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430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嗯,可是没你做的菜好吃呢。”陈雅认真的回答。
  一旁的张丽和王丽雅哭笑不得,好在通过几天的接触,张丽已经习惯了儿媳夫这说真话的性格,也没显得不高兴。在说听见她夸自己的儿子,当母亲能又怎么会不高兴。
  王丽雅就打圆场说:“小丽,还真没看出来清扬会炒菜呢,他现在可以说是拴住我姑娘的胃喽!”
  “呵呵,他们两个能这样,我们做父母的也就放心了。”
  冬季天黑得早,张清扬和陈雅早早地就把王丽雅和张丽赶回家了。两位妈妈也知道自己在医院呆着有些碍事,所以也就离开了。现在他们巴不得张清扬陈雅二人有什么实质性的接触呢。王丽雅一想到那天早晨看到张清扬亲吻陈雅,就一个人美滋滋地笑。而且前两天还把这件事告诉了张丽,两位母亲笑得合不拢嘴。她们过去都知道这两人本身有些反对这门亲事,而现在发展到这样的程度,自是放心了不少。

  “清扬,要不你今天也回家去吧,我一个人没事的。”天黑了以后,陈雅望着一脸疲惫的张清扬,劝他回去休息。
  “我是你男朋友啊,就要陪在这里,你什么也别说了,就让我陪你,好吗?”
  看得出来陈雅很开心,不过却是抽着鼻子说:“那……那你明天等我妈来了以后,你……你回家去洗个澡吧,身上……有怪味道了。”
  “哈哈……”张清扬笑起来,看来陈雅刚才就是想让自己回家去洗澡。
  “妮妮,怎么怪我身上有味啦,是不是讨厌我了?”张清扬看她精神状态很好,就打趣她。
  “才不是呢,我……其实我也想你天天陪我。”陈雅说出了实话。
  “我的宝贝……”张清扬拉着她的手放在手心,无限神往地说。然后苦笑着说:“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你……你当时很讨厌我,从来不和我好好说话,还……还骂我不是好男人……”
  看着张清扬的表情有些伤感,陈雅小声说:“当初……你在乎我说的话吗?”
  张清扬摇了摇头,心想当初自己不也是很反感这个少女,又怎么会在乎她说的这些话。只是现在回忆起来两人约会时的点点滴滴,才发现两人的关系渐渐地如远至近了,这个过程值得回味,回味起来很浪漫有趣。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所以无论我说什么,你都不放在心上,是不是?”陈雅闪烁着动人的眼眸。
  张清扬没想到陈雅了解自己的心理,可是他也不想反驳,只是盯着她的眼睛看,用眼神交流着彼此的心意。
  “清扬,我一直想和你说一句话。就在我倒下去的时候,我好后悔,我好担心再也见不到你了,我那个时候就想告诉你,其实……其实一开始我就不是很讨厌你,我……我就是觉得你太讨女人喜欢了,我……”
  “我明白,妮妮,我明白,我现在也不讨厌你,我……我很喜欢你……”张清扬拉着她的手放在自己满是胡渣的脸上。
  不料陈雅却是缩回了手,不高兴地说:“好扎人……”
  “呵呵……”张清扬笑得很开心。
  “清扬,我听护士说,我的身上有了你的血,是吗?”陈雅突然间问道。
  “那天血浆不够用了,正好我和你的血型是一样的。”张清扬淡淡地解释道。
  “那算是我欠你的,对不对?”陈雅问出一个很有难度的问题。
  张清扬吃惊地盯着她,不明白她问这话是什么意思,却听着陈雅自问自答:“我的體內流着你的血,感觉怪怪的呢,我记得你以前说过,当你進入我身体里面的时候,我就会怀上孩子。可我现在體內有了你的血,好像就要嫁给你了呢……”
  “你说得对……”张清扬没想到陈雅会有这种稀奇古怪的想法,看着陈雅一点点的了解感情,了解自己,他越来越欣慰了。
  陈新刚从美国访问回来了,完成了向上级的汇报之后,这位军委总参谋部的总参谋长便马不停蹄地赶来了医院。陈新刚到达医院的时候,正瞧见张清扬在细心地为女儿擦脸。病房的门是开着的,他站在病房门口亲眼目睹了这温情的时刻,先是没有说话,等张清扬擦完了,他才走了进来。
  “陈伯父,您回来啦!”张清扬见到陈新刚后,慌快放下手中的毛巾。

  “清扬啊,这些日子,你辛苦了,看看都累瘦了!”陈新刚双手握着张清扬的手,紧紧地晃动着,语气重重地说:“清扬,你是好样的。”
  张清扬被他夸得有些不好意思,嘿嘿地傻笑着。而病床上的陈雅见到父亲以后,明显有些不开心,只见她怯生生地给父亲警了一个军礼,说:“报告首长,我这次任务完成的不好,请求组织上的批评!”
  “批评的事以后再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养病,身体要紧!”陈新刚也摆出首长的样子。
  张清扬望着这对父女好笑,傻傻地站在一边插不上话。从进门到离开,陈新刚也只不过在医院里坐了五分钟,随后就被闻训赶来的医院院长、主治医生缠住了,望着陈新刚匆匆离开,张清扬突然觉得陈雅很可怜。表面上生长在这样光鲜的家庭当中,其实大家庭中的子弟生活得并不幸福。陈雅之所以性格这么冷,与她小时候的孤单有着很重要的原因。他扭头望着病床上出神的陈雅,心里在说今后一定努力让她过得幸福。

  京城的冬天很温暖,这让习惯了北方严寒的张清扬倍感舒适。陈雅住院十来天了,她体质好,又加上医院治疗手平高,所以恢复很快。除了不可以做一些剧烈的运动以外,已经能够独立行走了。
  这天,张清扬没有去医院,而是来到四合院内陪爷爷。见天气很好阳光温暖,爷孙二人披上外衣到外面溜达起来。身后不远不近的跟着老爷子的两位警卫,这是他们的职责所在。
  “小雅无大碍了?”刘老关心地问道,看样子精神不色,面色红润。
  “没事了,现在主要是恢复性治疗,可能要一些时日了。”

  “嗯,那就好,那孩子能吃苦。”老爷子的拐杖有力地落在地上,发出重重的声音。路边的花坛中满是积雪,望着那些白雪,老爷子忽然神往地说:“几十年前在东北打小日本,天寒地冻,我们没有棉衣穿,没有防御的工事,就藏在雪窝子里,一躲就是三四天啊!”
  张清扬为之动容,侧头望着老爷子的铮铮铁骨,他那有神的双眼中透露着战火中的硝烟。“爷爷,没有你们当年躲雪窝子,就没有我们现在的安枕无忧。”
  “嗯,”孙子的态度很让老爷子满意,他用拐杖敲了敲地面说道:“你们年轻人不能忘了过去,一定要居安思危!”
  “爷爷,我记下了。”
  “清扬,今年结婚,没问题吧?”刘老话锋一转。

  张清扬的面容动了动,虽然陈雅伤重的这些日子,两人的关系有了质的飞跃,可是一想到要结婚,他心里就不是滋味。但他知道这场婚姻背后的意义,所以咬着牙点头道:“没问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