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37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渊盖苏文还是摇头,说不,圣母妈妈会打我的,她打人好凶啊,每一次都能够打得我死去活来的,我怕……
  他越是如此,我越觉得不对劲儿,拉着他的手,说走走走,真的要打你,我来扛着。
  渊盖苏文的眼睛一亮,说果真?
  他显得很开心,而我却是一惊,感觉到这个家伙的手,简直就是一块坚冰——不、不,比冰还要冷,仿佛世间最冰寒之物,零下几十度、上百度一般。
  他的手让我有一种回到了南极的感觉。
  我缩回了手,下意识地打量了对方一眼,这才说道:“真的,绝对是真的。”
  渊盖苏文嘿嘿一笑,说那好。
  他朝着前方走去,越过了血池时,居然入水不沉,轻点而过,快到跟前的时候,朝着我招手,说快来啊,没有太阳石令牌,我可不敢进去,那些鱼,太凶……

  我瞧见他丝毫不介意的样子,终于放下了心来。
  这人是真傻。
  我越过了血池,走到洞口这儿来,而这个时候,那队人马也冲到了这边,领头的正好就是孔雀圣母,旁边还跟着那白衣御者。
  瞧见我们已经在了明空洞的禁地门口,那孔雀圣母张口大叫。

  我没有等她喊出声,推了渊盖苏文一把,进入了洞中去。
  一入其中,立刻感觉跟外面仿佛两个世界,有一种浓郁的隔离感,而渊盖苏文则回过头来,有些疑惑地说道:“我怎么听到圣母妈妈在喊我?”
  我说你听错了。
  渊盖苏文到底还是个孩子,注意力很容易转移,被我这么义正言辞地一说,就没有了心思,左右打量着。
  他在打量,我也在打量。
  事实上,从一进来,我就有一种胆战心惊的感觉,因为这黑洞的里面,总有一种古怪的感觉,两边的崖壁长满了肉感的瘤子和肉芽,有滴滴答答的黏液往下跌落,而这里面的空气潮湿粘稠,让人仿佛行于水中。
  这般往前走,仿佛走进了某种巨兽的体内一般,让人头皮发麻,不知道如何是好。

  四周都是迷雾,黑黢黢的,即便是火眼,看得也不远。
  而就在我左右打量的时候,突然间身后传来一阵古怪的响声,我下意识地往回一瞧,却见有一大群手掌大小的鱼儿,朝着我们这边急速冲来。
  它们行于空气中,如在水里。
  那渊盖苏文原本正在肆无忌惮地四处张望,瞧见这些脑袋格外硕大的鱼儿,居然吓得直往我的怀里缩去,惊恐地大叫道:“饕餮鱼、饕餮鱼……”
  我虽然不知道这玩意到底有多恐怖,但也是下意识地紧张起来,举起了手中的太阳石令牌。
  嗡……
  太阳石令牌陡然发光,温暖的光芒将我们给包裹住。
  那原本气势汹汹的饕餮鱼群在遇到了这光芒之后,立刻转了弯儿,朝着旁边游去。
  我目送着这些鱼儿,有些不解,说它们有那么恐怖么?我怎么感觉除了嘴巴大一些,也没有别的啊?
  我这边刚说完,就听到入口那里传来一阵歇斯底里的惨叫。
  我回过头来,却见到有人冲入了洞口,随后被无数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饕餮鱼围住,一番撕咬,却是化作了一堆白骨,而这个时候,一个透明的神魂从里面扯出,那些鱼儿继续上前分食。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条触手垂落而下,抢去了大半。
  我抬头一看,却见到一条小汽车般大小的章鱼怪物正盘踞在顶上,此刻垂落触角,也参与了这一场饕餮盛宴来。
  走。
  我亲眼瞧见那人从身体到灵魂给不断吞噬,终于信了渊盖苏文的话语,赶紧往前走去。
  如此走了一会儿,前方的道路越来越窄,而那饕餮鱼群则越来越密集,还有头顶上的章鱼恶灵,但凡往头上望去,就能够瞧见密密麻麻的,让人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我小心翼翼地往前走,有着太阳石令牌,我倒是不怕这些饕餮鱼和章鱼恶灵。
  我怕的,是千通王。
  这个家伙在这里,倘若是跟我打了个照面,那问题可就严重了。
  我刚才着急避开孔雀圣母,没有想那么多,所以这会儿,才反复思索起该如何面对的这事儿来。

  不知不觉又走了一段路程,那种粘稠的感觉在过了一个口子之后,终于消失了,而这通道则狭窄得仅仅只能容一人通过。
  我伸手摸了一下那山壁,发现满满的肉感,暗红色,分泌出黏稠的液体来,有些臭。
  我放在鼻子前闻了一下,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怪味儿。
  臭猪肉?
  又往前走,开始出现岔路了,我随意找了一条路来,走了十几步,突然间停下了脚步来。
  我朝着那山壁上望去,发现这儿居然有一个挨着一个的气泡,如同肿瘤一般嵌入墙内,而气泡之中,居然是一个又一个蜷缩着身子的人。
  他们抱着膝盖,浸入液体之中。
  一开始好几个,我看得毛骨悚然,而连续看了几个,我的目光一下子就给吸引住了。

  因为里面的那人,我认识。
  李富贵,太黄黄曾天剑主,我们认识的第一个剑主。
  而他的旁边,则是他的儿子。
  太明玉完天剑主。
  怎么回事?
  他们不是死了么?怎么会在这里?
  我双足冰凉,而就在此时,旁边的光头少年渊盖苏文开口说道:“你怕不是在骗我哟?我怎么感觉你不像是好人呢?”
  渊盖苏文的话语让我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这才想起旁边还有这么一个小祖宗来。
  我怎么把他带进来了呢?
  我有点儿后悔,不过还是不动声色地说道:“你怎么会这么想呢?”
  渊盖苏文说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儿,刚才我好像真的听到了圣母妈妈的声音,这个我是不会听错的,而这太阳石令牌只有她和千通王两人能够拥有,绝对不可能给第三人的,就算你是她干儿子,也不可能——所以,你根本不是帮她拿东西,对不对?
  呃……
  你这个糊涂蛋儿,一直像刚才一般懵叉叉的不是挺好么,为什么突然又变得聪明了起来呢?
  我有点儿头疼,不过经过刚才拉他手的那一下,我也尊重起对方的实力来,不得不较劲脑汁地忽悠他:“你肯定是听错了,我真的是过来拿东西的。”
  渊盖苏文盯着我,说那你准备拿什么呢?
  这个?
  拿什么啊?我脑子一顿停滞,一时之间,居然都没有想起一个理由来。

  看起来我还是太低瞧了对方的智商,以至于这一路过来只是想着怎么处理千通王的事情,连编一个谎话都没有去思索,以至于现在居然哑口无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拿什么……
  日期:2017-02-10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