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437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巫炁是我此时修行的主要力量,抛开刚才帮我冲开天脉禁制不谈,这些黑气吸收之后,对我的修行也有极大帮助!
  早先凭借深圳地穴内的太岁残尸,我已经有了识曜四星修为,而此时只要大量吸收这些黑气,让我再进一步,到达识曜后期不算难事。毕竟这黑气比太岁身上的巫炁都要浓郁太多,就像空气中灰白色的道炁和真龙脉上呈现金色的真龙气截然不同一样,这黑气明显是更高一个境界的力量。
  只是我心头依旧有些不解,太岁已是巫炁的根本来源,周身巫炁尚且呈现墨绿色,眼前这黑气又是从哪儿来的?世间为何还有比太岁更接近巫炁本源的力量?
  心头思索一番,我并未找到答案。而且此时也并非刨根问底的好时机,很快我就把这些疑惑暂时抛到一边,闭上眼,重又快速吸收起黑气。
  更高等级的力量,意味着同样体积内储存着更强的力量,再加上刚才我已经吸收不少,所以这一次修炼同样没有持续多久,我的天脉内便蓄满了黑气,无法再继续修炼。当然,这个结果我已经很满意了,仅仅靠着此刻储存的黑气,别说识曜五星了,就算识曜六星我都觉得有把握可以冲击一下。

  当然,这一切暂时只能停留在想象中。天脉上的封禁没有完全消除之前,我并不能将这些黑气转化为自己的修为,此时此刻,我能发挥出来的实力,依旧只有识曜一星。
  看着周围弥漫着、几乎取之不竭的黑气,我心里满是可惜,要是有种东西,能将这些黑气全部储存起来就好了,以后让我随时可惜吸收取用,怕是冲击天师境界只是小菜一碟。
  这么一想,我脑海里立马浮现除了玉环,不管当初吸收泰山石上的真龙气还是整个吞噬了玄学会的真龙脉,都让我对玉环储存能量的功能记忆深刻,可惜的是。我将玉环取出之后,尝试了一下,根本没有任何反应。也不知是玉环本身对巫炁没有吸收能力,还是因为管真人那个五帝钱封禁了玉环的吸收能力。
  总之我只好作罢,将这种念头丢到一边,再一次抬头往上看,准备离开这里。
  双臂撑住两侧石壁,往上攀援而去,天脉封禁被打开一个通道之后,实际上我无须用这种方法,只要随便一个法诀或者符箓便能轻松上去,但为了掩饰自己恢复修为,不给玄学会之人看出端倪,我还是选择了这种笨方法。即便如此。修为的恢复也让我肉体力量更容易发挥出来,仅仅用了半分多钟,我便爬了一大半距离,来到了洞口附近。
  就在我准备一鼓作气爬出去的时候,地洞上面众人的话语声传进了我的耳朵。

  第一个便是陆子阳怒气冲冲的声音,他显然是在训斥陆振阳,大声责骂道,“你这孽障,可知这巫族余孽乃是老会长点名索要之人?你杀了此人,老会长怪罪下来,谁来承担?”
  紧接着是陆振阳的声音,他好似很平静,声音里带着一种解脱之意,开口答道,“爷爷,老会长若是问起,罪责自然由我一人承担……我与此人有血海深仇,此次来到这里做血肉祭品,孩儿虽然是要追寻那一线机会,可心底也深知这是十死无生的局面。孩儿此生并无其他心愿,唯一无法解脱的就是心底这份血仇。此刻能亲手杀了周易,孩儿死而无憾。当然,若是他不死就更好了,等孩儿也进了血祭洞,便能与他再一较长短。”

  “你,你!”陆子阳似是气急,连连斥责几声之后,却又喟然一叹,再度开口时,已好似面对谷会长。
  “这孽障此时犹不知悔改,是老夫教养无方,只是谷兄你也听到了,这孩子此番本就是求死而来,满心只剩下了报仇这一个心思。我也无可奈何。若是老会长怪罪下来,陆家……陆家任由老会长处置吧。”
  言毕,他似是拿定主意,不再言语。
  谷会长的声音很快响起,他好似并不恼怒,反而劝解道,“陆兄言重了,老会长虽然此前对这巫族余孽颇为赏识,可他身份败露之后,老会长自然不会在意,此番点名索要,无非是想亲眼确认其消亡而已,陆兄无须担忧,到时此地一众道友自然会向老会长证实此子已亡。想必老会长也不会再怪罪于你。”

  陆子阳感激的声音立刻传了出来,“若能如此,陆某万分感激,以后谷兄但有差遣,陆某定然……”
  不待他说完,谷会长便出声打断,笑道,“陆兄不必多言,大家准备一下,这第三道门马上便要打开了,龙虎山诸位道友还等着我等与之商议,这件事到此为止吧。”
  他做出决断之后,众人似乎便要离开。我在一旁听的心里惊奇,凭什么他们就以为我一定死掉了?就没人下来查看一下的吗?还有陆振阳说的什么血祭洞,是说此时我身处的这个地洞?还有,他说自己要做血肉祭品又是怎么回事?
  此时也弄不明白这些问题,玄学会之人就要离开,我还是赶紧出来为妙。
  于是我紧爬几步,直接从地洞口跳了出来,然后做出一副虚弱模样,大口喘息几下。冲着谷会长等人大声喊道,“会长留步,我……我出来了!”

  一瞬间,所有人的脚步同时止住,一群人转过头来,见鬼一般的看着我,尤其是陆振阳。他第一个反应过来,伸手指着我,颤抖的声音问道,“你……那是血祭洞!你凭什么还没死?”
  我回头看了一眼洞口,眨了眨眼,尴尬笑道,“这就是一个小地洞吧,还不到二十米……很难摔死的。”
  陆振阳好像没有听见我的话,声音里面带着莫名悲愤,仰天咆哮道,“我为了亲手杀你,不惜得罪老会长,不惜让我陆家也承担风险,你……你……凭什么还不死!”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我莫名感觉很尴尬,有种做了亏心事对不起陆振阳的感觉,干笑了一声,干脆不再搭理他。

  谷会长这时候也反应了过来,皱着眉头走过来,伸手放在我胸口,很明显是在查看天脉封印。
  就跟我刚才预料的那样,天脉封印并未消失,谷会长只是大概查看了一下,便松开了手,回头瞥了一眼陆子阳。开口道,“既然这巫族余孽没死,老会长那边也好交代了,龙虎山诸位道友已经等候多时,咱们过去吧。”
  说完,他当先抬脚回去,我在后面立刻跟上,路过陆子阳和陆振阳这爷孙俩时,他俩都是一副杀人的目光瞪着我,不过我心里压根不在意,冲他们一笑,便匆匆回到了早先玄学会的驻地。
  龙虎山那六个道士的确正在这里等待,我心里也没在意,匆匆回到南宫和小僵尸的身旁坐下,此时张坎文也在他俩身旁的地上躺着,依旧还处于昏迷中。

  我坐下之后,连忙低头查看张坎文的情况,此时修为恢复大半。我也能很轻松的感应到张坎文的性命无碍,只是胸口伤势过于严重,才一直昏迷。
  我放心下来,刚松了口气,一旁的南宫淡淡开口对我说道,“方才那人引你过去。我还以为你早已看穿他的心思,谁知你却这么蠢。说说看,那个洞里怎么回事?”
  日期:2016-10-12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