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递员猎艳记》
第1037节

作者: 江南一衣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路行驶着,离目的地越来越近,回忆也越来越清晰,那时候第一次,两个人准备结婚的时候,王亚欣父母还不知道他并不是小宇的父亲,埋怨过他,也生过他的气,可是最终还是对于亚欣和小宇的感情战胜了一切,他们最终还是欢喜地准备一场朴实的婚礼。王亚欣的母亲是那么的慈祥,就跟自己的母亲一样,方志强母亲过世几年了,所以当时真的是觉得特别亲切,真的就像是一家人一样,是他最想要的那种家。

  可是最终,他还是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到了老人,婚礼前失踪,已经让重视面子的老两口颜面全无,他到现在都还记得当时王亚欣的母亲愤怒地打他那一巴掌,甚至于似乎还能隐隐感受到那种疼痛,但是他知道,老人的心,比这更疼。谁会愿意面对这样的事情?结婚的当天新郎没有了,这比直接打他们的脸都难受。
  但是最终,二老还是包容了他们,成全了他们的爱情,重新接纳了他,那时候方志强真的以为,以后这就是他的一个家,他们会是一辈子的家人,以后的每个中秋、除夕这样的节日,都会是他们一起,还有自己的父亲,所有人这样其乐融融地在一起。
  可是现实永远是那么的无情,随着他和亚欣婚姻的破灭,所有当初美好的梦想全部被粉碎。他自己甚至于到现在想起来,还会有隐隐的痛,即使会想起,也是逼着自己不要去想,可怜的两老,是如何面对这一切。亚欣的命运实在是太多舛了,而作为父母,就更可怜了,因为子女身上所承受的痛苦,总是会放大十倍百倍地投射到他们身上。
  想到当初告别的那一晚,方志强仿佛又听到了心碎裂的声音。对于他来说,他还可以爱上李潇潇,可以用时间去磨平伤痕,去慢慢的忘记王亚欣。可是对于王亚欣的父母来说,难道要去忘掉自己唯一的女儿和外孙?难道血缘和亲情也是时间可以磨平的?更何况,他们已经年迈,却无人照顾……这才是最残酷的现实。方志强是到现在才知道,当初他们的错误,到底伤害了多少人。
  可是如果让他选择,从头开始来一遍,哪怕知道会受伤,他还是会义无反顾地选择王亚欣,那是他再疼都不会后悔的选择,他今生无悔的挚爱。只是他希望,他们可以更早地遇见,最好是在薛凯之前,这样他可以保护好亚欣,不受任何的伤害,也不会遇到父亲的阻拦,更不会让两个老人落得晚景凄凉。还有小宇,就会是他的亲生儿子,没有隔膜,没有误会,没有那些伤人如刀的话……
  车窗外风吹进来,拂动脸上一阵阵发扬,方志强才发觉自己不知不觉竟然流泪了。这才是现实,他已经爱上了李潇潇,彻底放弃了王亚欣,唯一能做的也就只能是这样偶尔地鼓起勇气,来看望一下两个老人。
  车子下了高速,转入县城的国道,然后是熟悉的街道,依旧是往日的模样,并没有丝毫的变化,除了季节和道旁的人。尽管在这里实际上呆了加在一起也就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但是方志强却觉得,一切的风景,都像是刻在骨头里,甚至于他闭着眼睛都不会走错路。
  只是离王亚欣家越近,方志强的一颗心也就越来越不受控制,跳的越剧烈。眼看着小区近在眼前,方志强几乎握不住方向盘了。方志强知道,这就是所谓的近乡情怯——能不怯吗?这里在某种意义上,就是他感情的归属,是他曾经的另一个家乡。他并没有奢求会遇到王亚欣,可是眼前的一切景象,一草一木,都在唤醒着曾经的记忆,而且都与王亚欣有关。毕竟这是他们享受过爱情和家庭甜蜜的地方,也是王亚欣成长的地方。他们在石椅上聊天晒太阳,憧憬着美好的未来,还有滑滑梯和游乐设施,他带着小宇在那里玩过,亚欣小时候也玩过……方志强贪婪地看着这一切,好像每一个景象,都有着曾经的影子,空气里还弥漫着幸福的味道。

  方志强把车子在小区门口停下,拎着东西慢慢地往里走,他想多看一会,多想念一会,同时也是不知道怎么样去面对,他很想念二老,可是真正见了面要如何说,说什么?要如何面对他们伤心欲绝的样子?要怎么样告诉他们,因为他的无能为力,他再一次失去了亚欣,还连累了他们与女儿和外孙分离,天各一方?第一次婚礼前失踪,就已经把他们伤的够彻底了,这一次的离婚,直接导致了亚欣的离开,二老现在一定恨死他了。方志强不怕他们恨自己,甚至于打自己骂自己,他都能够承受,可是一想到他们所承受的伤心,方志强就觉得步履沉重。他只能一步步慢慢走着。

  王亚欣家楼下的水泥路,旁边的石椅还在,只是上面坐着的再也不是他和亚欣,而是两三个老人,闲坐着聊天,看见方志强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几个老人挥着蒲扇说道:“又是过节来走亲戚送礼的。”
  “是啊,眼看着到中秋跟前了,不都是赶这两天送礼么?你没看见老周家闺女,前天来看她爸妈,拉了一车的东西,又是酒又是脑白金,烟都是几百块钱一条的。”
  “老周家有福气,闺女有本事又孝顺,听说在市里头开超市,一年少说几十万,人家也愿意孝敬爸妈,带这么多东西过来看父母,落得实惠,一家脸上也都有光。”
  有一个老人摇着头说道:“什么有福无福,年纪大了,儿女在身边就是福。老王家闺女倒是有本事,听说是在上海当大律师,现在直接呢?听说是出国了,电视上天天放的,好多养羊的,哦那个澳大利亚,反正是出国了,有什么用?以后要是不回来,老两口热了冷了都没人问,年纪再大点,就更受罪了。”
  方志强当时就迈不动步子了,老王家闺女,在上海当大律师,去澳大利亚。这一切的关键词,说的除了亚欣,还能有谁?
  老式的小区,很多住的都是以前的同事朋友,互相都认识,谁家的事情也瞒不过谁,再加上每天闲着没事做,也就是能聊聊天打发时间。
  几个老人年纪大了,没注意方志强在旁边远远地听着,反正他们除了闲聊,也没有别的事情,还在起劲地说着:“老王家也是命苦,就一个闺女,也是不孝顺。年纪轻轻还没结婚,先把孩子怀上了,结果结个婚,男人没等办酒席走掉了。这叫什么事啊?不是听他们都在讲,后来还是结婚又离掉了,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估计是过的不好,要是好的话,怎么不声不响的走掉去那么远?爸妈都不要了。你们看老王家现在天天两个连门都不出,要是闺女过的好,能至于这样么?”

  另一个老人也探过头来说着:“谁愿意给别人养儿子?老王家闺女这样的,怕是再难找对象了。她不走远点,留在家里能怎么办?”
  “都别说了,老王一家也是厚道人,这些都是人家的事情,谁能说得清?替人家操那个心干什么?血压血糖上去了,还让人给你买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