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我半生春色入梦》
第55节

作者: 夜青灰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把内存卡给了她。明显看出她在发抖,几乎已没有力气走路,好似七八十岁的老太太颤颤巍巍回了屋。
  一声天崩地裂,将两条狗吓得直哆嗦,我想冲过去安慰,门是紧锁的,我想就这样吧,让她尽情地哭一场吧,眼泪或许是最好的治伤良药。意外的是,英姐手机打通了,不耐烦的语气,开会呢,有什么话赶紧说。
  我说事已办好了,那里交接比较方便。
  啊,你说的是视频吧,你小子本事不小啊,怎么样,林妹妹功夫不错吧。
  我说不是她,我另外找的人。电话里说不清楚,见面再聊吧。英姐懒散回应,那就大马哈鱼草滩边上见吧!
  别以为是去米国西海岸搞什么浪漫之旅,实际上就是一片湿地,地图上看像大马哈鱼,被英舜圈起来饲养驯鹿,听说鹿血大补,补男不补女,啥意思用得着说吗?我就打车去了那儿,周围是铁皮围挡,大门紧闭,里面有高级会所,外墙设置探头,我一眼不眨瞅着像是看猴子,还有一种情况是,我是猴子,还是公的,发育完善,外表强悍。门是电动的,徐徐开启,有人开着电瓶车来接我,此人长得奇丑,怎不雇个好看的,自己用起来方便,也不知是怎么想的,估计脑筋短路。我问英主席在干嘛,他就比比划划呃呃呃,原来是个哑巴,可见英舜的脑子并不短路,而是思维缜密办事周全,毕竟有些事有些话不能对外人道也。我说不明白他也听不明白,只好沙地上写字解惑啦。天哪,他认得字,并且能写会画,瞬间画头鹿角,疑似英姐的女人手里拿着锯,原来是给鹿放血啊。可我不这么认为,似暗有所指,意思是若是办砸了就给我放血,因为我也是一头鹿。

  一路走去,冬日萧条依次晃入眼幕,路两边一人高的的芦苇随风招摇,唰啦唰啦发出怪响,即使冷不丁钻出一只野兔,估计我会吓尿的,因为此时的我已被英姐拿锯的手吓破了胆,如果她吹毛求疵,鸡蛋里硬是挑出一根骨头,我是很难对付的,毕竟视频里的女主角并不是令她恨之入骨的林大妹妹,而我又不能告诉她,姬琳差不多已经是我小姨子了,若是对她下手,我跟畜生有何分别。
  会所跟前,麇集排排仿古建筑,后宫似的,大门次第开,我就晕了。英姐站在千年老槐下,手上沾满鲜血,她挥挥手,一群哑巴就退了下去,是不是哑巴我也不晓得,个个呃呃呃,引项高歌,你说是什么。
  高脚杯里有半斤鹿血,她示意我喝下去,说是补补,这两天忙累坏了吧。我说我没使多大劲,人是我雇的,说句不好听的,你老公见了就像苍蝇扑血。
  她说男人都这样,世上哪有不吃腥的猫。问我到底喝不喝?我说没那必要,已经很厉害了,就怕物极必反折了腰。
  她就大声笑大声笑,树上的鸟儿吓跑了。马鹿,你真的挺可爱,我是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其实这是好东西,你打小没见过,你也喝不起。刚才我尝了一口,里面掺有花雕酒,味道真的不错。我知道你很厉害,百折不弯,我就是想看看像你这般极品男人喝上它之后会不会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我真的很好奇,你就满足我一下吧。
  我说好吧,啥事我都听你的,待会儿还有事求你呢,俗话说得好,宁可得罪老子不能得罪厨子。
  嗯,你知道就好。她穿着花格毛呢裤子,配黑小牛皮靴,瘦身毛衣是紫色的,她常年健身不懈,四十岁的女人,腹肌如毯面,该凸的凸该凹的凹,肌肉弹性良好,是一剂不错的泻火良药,我是说她的上级领导,要不然她为何爬得比火箭还要快。
  我把鹿血干下肚,抹抹嘴,味道腥呼呼的。我连芥末都敢吃,还惧你这个东西。还别说,有异曲同工之妙,五脏六腑瞬间窜起火苗子,没芥末那么厉害,那是在作死不往好处去。这会儿若是看见母猪也变得那么温柔了。这火还是先压压,看看英姐的反应再说,当她看见不雅的视频时,万一不是称心如意气急败坏找我碴子,我再恰到好处的出面弹压,没听说过吗,女人再大的火只要是在床上,只需一炮泯恩仇。

  日期:2017-01-27 11:13:24
  第97章:终于找到所有流浪的终点
  她把内存插进电脑里打开,画面晃动有些破碎,过一会儿,界面清晰如镜,淫声笑语四起,画面太恐怖,我都不敢看,我选择看树。也曾偷瞄过,我发现病秧子薛秋,工具还可以,玉米棒子似的上天入地,这让我不由得怀疑,病秧子他只是装装掩人耳目,目的还不是告诉英舜同志,说我出去勾三搭四处属无稽之谈,男人想要出去风流成性,洒下一路花雨,前提得有性能良好的工具,看看我这病怏怏的样,能尿尿就不错了。

  英姐的脸色由红转白,继而歇斯底里发作,跟我没多大关系,他骂的是薛秋那头猪。你跟老娘玩这个,好歹半载夫妻,加在一起还没有一根香燃掉的功夫。你身体有毛病我就忍了,可你转过身,往野女人身上使得劲够我一年用的了。呸,你在我眼里就是一头肮脏不堪的家猪,呜呜呜……
  我总共算松了一口气,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害得我虚惊一场心里打小鼓。她突然挥手指我,连说三个你你你……

  完了,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我又该倒霉了。干啥都可以,别提那十万块钱就行,草纸上立着合同,目标是奔着林妹妹去的,别人恐怕不行,要不就得双倍返还。这是我的软肋不能碰,一碰就疼。我啥都有,就是没钱,这辈子跟钱无缘。赶紧防患于未然,把祸胎消灭在萌芽之中。我出手如电,背后擒住她,一只手去封堵她的嘴,我甩掉鞋子,他奶奶的,袜子破了,大脚趾头露出来,这倒成了帮凶,只需抬一台,勾住格格毛呢裤子往下拽拽,一层层跟剥玉米膀子丝的,我身体一抖,家伙亮出来,喝过鹿血,宝贝精神着呢。就这么把她挤在千年老槐下干的死去活来。黄叶飘飘下来,其实是能熬得过这个冬天的,无奈受外力所致,不情不愿离开枝头归了泥土。

  马鹿,你放开我?
  我说不能放你,你说话太吓人。
  我说什么啦?
  你你你,三个字。
  啊,我没说完呢就被你堵住了嘴,我是说,你你你,这事干的漂亮,我要嘉奖你。
  我去你大爷的。
  你说你,不分青红皂白的来那么一下子,我这两天感冒了,你知不知道?
  啊……你病了……对不起……对不起……
  算了,我觉得挺好的,权当是补药了。
  那这事就算圆满结束?
  完美收工。薛秋可是国家干部,我拿这个要挟他,往后还不得乖乖跟我走。
  那些钱我不用还了吧?
  十几万在我眼里那都是些小钱,剩下的自个留着吧。
  那你答应我的事啥时候办呀?

  马上马上,我这个人说话是算数的,你等我电话,我设个局,请扈僧郎入瓮,放心吧,一个都别想跑。
  谢谢英姐了,我走了。
  回来,过两天,感冒就好了,你还愿意来找我吗?
  随叫随到。
  那就好,你可以离开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