候,小魔女已经回去了,她说要回去补一觉,昨晚上没睡好,脚趾头还有点疼,她很奇怪,梦里被老鼠啃,为什么现在还有点疼呢?
  张玥婷是憋着笑把她送出了门。
  张玥婷弄了两杯咖啡,拿出了一些面包,两人坐在餐厅里。
  “文博,过两天我就要启动你们东岭乡的项目了,你上次说让我配合一下,是和你们那个欧阳书记谈吗!”
  “对,对,我想啊,不仅是和他谈,而且,为了彻底的杜绝别人的插手,还要给这个项目上一道保险。当然,前提是你愿意这样做才行,我不能勉强你!”
  张玥婷幽幽的看了夏文博一眼:“先不说客气话,说说是怎么样的一个保险!”
  “你去的时候,要是能带着小魔女一起去,让她给这个项目多一个及时的报道,这样,不仅能防范别插手,而且还能让欧阳明在市里,省里的领导那里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
  这也是节前夏文博想了好久,才想出来的一个方式,利用宣传部的内部报刊,让欧阳明的名字出现在市委,市政府领导们的办公桌上,弥补他上面没人的这个短板,只有这样,才能让欧阳明超越黄县长,在上层领导那里获得重要的一分,这一分或许将成为欧阳明压倒黄县长的最后一根稻草。
  张玥婷摇着头,说:“你们这些政客啊,真服你们了,一件简简单单的事情,让你们弄得异常复杂,我也成了你利用的筹码了!”
  夏文博有点歉意的说:“是的,我承认在这件事情上我夹杂了一些其他元素进来,但没有办法,政治在很多时候就是利用,只是要看它的目的是什么。我自认,我的目的好的一面更多。”
  “那行吧,我会配合你!”
  “谢谢你,玥婷!”
  “和我还客气什么?我明白你的心意,你谋求的是一种大意,公益,我唯一担心的是,在这样一个尔虞我诈,险象环生的地方,你会受到伤害!”张玥婷一直都有这个担心,她深刻的知道,政治的残酷性。
  “也许会有那么一天吧,但我不能退缩,这条路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会好好的走下去!”
  张玥婷对夏文博这样坚定的想法一点办法都没有,她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他继续走下去,直到某一天他走不动为止,更多的时候,其实张玥婷还希望夏文博会受到一些打击,让他心灰意懒,那样,他会更快的投入到自己的怀抱中。
  “好了,我们不说这件事情了,说点其他的吧,这次你老妈和你的误会解释清楚了吗!”
  “嗯,清楚了!”
  “那你能告诉我是个什么误会吗!”
  夏文博迟疑着说:“你咋也成八卦的大妈了,对这样的事情有兴趣!”
  “哎呀,说说嘛,好奇是女人的天性!”
  夏文博便说起了老妈为什么给那个女孩钱,让她离开的经过,一面说,夏文博自己也很有些尴尬,想一想,自己一直都只认为聪明睿智,可是,却让一个女人玩弄在鼓掌间,要是老妈派人调查,谁知道后面还会发生多少让人头疼的事情呢。
  看来啊,一个人只要是陷入到了感情的漩涡中,什么理智,什么判断,什么智商,都会极度降低,难怪有人说,恋爱中的男女都和白痴一样。
  想着,想着,夏文博都有点后怕起来,还好自己没有陷得太深,要是真和她生儿育女了,最后出现问题,那将会是一个什么后果,想着都恐怖,夏文博感到额头上的汗水都出来了。
  他顺手摸出了兜里的纸巾,在额头上擦起了汗水。
  可是,为什么张玥婷眼中露出了一份奇怪到难以描述的表情,那里面有惊讶,有羞涩,还有好笑和无奈,这种种的情感交织在她的眼中,组成了一副奇异的亮光。
  “怎么了!有什么不对吗!”
  夏文博放下手,很认真的问。
  “你说呢!”张玥婷的目光和表情依旧怪异。
  “我说?我脸上是不是有黑的?”夏文博再一次抬手,准备擦拭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夏文博脑子里轰然一震,艹,艹,艹!
  他看到了手里拿着的东西,这哪里是纸巾啊,分明是一条红色的小裤裤......
  “这,这,玥婷,你听我解释!”
  夏文博想要藏起那个小裤裤,但显然,来不及了,张玥婷一把从他手里夺过去:“夏文博,你说,为什么把我的裤裤装你兜里,哎呀,这是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