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员猎艳记》
第1038节

作者: 江南一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是,别说这样的,谁摊上这样的事情,心里头能好受?再说都是老邻居,自个也都是这么大年纪了,谁知道哪天自己身上就出什么事,别净说人家了。“
  “这不就是闲着拉呱嘛,随便说两句。马上过节了,你们过节的东西都买齐了吗?”先前提起话头的老人说着,摇着蒲扇换了话题:“哎,你们这两天可看到吗?县政府旁边那道街,十字路口那边开了个店,说是超市,不过就光卖水果蔬菜还有肉啥的,就跟菜市场差不多,听讲明天开业,我看他们发的宣传单,东西真便宜。”
  “那明天一起看看去,正好过节都回来家,多买点也吃得完,吃不完让他们打包回去放冰箱。”
  几个人还在热热闹闹地讨论着,方志强提着东西,已经完全地愣住了。王亚欣父母的处境,远比他想象的严重得多,这些老人都是王亚欣父母的老邻居,说话已经是留了情面了,在他们嘴中,尚且是这个样子,那其他人呢?会怎么说怎么看?方志强很清楚,王亚欣父母都是自尊心很重的人,这些流言,他们怎么能受得了?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不是别人正是自己。
  方志强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上的电梯,怎么到的王亚欣家门前。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他总感觉楼道里暗淡了许多,熟悉的防盗门似乎也多了锈迹,还隐隐地留着红对联没有撕干净的痕迹,一切都像是在变老,变旧,不知道屋里的人,又是什么样子。

  方志强热泪盈眶,却始终没有勇气抬起手去敲门。一直以来鼓荡的勇气,似乎在来的路上已经耗完了,他实在是不忍心,也没有办法去看去想象王亚欣父母一下子苍老的脸,还有伤心欲绝的神情。不想再去刺激到他们,重新唤起他们的伤。他只顾着自己想来就来,可是他的出现对于王亚欣的父母来说,何尝不是一种伤害?甚至直接是把还没有愈合的心再度血淋淋的撕开。连楼下闲聊的老人都说他不像话,王亚欣的父母该是多么恨他?这样的年纪,他们想念的只能是亚欣和小宇,而不是自己这个一再给他们带来不幸的人。

  方志强捂住嘴,头靠在墙上,无声地痛哭起来。他那么地想见他们,想去给他们带来安慰,想从他们身上找到一些过去温馨的影子。但是这样自私的想法,怎么可能实现呢?他怎么可能还能够给他们安慰?想到第一次结婚时候逃离之后回来,王亚欣母亲愤怒伤心的脸,方志强心里清楚得很,他们根本不可能想见自己。
  最终方志强抬了几次的手,还是没有落下去,没有敲响那扇门。他无声地拖着沉重的背影,提着东西,慢慢地走到消防通道去。那里没有人,不会有人发现他这个不受欢迎的人,他不能进去王亚欣的家里,不能见到两位老人,可是又舍不得离开,只能是这样,在这里远远地守着,哪怕只是那一小会的时间。
  方志强流着泪,一根接一根的抽着烟,地上不多时就堆了好多烟头,他感觉那燃烧的不是香烟,而是他的灵魂,他的整颗心。又好像是他在祭奠,祭奠永远回不去的时间,还有自己付出的一颗真心。他不后悔,可是伤口疼起来是真的疼。他多希望自己能像一根烟一样,被一把火烧个干干净净,只剩下一点灵魂,眷恋不息地萦绕着人世,最后随风散去,那样就再也没有痛苦,没有亏欠。
  方志强在消防通道坐了很久很久,一直到一整包烟全部抽完了,浑身上下翻遍,再也找不出一根烟,眼里也已经干干的,流不出来泪了,只是肿胀得难受,而外面,太阳也一点点落下,眼看着天很快就黑了。
  “爸,妈。”方志强站起身来,对着王亚欣家的方向,小声地说着,“在我的心里,你们永远是我的爸妈,我多希望,能和你们做一辈子家人。对不起……是我伤害了太多的人,让亚欣也离开了你们,对不起,我真的没有脸见你们,不想让你们伤心……你们一定要保重,照顾好自己。”
  方志强最后又说了句对不起,然后对着王亚欣家门的方向,跪下来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
  按照很多地方的习俗,结婚的时候是要跪拜双方父母的,可是方志强跟王亚欣的两次——算是两次的结婚,都是无疾而终,根本也没有正式的婚礼,所以他从来没有跪拜过王亚欣的父母。只能是这时候,这样子远远地表达自己的心意。除此之外,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做什么。
  站起身来的时候,方志强感觉自己都摇摇晃晃,快走不好路了。心里的疲倦还有撕裂,让他感觉意志快要被摧垮了。

  方志强提着那么多东西,而且都是特地给老两口准备的,他本来想留下来放在门口的,但是想想他们一定也不敢收下,说不定还会以为是谁有什么目的放在这的。方志强想留点钱从门缝里塞进去,想想估计也是一样,而且他们缺的根本也不是钱。总之,他其实什么也做不了,什么也弥补不了。最后只能是提着东西,像来时一样,狼狈而又疲倦地离开,再一次经过王亚欣的家门口,走向电梯,他站在门口,深深地眷恋地看了一眼,轻声说了一句:“爸,妈,我走了,不会打扰你们。希望你们能身体健康,希望能够早日跟亚欣团聚……”

  也许最好的结果,是王亚欣能够把父母也都接出去,这样一家真正的团圆,王亚欣能够照顾好他们,而且也免得他们在这个熟悉的环境里遭受压力。只是这些事情,与自己无关了。方志强连叹息的力气都没有,走进了电梯,看着电梯门在面前缓缓地合上,把他和那个曾经的家永远地阻隔开。
  方志强走过楼下,路边石椅上老人们还在热烈的交谈着,月饼是苏式还是广式的好,肉是不是又涨价了,李家的小儿子刚考上大学,听说已经谈恋爱了,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琐事,热热闹闹的,就是那种最常见的景象。方志强看着这样的情景,知道如果不是他,也许这时候王亚欣父母也该是抱着小宇,在跟他们一样聊天,感慨着谁家子女不孝顺,议论物价长得太快,小孩子难养,等等诸如此类的话题,而不是两口子成为别人的话题,只能关上门,把一切的流言议论统统关在门外。

  时间再往前推那么一点,中午十二点的时候,上海浦东国际机场,到处都是人头攒动,赶飞机的与接机的,都在一起。
  一架印着澳航标志的飞机呼啸着飞过蓝天,然后在浦东机场的上空逐渐减速,最终在浦东机场的停机坪上缓缓着陆。随着空姐甜美的声音,机舱里的乘客陆续走下来。
  王亚欣一手拉着行李,一手拉着小宇,跟随着人流缓缓地下来走出去。眼前的阳光是那么的熟悉,一切的一切,都是久违的了,却又都是她魂牵梦萦的。上海,这个承载着太多爱与伤害、梦想与破碎的地方,终于她还是回来了。
  “上海。”小宇怀里紧紧抱着一个玩具模型,看着机场上的标志,一边喃喃地小声说着。
  “对,上海,小宇,我们回家了,一会回去看外公外婆。”王亚欣柔声说着。拉着神情迷茫的小宇往前走着,然后离老远就看到站在那里等候接机的薛东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