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422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待的时间很漫长,半个小时的时间,仿佛度过了一个世纪。张耀东与张清扬双双从楼上走下来了,张耀东在前,张清扬在后。张耀东明显精神不振,可他的脸上却强挤出一丝欢笑。张清扬一如既往的表情,仿佛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没有人知道他们都谈了些什么。因为如果有一天,他们的对话传出去,那么张耀东在华夏政坛将失去立身之地。他一生当中经历了太多的斗争,可这是令他最难忘的一次,这位只有27岁的年轻人,将要改变张耀东的后半辈子了。

  第323章 与书记斗
  “老伴,吃饭吧,把我的酒拿上来,我和清扬喝两杯。”走下楼梯的时候,张耀东大手一挥,仿佛挥走了身上所有的阴郁,这一刻他又恢复了精神,又像平常一样是位强势的省委書記了。
  张妻与张素玉面面相怯,两人对视了几眼,半天才反应过来,然后欢快地从沙发上站起来,马上上厨房忙活去了。张素玉从张清扬身边走过去,挤眉弄眼一脸关切的神色,张清扬厥了下嘴唇,又趁人不注意轻轻拍了一下。张素玉吓了一跳,慌忙间逃走了。
  在酒桌上,张耀东谈笑风生,这令妻子以及女儿十分的怪异,有一个月的时间了,几乎在家里没有见到他笑过。而现在张耀东与张清扬推杯换盏,亲密得仿佛一对父子。

  “清扬,以后常来吧,这都算……算是一家人了……”张耀东飞快地扫了女儿一样,吓得张素玉再次低下头。
  “清扬,吃菜,你伯父说得对,以后有空就来陪我聊天。”张耀东的妻子给张清扬夹菜,其实如果张清扬不是比张素玉小了七岁,不是已经有了婚约,她会十分喜欢这个女婿的。
  张清扬矜持地笑着,脸有些红,心内也有些发虚。也许是从小由母亲单独带大的原因,他对母性有着特别的情感。别看他敢在张耀东面前承认自己与张素玉怎么怎么样了,但是在张素玉的母亲面前,他有些愧疚。“谢谢阿姨,我自己来吧,您也吃,以后我会经常来看看您和张伯父的。”
  “你叫我们什么?”张耀东对着张清扬微微瞪了下眼睛。
  “这个……”张清扬先是一愣,然后醒悟过来,硬着头皮喊道:“爸爸,妈妈……”

  “啊……”这声“爸爸妈妈”让小玉以及她的母亲十分的错愕,大惊出声。
  没有人会明白张耀东这一刻心里的感受,别看他表面上笑呵呵的。他装模做样地对老伴和女儿说:“我跟才和清扬说了,要认他为干儿子,老伴,你……不反对吧?”
  “不反对,不反对……”老伴激动地流出了眼泪,显而易见,张耀东接受了张清扬这个“编外”的女婿,只不过换了一种方式,这是一种面子上说得过去的方式,也可以说为张耀东保留了自尊心。
  就在这时,再也忍受不住的张素玉捂着嘴逃走了,回到房间内捂着被子放声大哭,这哭声压抑了太久,包含了太多太多的情感,有激动,有自责,更有欣喜。
  “你瞧瞧这孩子,比我还高兴呢,呵呵……”张耀东还在做表面文章,演戏本领堪称一绝。
  这一刻张清扬才体会到胜利者的苦涩了,这场战争他以刘家的名义战胜了张耀东,但是他以一个小辈的身份又觉得对不起张耀东。他可以说是自己的父辈,可自己却用这类似“逼宫”的身份把他逼入了绝境,让他蒙受了巨大的羞辱,这比账自己迟早都要还的!
  张清扬把空杯都倒满了酒,然后举起来,哽咽地说:“爸,妈,我敬你们一杯,别的话也不说了,只希望今后你们把我当儿子一样看待,我……我就是你们的亲儿子……”张清扬一饮而尽。
  “你这孩子,慢点……”张母心疼地说,眼角还挂着眼泪。
  张耀东深深地看了张清扬一眼,他听出了他话中的自责,所以也举杯饮干了,只是他的鼻子也有些发酸,感觉口中的酒很苦很苦,这一刻他不知道自己喝下的是酒还是泪。
  喝完这杯酒以后,张耀东就找借口说太累就离开了,他一个人回到书房,在黑暗中无声的落泪,哭了很久很久“妈,请愿谅清扬的不孝,我对不起您二老……”
  “孩子,什么也别说了,事情已经这样了,以后好好对待小玉吧,别让她伤心,她都三十四岁了,不容易!”
  张清扬点点头,张素玉在他心中的地位越来越重。
  “清扬,你……你想没想过你们的将来?”小玉的母亲小心地问道,其实她是担心女儿跟了他一辈子最终连个孩子都留不下。她和张耀东都五十几岁了,这个年纪的人基本上都有孙子了,她和张耀东又怎么能不羡慕。只是这话有些不好开口,一是因为和张清扬产不很熟,二来女儿和他的关系又不很光彩。
  张清扬从她忧郁的神色中就看出了问题的本质,想了想之后说道:“妈,我们将来会幸福的,到是你们您要多注意身体。我想这个年纪也是要孙子的时候了,呵呵,以后假如您有了孙子,就天天在家哄孩子吧。我知道你们老人都喜欢小孩儿,我妈还说想快些让我那啥呢……”
  小玉母亲的脸露出了笑意,和蔼地说道:“清扬,我到是真希望有个孙子,呵呵……”她见识到了张清扬的聪明,明白他在用另一种方式回答自己。

  “小玉身份特殊,现在是公司老总,我想也应该出国去深造一下了,报一个国外的管理学院,学个两三年,那个时候……她可以在国外结婚呀,也可以生孩子,不过最后感情不和……就分手了……”张清扬规化着将来的事情。
  小玉的母亲先是没明白张清扬在说什么,可是望着张清扬的笑意,渐渐就明白张清扬的意思了,便开心地一笑,伸手拍了拍他的手说:“你这孩子真聪明,怪不得我家老张斗不过你,这些天你可把他害苦了!”
  “嘘……妈,以后千万别说爸斗不过我什么的了,这话要是传出去,影响他的威信,他又会对我发火了……”
  “呵呵……”小玉的母亲被张清扬逗笑了。

  与张耀东谈话之后,张清扬就把结果汇报给了老爷子,接下来的事情就无需他插手了,刘老知道应该怎么做。
  两天以后,张清扬挂帅出征,前往双林省辽河市进行调查。双林省的干部没有人知道两天前张清扬与张耀东做了一笔交易,他们更不会知道,在查案之前,张清扬就已经知道了结果。这次他动用了身后强大的力量,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工作组在公丨安丨厅的保护下进驻辽河市,第二天就来到“三通集团”清查更种问题,随着调查的深入,案子渐渐浮出了水面,通过一个星期的清查,终于查出三通集团的一位主管财务的副总在三通集团不知情的情况下做出了一系列偷梁换柱的事情,所谓的走私,所谓的与政府官员的往来,全是他一个人的行为,与三通集团无关。
  案子很快定性,草草了事,表面上天衣无缝没有任何的疑点,而张清扬身为工作组的组长,也没有让手下深究下去,拿着手上的证据,把一些涉案嫌疑人“羁押归案”。在回去的路上,张清扬心里有些不舒服,他清楚这是经手的唯一一个不公正的案子,眼下抓出来这几个人也许真的有问题,但是张清扬深知这是早就安排好的替罪羔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