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我半生春色入梦》
第76节

作者: 夜青灰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晚上,一场大雪铺天盖地,北风嘶吼犹如千军万马过境,声音尖锐吓人。整整一下午的晨光,我估算着霍莲恩早已经回到烟台老家了。姑姑盛宴款待我,我喝着滚烫的烧酒满面红光,可总是心绪不宁透过窗外去看那漫天飞舞的雪花。夜里老是做梦,闭上眼就看见霍莲恩披头散发找我讨要儿子,吓出我一身冷汗阒然惊醒,心里七上八下的不敢睡。又困得要命,再次闭上眼,梦见霍莲恩打扮的花枝招展对我卖弄风情,死马鹿,老娘今晚包你一夜如何。然后哧哧笑个不停,一晃景就不见了。我打了个寒颤。

  一夜再无梦。天亮之前,天色愈加黑暗,我在半清醒半糊涂的状态下,猛然看见霍莲恩就站在我跟边一眼不眨瞅我呢,她笑得凄美惨然令人爱怜,她说马鹿你还认得我吗,其实你不用怕,我是闵环啊,我是来与你告别的,还有啊,我怎会抢你儿子呢,谢你都还不够呢。将来啊你和儿子想我了就去祠堂找我吧,我天天在那儿坐着呢。嘻嘻,咱们来生再见面。我赶紧打开灯,尚能看见半截衣袖从门缝里慢慢滑走,杏黄色泽正是霍莲恩穿着那款羽绒服。我再也没能入睡,狂跳的心一刻也不停。

  早晨起来,我头昏眼花骨头酸疼,姑姑问我你这脸色可不对头,是不是昨晚喝多了酒?我问她小宝昨晚有没有捣乱。我姑笑的跟铁皮盒子响,尖锐中透着亮。她说小宝给我讲故事呢,一口一个姑奶奶你痒不痒,我说姑奶奶才不痒呢,只有不讲卫生的孩子才发痒。他说那我爸爸不讲卫生喽。我说你爸爸可爱讲卫生了,大冬天的都敢在外面洗澡。他说那爸爸为何痒得要命,我看见起码有三个女人为她挠痒痒呢。

  姑姑笑的有些气喘,指着我,马鹿,小孩子不说假话,可见你有多不正经。
  我当时的笑跟哭似的。
  表哥给我打电话,我问他在哪儿?他说正在古岘街头赶集卖肉呢。我感叹说你起得可真早。他嘿嘿笑说天天这样有啥稀奇的。马鹿,刚刚发生一件大事你不知道吧,古岘街头死了个女人,有人说她昨天下午就来了,疯疯癫癫的,一直哭一直哭,从东街窜到西街找儿子,谁知今早上莫名其妙的死在了西门桥墩下,雪地上流了很多血,听说是被人害死的。公丨安丨局去了好多人。马鹿,你在听我讲话吗,我旁边的胡屠夫还认识她呢,说见过她,坐在驴车上,长得跟电影明星似得。

  日期:2017-01-27 16:07:46
  第128章:我会找个天使替我去爱你
  我心里猛地一沉,顿觉天旋地转,我啥都顾不上,发动货车就往古岘镇跑。路口拐弯的时候,雪天路滑,我踩刹车过猛,货车失控翻下深沟,我人没事,就是腿有点疼。我从车里爬出来,一瘸一拐爬上崖顶,回头看一眼,这货车基本上报废了。我打车去了西门桥墩,早已人去楼空,桥墩下有一摊血迹已结冰,倒像一面镜子,映照出我狰狞般的面孔。经我多方打听,有人说尸体早拉走了,估计是躺在医院里的太平间。我又赶往古岘镇医院,找到太平间,隔着门窗玻璃,看见一个长头发的女人躺在冰冷的床上一动不动,她脸面青紫,杏黄色羽绒服豁开道道口子,就跟叫花子一样。脚上穿的那双棕色小牛皮靴,是霍莲恩平时最爱穿的那款,总是擦得纤尘不染光可鉴人,如今已是糊满泥巴冻着冰碴。世事难料,昨日今日,天上人间之叹,曾经美艳照人不可方物,如今已化为鬼魂悠悠飘荡不知去往何方。

  我大叫一声瘫坐在地上,门口有执勤的公丨安丨纷纷围过来,为我是谁,我已很难讲出一句完整的话,大体的意思,我是死者的老公又好像不是。

  我稍稍缓过劲来,坐在雪地里给姬煖打电话,告诉她,霍莲恩死了。她半响没说话,问我谁死了?我说霍莲恩死了。一声哀嚎堪比秋风都凄怆,震得我耳膜嗡嗡直想。我说你赶紧找四爷,让他过来看看。
  四爷打我电话,问我怎么回事,我说二奶奶死了。
  他有些气急败坏问我,你不是说它不正经吗?我说对不起,是我撒了谎,二奶奶是天底下一等一的好人,我正准备与她谈婚论嫁呢。
  四爷气得直骂娘,马鹿,你等着,我他妈的弄不死你,我是你四爷。
  大队人马赶过来已是响午头,听说动用了挖掘机把路障给清出来。四爷打得我鼻口直冒血,要不是姬煖赶过来护着我,这疯老头非把我弄死不可。
  公丨安丨局的人过来说,案子破了,是两个流浪汉干的。四爷前去交涉,听他说公丨安丨专门派人去烟台落实情况,霍莲恩的家里正在办丧事,她姥姥死了。他表哥见没有多大的油水根本不愿掺和此事,至于尸体如何处理他说随便。两天后,霍莲恩的尸体被允许火化,那一身令人垂涎欲滴的美色,瞬间化为骨灰盒那么小的个。我悲怆落泪,却不知道哭什么,我就是一具行尸走肉踽踽独行这无趣的世界,偶尔间接干些杀人的买卖,却不负担一点责任。将来不知道如何跟小宝解释,我杀了他妈妈,小宝会饶恕我吗。

