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我半生春色入梦》
第75节

作者: 夜青灰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你挺实在的哈,不把自个当外人。可是这包你不能拿,我倒无所谓,就怕你出不去门,那可是小宝的命根子,当初啊,就是这旅行包装着他花骨朵般娇嫩的身子被俺母亲拎进家门。
  霍莲恩眼珠子几乎蹦出来,你说什么,小宝不是你的亲生儿子,你编瞎话可真可以的,够写一本书了。我不管,我觉得这包装核桃大小正合适,提留着也顺手,我就这么大摇大摆走出去,我就不信小宝还能夺回去。
  我说大过年的我可不愿意看他哭,要不这样吧,我出门以后你再走。
  霍莲恩拿着湿毛巾擦拭旅行包,头也不抬说:你走吧,家里没有值钱的东西,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我把羽绒服的帽子扣起来往外走,听见霍莲恩撕心裂肺喊我,马鹿,你别走,天哪,这包分明就是我的呀。
  我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咋又成你的了,这脸皮厚的针扎不透,是你的你拿走,不是你的还不照样拿走,说这些有意思吗?

  我说的话她几乎充耳不闻,就跟得了帕金森病似得整个人抖成一团,叽里咕噜也不知在说什么,我觉得她精神有点失常。她突然就冲过来,打开包让我看里面的夹层,她语速极快,你看见没,你看见没,这里面有字哎,是我绣的。
  我拿过包仔细一看,果然是个字,虽说绣的别别扭扭,大体上尚可辨认出是个“恩”字。我倒抽一口凉气,我觉得霍莲恩给我出了一道难题,对与错都挺麻烦的。这字是你绣的?我问。
  是啊,我在服装厂里上过班,宿舍里住着十几号人,其中有俩个室友用的和我同款,我怕认错,就暗暗做了记号。天哪……怎么会这样?
  霍莲恩腿一软跪在地上嚎哭起来,小宝,是我儿子啊。

  这话让我差点崩溃,我狠踢她一脚,我说你还要脸吗,你说包是你的我没跟你计较啊,你他妈的蹬鼻子上脸来劲了不是,跟我抢儿子,你疯了,赶紧给我滚,你滚啊。
  霍莲恩哭成一团软泥,妆也化了,一道一道的,跟吊死鬼似得恐怖。她抱住我的腿搂着不放,马鹿,你听我解释,你儿子是不是放在包里被你妈妈拎回来的?
  我一声不吭,我懒得解释,这疯女人,破事真多,可不能根她搅在一起,霉运当头啊。要我的命可以,他妈的跟我抢儿子,你首先得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马鹿,你儿子是不是六岁半?我就是在六年前将儿子遗弃的,那时的小宝刚刚满月,韩茂财因为打架斗殴被公丨安丨通缉,他拍拍屁股一走了之,丢下我们孤儿寡母不管不问。那一晚,我抱着孩子在海边上走来走去,差点咬咬牙跳进海里去啊。也不知道怎么就想通了,既然我养活不了,干脆把儿子送人算了,我就把小宝装进旅行袋里,扔在烟台火车站。过后我就追悔莫及,回头去找,那还能看见孩子的身影。

  我听的心烦意乱,又狠狠踹她一脚,记得你跟我说过,你儿子没出满月病死了,这会儿他妈的又复活了,你是在逗我玩吗?
  她哭哭啼啼说:马鹿,我今儿说的句句都是实话。韩茂财托人找过我,问我孩子呢,我怕他报复我,只能撒谎说病死了,不这样说,他会杀了我的。
  任她百般哭泣歇斯底里我仍然无动于衷,我语气冷冽,隐含刀光剑影,你走吧,我认为你说的都是疯话,根本没经过大脑思考。我今天把话撂这儿了,是你的也好不是你的也罢,小宝不属于你,他是我马鹿的孩子,你要是跟我硬抢,我会用生命去捍卫。疯女人,你滚吧,这辈子我都不想再看见你。
  我使劲挣脱束缚跑出去,催驴急奔。小宝问我,爸爸,等等莲恩阿姨吧。我说阿姨疯了,等她干嘛。这时候,霍莲恩披头散发冲出来,狂呼乱叫喊,小宝,我是你妈妈呀!快来快来,妈妈抱抱。边说边往板车上爬。我可不管惯着她,狠狠一脚踹下去。姬煖吓得目瞪口呆,马鹿,怎么一回事啊,你打她干嘛?
  我凶巴巴说,简直不可饶恕,竟然跟我抢儿子。

