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69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在高强无意转头时,却发现黄虎一直盯着汽车外面,正是刚才那人离去的方向。经过盯问,黄虎说那人很像郝志高,就是没见过那身装扮。
  高强马上留下三个人一辆车,他和其他人分乘两辆汽车,追了下去。一直追出去三十多公里,才在岔路上堵住了那个人。走近一看,哪是什么女人?分明是男扮女装。
  讲完整个过程,高强对着曲刚道:“局长,人刚带回来,现在审吗?”

  曲刚回了一个字:“审。”
  审讯室里,高强等三名审讯人员已经就位。
  铁栅栏对面的屋门一响,两名丨警丨察带着一个人走进屋子。
  监控室三人看到画面中被押解之人,全都瞪大了眼睛,尤其楚天齐还张大了嘴巴。
  被押解之人个子太低了,估计不超过一米四,但脑袋却不小。更奇葩的是,头上戴着一个蝴蝶结发卡,腿上穿着一条花裤子,脚上蹬着一双小皮靴。很显然,这身行头,就是男扮女装所需。
  让小矮个坐到特制椅上,锁好椅子上的挡板和锁具,两名丨警丨察走出了屋子。
  审讯人员依然是那套例行的“姓名”、“籍贯”问了一遍,小矮个倒是全部做了回答。但他说的名字,却不是郝志高,而是郝雄。
  “你真的叫郝雄?”高强发出了疑问。
  小矮个理直气壮:“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你们不是看了我的身份证了吗?”

  “那个身份证是假的。”高强道。
  “假的?不可能。”小矮个连连摇头,“我外出住宿、坐车,一直都是用的这个证件。”
  高强继续问:“你的真名是叫郝志高吧?”
  “郝……什么高?这怎么像是电影中叛徒的名字,我可没用过这样的破名。”小矮个否认着。
  “都到这程度了,何必遮遮掩掩呢?”高强一笑,“郝志高,说说吧,说说你都做了什么违法的事。”
  小矮个一副无辜神情:“警官,不带这么冤枉人的,我可是老实本分的人,平时树叶掉下都怕砸到,我怎么敢干违法的事?”

  高强发问:“那你一个大男人,为什么非要打扮成女人呢?”
  “警官大人,穿衣打扮可是个人喜好,不归你们管吧?好像也没有哪条规定,不准男人穿女人衣服吧?”说到这里,小矮个叹了口气,“唉。你以为我想穿成这样吗?这也是不得以的事。你们都长的高高大大的,美女见了就往上扑,倒贴着也乐意。可我这副尊容,女人见了就躲,就跟看到怪物似的。我也是男人,也有对异性的渴望,别人不理我,我自己穿成这样,抚*慰一下孤独的心灵,还不行吗?”

  “郝志高,你可真是巧舌如簧,撒谎都不带脸红的,我也不跟你费话了,让你见一个人。”说到这里,高强转身,大声道,“带进来。”
  小矮个听到高强的话,尽量仰着头,看向对方身后。
  高强身后屋门打开,三个人走进屋子,径直来到铁栅栏边上。
  看到三人中唯一穿便装者,小矮个不由得眉头紧皱。
  穿便装者不是别人,正是先前被抓的黄虎。黄虎透过栅栏间隙,看着对面椅子上的小矮个:“高哥,我是黄老八。”
  对方分明是在呼喊自己,但小矮个却没有搭茬,而是双眼眯了起来,死死的盯着栅栏对面的人。
  面对着对方宛若刀子一样的森冷目光,黄虎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冷颤。说出的话也是结结巴巴的:“高……哥,我都……交待了。”
  刚才在抓捕小矮个的时候,高强没让黄虎下车,也没让两人坐同一辆车,既是防止黄虎逃跑,也是为了让两人在这个场合会面。他倒要看看,这个小矮个会怎么狡辩。
  “交待了?交待什么了?”小矮个声音依旧森冷。
  “就是,就是你让我们……殴打周家林的事。”黄虎支吾着。
  小矮个眉毛挑了挑:“黄老八,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我看你没有吃喝,还有伤,就好心收留了你。没想到你竟然是个白眼狼,竟然污蔑我郝雄,说我让你打人。妈的,想必那个什么‘郝志高’也是你杜撰出来的吧?你的良心都让狗吃了,竟然颠倒黑白,枉费老子对你的关心了。刚才我看屋门锁着,怕你身上伤病有什么危险,就忙着出去找你,不曾想你却跑到这里给我泼脏水来了。”
  听到对方后面这句话,高强不禁自责,为自己的疏忽而自责。怪不得对方会过家门而不入,原来是发现屋门反锁了。要是屋门未锁,对方肯定以为黄虎在里面,肯定就会直接进去的,那样就好抓多了。
  面对小矮个的指责,黄虎竟一时答对不上来,只是接连叫着“高哥,高哥”。过了一会,才吭吭哧哧的说:“不是我想到这儿,我也是被抓来的。昨晚我见你一直没有回去,就出去找你,顺便给我的伤处上点药。没找到你,也没找到诊所,就先遇到了以前的一个哥们,他让我跟着去做一单生意。我身上正缺钱花,就跟他一起去要赌债,他们瞎胡闹,让人报了警,我也就被抓了。其实,其实要是你把上回打人的钱给我,我身上要是有钱的话,也就不跟他们去冒险了。”

  小矮个仰天大笑起来:“哈哈哈。编的真像,你他*妈的还在给老子泼脏水,老子真是瞎了眼。你跟老子说你是民工,在工地受了伤,老板不管你,老子才动了恻隐之心,收留了你。没想到你竟是这种东西,不但不感恩,还反咬一口,栽赃陷害老子。更没想到,你还干那种助纣为虐的暴力催债,我真是救了一条毒蛇,一个畜牲。”说到这里,他把目光转向高强,“警官,你们听出来了吧,他就是个无廉耻、不讲道德的混混,他现在干坏事被你们抓了,分明是想拉我给他做垫背。你们都是英明的人民丨警丨察,就他这小伎俩,你们肯定能分辨出来吧。”

  高强一笑:“你不用拿话忽悠我,不过我要告诉你,任何伪装都逃不过我的眼睛,比如你。”
  “我?警官,你不是开玩笑吧?”小矮个显得很是无辜,“对了,黄老八说我让他干坏事了,那他有相应证据吗?比如我写的纸条,或者我打的电话。哪怕没有通话内容,就是有个号码也可以呀,有吗?”
  高强转头看着黄虎:“有吗?”
  “警官,他没有……”话到半截,黄虎又把头转向小矮个,“高哥,你没给我写过纸条呀,打电话又隐藏了号码,我哪有证据?”
  “警官听见了吧?他这说法能站住脚吗?”小矮个大呼冤枉,“我太冤了,比窦娥都冤。这就是现实版的农夫与蛇,这就是东郭先生和狼。”
  看着小矮个的理直气壮,对比黄虎的胆胆怵怵,似乎谁撒谎一目了然了,就连审讯室和监听室也不禁有人犯起了嘀咕。
  日期:2017-09-05 06:3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