  母亲的大墓前,我铲下一锨土,本该冰冻三尺坚硬无比,四爷早料到,特意带来数把镐头。然而,我一锨下去,竟也能没入锨柄达半尺,土质松软令人匪夷所思,会不会是霍莲恩哭泣的眼泪融化了它。

  二奶奶出殡,本该是村里头等大事,可人人都缩在家里不愿动弹,四爷叹息说被流言击毁啊,都是你那张臭嘴惹的祸。我问他就没别的办法把他们一一请出来?
  四爷说办法倒是有,可能吗,相传二奶奶死的时候,当日一场大雪铺天盖地峥嵘猛烈,西山墓地的崖顶上,成群结队的兔子,头顶着雪沫沫呜咽哀泣呢,它们在干吗呢,是在为二奶奶披麻戴孝哩,听说这种事几千年碰不见一回,堪称千古奇谈呢。
  我说这要是在节骨眼上遇见这事,就得天时地利兔和。四爷,我觉得你说了等于没说,你们不去就算了,缩在家里装鳖我管不着。
  四爷气得拂袖而去。
  初六晚上,我抱着莲恩的骨灰盒坐在炕席上,姬煖神情哀伤靠着我的肩膀。后半夜,北风劲吹,震得瓦楞嗡嗡作响,你可见,窗外月明星稀,却突然就来了一场雪,雪花沸沸扬扬下了个把小时,然后风收雪霁。我往窗外看去,银装素裹的世界。我捧着莲恩的骨灰喃喃自语,天时地利都有了,就看明日兔和了。
  四爷一早进来笑呵呵对我说,马鹿,我看着有戏,我在村口发现兔子的脚印蜿蜒不绝至山顶,你等着吧,东山头的太阳一旦升起之时,这些兔子就会发出呜咽,它们是在召唤二奶奶的亡灵回家啊。
  我还是将信将疑,我已是连续几天不吃不喝不睡,精神接近崩溃。我稍稍合上眼等待黎明那一轮旭日东升。

  阳光洒满窗棱的时候,一阵阵呜咽从西山墓地里传来,就好像是西藏喇嘛吹起的号角,声音婉转低沉催人泪下,筋骨接缝五脏六腑处处流淌着悲哀意。这无言的号角吹醒那些沉睡的人们,他们披衣而起,裹一身素白,三人一簇五人一伙,神情肃穆去给二奶奶送行去了。
  我捧着莲恩的骨灰盒,踩着积雪往西山墓地慢慢走去,我把骨灰放下的时候,那些攒聚在墓崖上的兔子,纷纷直立上身,它们的脑袋上果真顶着白亮亮的雪沫沫。全村人扑通跪倒在雪地里呜呜哀泣,我对霍莲恩轻言细语说:今日还你一身清白离去,若你泉下有知当该高兴一番才是。
  日期:2017-01-27 16:10:16
  第129章:任时间多少四季轮回
  霍莲恩随身携带的包还在老屋里,因为走的仓促,钱包手机都在里面。而我见她最后一面时,如果我停下货车来,跟她说一句话,或者扔点钱给她,再或者让四爷把包给她拿出来,有了钱买一张返乡的车票。临走说一句,马鹿,初八见面啊。马鹿,明年我要带你发大财,你信吗?
  那么些如果加在一起却没有一个是真的,哪怕让我再听一次你对我的打情骂俏,我愿意用余生来交换这微不足道一分零一秒,现在剩下的只有我一辈子的忏悔,而你永远都听不到。
  你的手机我以为你续费,电格是满的,若是有话对我说,请你打给我。您有一张银行卡,余额十万零八千,山东大碗面里有你三万块钱的股份,我以如数退给你,那是你的血汗钱,我一分都不能要。这样,你卡里的余额一共十三万零捌仟,这数有点不吉利,不满意,你倒是跳出来骂我啊,一句话不说算是怎么回事。呜呜呜……
  霍莲恩,咱们算是永别了吗,不见得,我觉得你会随时来看我,因为你是闵环格格,梦里自由穿梭是你的强项啊,今夜你来吧,咱们梦里续约,你要什么我给你什么。
  当天夜里,我高烧不退,浑浑噩噩不知南北。手机响了,姬煖睡着,晃她又不醒,只好探身去抓手机,一看号码竟然是霍莲恩打来的,我当时就哆嗦不成个,她不是死了吗,手机就在她身边,打个电话也是轻而易举的事,问题是她是死的啊。我摁下免提,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果然是霍莲恩本人的。怎么回事啊,我摸不着头脑。
  喂,死马鹿,你还好吧。
  ……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待续首页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