  小宝一听这个,刷唰掏出两把枪指着霍莲恩,你谁啊,臭不要脸的,我是大马鹿的儿子,告诉你,我妈妈早死了。爸爸,赶紧锁门走。
  姬煖这时候总算明白过事来,说话也是夹枪带棒的,妹妹,依我说,就算小宝是你的也不能硬抢啊,马鹿容易吗,含辛茹苦的把他带大,我觉得你就是不懂事,既然这么喜欢儿子,当初又为何弃之不顾呢,现在后悔了,这不是无理取闹吗?你呀,但凡还有点良心,啥话也别说,拍拍屁股赶紧走人,若是真的喜欢孩子,再生一个好了,又不是不能生。走吧,别在这儿丢人现眼了。
  霍莲恩这会儿就像一条疯狗逮谁咬谁,你算哪根葱啊,我想要回我的儿子与你有什么关系,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气得姬煖跳下板车死死揪住霍莲恩,回头对我说,马鹿你快走,找个地方把儿子藏起来,我跟她周旋到底。
  我觉得这办法不错,趁着两人扭打在一起,我拍拍驴屁股喊一声,赶紧走啊爷爷。
  日期:2017-01-27 16:06:38
  第127章:你的发梢裙摆肆意飞扬在风里

  毛驴一憋气跑出山外,我打电话通知四爷,去看看吧,俩位奶奶打起来了。四爷说我就在现场,刚刚把她们拉开,马鹿,这是闹哪一出。
  我说四爷,我就不该瞒你,这二奶奶名声不太好,她在城里是做那个的,我也是一时昏头把她领进马家台,咱们好吃好喝的伺候着,反过来她硬说小宝是她儿子。四爷,你赶紧想办法把她轰出马家台。
  估计四爷被气得七窍生烟,他冲我大吼大叫,马鹿,你个狗东西,我饶不了你。我说等我回去负荆请罪,千刀万剐随便你,
  四爷嘟嘟囔囔又骂一阵,突然问我,你有没有告诉她进山的诀窍。
  我说对不起四爷,一字不落,手把手教。
  四爷那头连连叹息,马鹿你个混球啊。我轰她出去,她背着口诀走进来,还不一样吗?
  我问他就没别的办法了?

  四爷说有是有,就是太费事,过去抵挡土匪的时候,我带领民兵把山路堵死再加以伪装,这样一来,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出不去,这出门走亲戚的的村民可就怨声四起了,再说了,你怎么办,这辈子不回来了。
  我说先住在我姑家躲躲风头,估计三两天,这疯女人就走了,到时候我再回去。大奶奶可要伺候好了,她是正派人。
  四爷又是指桑骂槐咒我一顿,就把电话扣了。我去赵庄我姑家暂且躲避,姑姑已是银头白发,仍健步如飞嗓门洪亮。听我说明来意,登时操起棍子说去会会不要脸的疯女人。我表哥建勋好说歹说给安抚下,并信誓旦旦保证,遇见疯女人,他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他是杀猪匠,常年在古岘镇街口摆肉摊。
  我说自家的货车还扔在山外头,表哥你得帮忙开回来,要不然这疯女人赖在车里不走,何日是个头。
  表哥大手一挥,兄弟,跟我走,把车开回来放在咱家门口,我看谁敢来找茬。大表哥开着农用车把我送到大泽山脚下,我发动货车开出山外。这时候看见山里面一群人吵吵嚷嚷推推搡搡,我坐在车里远远瞭望,发现是霍莲恩被村里的精壮劳力连拉带踹往外轰,我一刻也不敢多待,一脚油门回到赵庄我姑家。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