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中的道门奇术》
第1893节

作者: 大楚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如果不是他脸的那条刀疤太深,估计他整个人也挺帅气的,但正是因为这条不浅的刀疤,这才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些阴柔,给人一种阴侧侧的感觉。
  来人正是江,不管什么时候,他总是一身笔直的身装穿在身,而且他的举动很有礼貌,算是他脸的刀疤给他减分不少,但他的礼貌还是能博得他人的好感。
  “江,你来这里干什么?”吴言吃了一惊,随着江的到来,他更加显得不淡定了。
  因为有句话叫做贼心虚,九叔之前在苏杭定下的规矩是什么,他任何人都清楚,而且他也参与了制订,可是现在他却带头破坏这个规则,这显得有些不合适了。
  他知道九叔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九叔做事严谨,向来是说一不二的,他最恨的是那些阳奉阴违的人,但是现在生意不好做,他们本来是偏门出身,所以有些时候卖些药什么的,也是为了保证自己的收入。
  但是他这样做,却是坏了大忌,因为缔造了一个新地下世界秩序的九叔,不会同意他这么做。

  “吴总,我来这里的目的,我想你我更清楚吧。”江微微一笑道:“九叔订下的规则,你也是参与者,但是你这些天做过的事情,和你亲手订下的规矩有些不符,所以我觉得你是不是得表示什么。”
  “江,话不能乱说,我向来是个守规矩的人,如果你要说我不守规矩,你要拿出证据来。”吴言强自保持着镇定道。
  “这些是这一段时间来,你与那些人的接触,以及你们的交易,甚至是金额多少,出货量是多少,都在这面列的,清清楚楚的,跟你的账本,分毫不差,不信的话,你自己看。”
  江甩出了一个厚厚的档案袋,吴言有些疑惑的拿起了档案袋,但是当他打开之后,拿出里面东西的瞬间,他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这……”吴言翻着手的东西,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因为这面有照片,也有字,照片是他手下的小弟去海边秘密接货,而也有他吩咐自己的手下去怎么出货。
  出货量是多少,重量有多少,涉及的人有多少,甚至这些丨毒丨品能叛几年,都在面列的清清楚楚的。
  这让吴言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这些年,他一直认为九叔已经不理江湖事了,而他已经是隐退的状态,追随他的人并不多,他的势力跟以前起来,天差地远。
  但是他现在才发现自己错了,错的离谱,那个老人,是圈子里的传,不管过了多久,只要他活在这个世,他依然是传。

  他一手缔造的这个地下世界新秩序,绝对不允许任何人破坏。
  “你还有什么话要说的吗?”江看着吴言,他笑道:“九叔这个人,做事向来会留一线的,但这要看人的表现,如果你的表现让他满意,他可以在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不满意,这份资料,会出现在缉毒大队的办公室前。”
  “说吧,九叔想让我做什么。”吴言叹了一口气,他放下了手的资料,他知道这一次如果不让九叔满意的话,恐怕他的日子不会太好过。
  “林煜有什么要求,你按着林煜要求去做,仅次而已。”江微微的一笑道。
  “什么?”吴言吃了一惊,他这才明白了过来,原来九叔今天晚,是为林煜撑腰来的啊。
  自己破坏了规矩,如果按九叔以前的脾气,他是绝对不肯放过自己的,但是这一次,他却为了林煜能放过自己一马,前提是自己能让林煜满意,能达到林煜的目标。
  这让吴言有些震惊,他一直认为,林煜和九叔的关系只是起别人好那么一点罢了,但是现在他才明白过来,原来两人的关系,好的不是一点半点,他和九叔认识这么多年了,还从来没有见过,九叔会下这么大的力气去力挺一个人。
  尤其这个人还是一个年轻人,一个后辈,一个没有任何权势背景的年轻人。

  “我的话,不会在说第二遍。”江微微一笑,他在林煜的身边站定,他看了林煜一眼道:“你的第一个要求是什么?”
  “这里的馒头,吃下去一半。”林煜笑呵呵的说:“自己种下的苦果,自己啃干净。”
  “好,吴总,你听清楚了没有,自己种下的苦果,自己啃干净。”江看向了吴言。
  吴言这一是真的无言了,他咬咬牙,走到了茶几跟前,打开了一个袋子,拿起了一个馒头,不错,自己做的孽,自己要还清楚,自己约的炮,含着泪也要打完。
  本来这些年,他的事业顺风顺水的,早没了黑道大佬的那些江湖戾气,但是这一次,因为抱孙子的事情让他心烦意乱,所以他才会把气撒到了清林堂的身。
  可他没有想到这一次居然闯出了一个大祸,招来了林煜这个煞星,所以这一次,他完全是自讨苦吃,真的一点也怪不得别人。
  拿起了馒头,他大口大口的吃着,算是今天晚吃不下这么多,他也要硬塞,直到他真的吃不下为止,他知道对方不会真的让自己把这些馒头全部啃下去的,他只要吃的足够多,对方也会适可而止,但是前期的痛苦,只有他自己默默的承担了。
  终于,吴言吃不下去了,他半躺在真皮沙发,肚子高高的鼓起,他感觉自己的胃都要被撑破了。
  “求你……我吃不下了。”吴言喘着气,人年轻了,胃口本来不好,早些年的时候大鱼大肉,以及酒精的麻丨醉丨,早让他的胃不堪负众了。
  所以现在的吴言,平时吃饭的时候也是偏于清淡的,馒头虽然也是清淡之物,但是这一次,吃的实在是太多了,这让他真的有种想死的感觉,他没有想到原来折磨一个人,并不是非要让他在肉体有痛苦。

  而是可以在精神和肉体双重折磨,这样才能让折磨者有双重的快感。
  “行了,差不多了,林煜,你看可以了不,毕竟吴总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江笑了笑道。
  “听江哥的。”林煜点点头道:“这只是我其的一个条件,另外两个条件,还请吴总及早的兑现啊。”
  “一定……一定。”
  现在的吴言,根本不敢说半个不字,他只盼着林煜快点走,他好去医院,他现在感觉到胃涨的要死,如果真的在这个撑下去,他恐怕真的会被撑死的。

  “行,我们走吧。”江笑了笑,他拍了拍林煜的肩膀,和林煜一起走了出去。
  林煜一走,馒头也跟着走了,室内现在才算是安静了下来,吴言勉强挣扎着站了起来,他努力的摸出了手机,拔通了急救电话。
  “你身的伤怎么样了?伤没有好的话,最好不要乱跑,不然的话触动伤口,会更麻烦的。”出去以后,林煜向江笑道。
  “没事,小伤而已,你给的药也很管用,现在只留一道疤了。”江微微一笑,对于那天晚他自己受的伤,他一点也没有在意。

  “回头在给你弄点药,让那些疤消失。”林煜笑了笑道:“你挺好一帅哥,身留这么多疤有些不合适。”
  “不,我要留着。”江摇摇头,他坚定的说。
  “为什么?”林煜不解,他觉得江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因为那是我弟弟刺的。”江咧嘴笑了,但是林煜看得出来,他嘴角那一抹凄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