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我半生春色入梦》
第53节

作者: 夜青灰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抹着汗一步一颠打开货箱,码的倒也整齐,一排排纸箱子,随便打开一看,我就傻了眼,都是些一文不值的针管子,塑胶手套,医用口罩,好一点的要数手术刀片,扩宫器,止血钳子什么的。我坐在箱子上发呆,霍莲恩翻出一只皮包冲我一晃,马鹿,你快看看,里面兴许有钱呢?我精神为之一震,赶紧来打开翻检,奶奶的都是些特殊器材销售许可证,还有各大医院采购人的名片,有些人的头衔还挺扎眼的,处长主任什么。有一张令我眼前一亮,薛秋,市立医院器械管理处处长。此人不会是英姐的老公吧。真有点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感觉。不如托英姐的关系走走门路,把眼前的这些货物先销售出去,至于这辆货车干脆拖走去卖废铁,能卖多少是多少,把损失降到最低以弥补我要死不活的现状。

  我给英姐打电话,对方提示你拨打的电话无法接通,明显是拉黑的意思。十有八九薛秋回来了。霍莲恩一副阴阳怪气的表情,马鹿,依我说你完全可以放声大哭一场了,烦闷积攒过多,你会英年早逝的。
  我忍住心绞痛,言语一派轻松,你真是小看我,五万块钱对我没什么,就权当出门打了一炮。霍莲恩又气又恼冲我撕咬,你个小比样子,好贵的炮,你倒是打给我呀,一声不响没了,算咋回事。知不知道老娘缺的就是钱,我他妈的算你五万次,让你打一辈子的炮,直到你老,炮筒子弯掉。
  气得我真想大哭一场,你说这个有意思吗,分明是落井下石一派胡闹,本想再骂些难听的话让她心如刀绞,一辆北斗星开过来,开车的女人正是英姐。她动作麻利打开后车门,殷勤地搀扶着好像是一个病秧子的中年男人走下车来。这男人西装革履,背着一款名贵皮包,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文绉绉的不食人间烟火。老公,下班后我来接你,今晚咱们去东来顺涮火锅如何。男人嗡声嗡气说:你看着办吧!俩人依依不舍挥手告别,以我来看虚情假意成分多,个个心怀鬼胎嘛。

  英姐走后,中年男人往货箱这边瞟一眼,有些迟疑不决,看来他认得是二蛋的车,此人是不是薛处长,一时半会儿我拿不定主意,捕风捉影试试也没什么,这辈子谁会没有经历过认错人时的那份尴尬。薛处长,您上班啦!
  谢天谢地他转回头,音容笑貌宛如佛陀转世,慈悲的让我想哭,呵呵,二蛋真不是东西,大冷天的让你俩在这挨冻,什么东西。冷吗,冷就去我办公室里暖暖。
  我说不用了,谢谢处长关心,请问医院最近需不需要些什么?
  呵呵,不需要,我从国外刚回来,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告诉二蛋,往后不要再找我了,医院的中层干部要调整,我可能要退居二线不大管事了。再见二位。
  我心如坠冰窟,他奶奶的,这破车到底能卖多少钱啊。霍莲恩一脑门子机灵劲,小跑着跟上去,三两句话不到,就能挽起薛处长胳膊往自个凸起的地方上蹭逛。这事对我来说想也不敢想,我要是以身效仿,薛处长会大骂我是流氓。所以说有些事就应该让漂亮的女人冲锋陷阵,这样的话或许会尽早结束战事令敌我双方坐下来握手言合。
  真的不知道霍莲恩刮得是何种妖风,她竟然回过头冲我喊,马鹿,带样品过来,薛处长想看看,去他办公室啊……
  我滴妈呀,我搓手搓脚抓虾似的乱翻乱找,一样一份捡了不少,装进皮包里,一路哼着歌谣就往医院里跑。护士说薛处长的办公室在八楼801,我搭乘电梯上去,我在门口立着,那个时候我心狂跳,倒不是将要发大财的那种奇妙,而是屋里头,霍莲恩发出的那种让人面红耳热的淫声浪笑。我敲敲门走进去,薛处长坐在椅子上悠闲自得喝茶呢,俩人谈兴正浓,对我这位不速之客的贸然造访不是太欢迎。霍莲恩撒娇卖萌,薛处长,既然来了,多多少少要一批货不为过吧,你知道,二蛋这人苛刻得很哟,俺俩的工资就从这里面出,卖不出去怕是要喝西北风喽。

  日期:2017-01-27 11:05:06
  第93章:一生一次渴望绝对美丽
  薛处长喝口茶润润嗓子,软中带硬的腔调,不是我不要,医院里就不缺这些东西,下次吧,好不好?
  霍莲恩可不吃他这一套,采取穷追猛打不折腰,她夺过我的包,抽出一沓医用口罩,现场示范起来,薛处长,您不要也可以,我就是想让你看看这批货的质量,真是好得不得了,你知不知道这口罩还有别的用途,夏天不是热吗,我用这个代替丨乳丨罩,效果可好了。
  薛处长立马瞪圆眼球,呵呵,还是第一次听说,能行吗,没见过,令人难以信服啊。
  哎呀,我演示给你看看,不就明白了,马鹿,你出去行不行,碍手碍脚的谁稀罕你看。
  我脸上有些挂不住,抬脚往外走,小护士走进来说:薛处长,院长找你有点事。薛处长点点头,知道了,我马上过去。薛处长起身往外走,想想又退回来,点着霍莲恩的鼻头,意味深长说:别走哦,等我回来看你亲自演示。
  薛处长前脚刚走我就关上门,她笑疯了,马鹿你服了吧,服就喊我一声妈,往后看你还敢瞧不起我,事先声明,所得利润你我对半平分,我可是在为你卖命,你懂不懂?

  我说这事要是不懂我就是你儿子,你偷汉子养的,把我生在玉米地里,差点让狗给啃了。
  槽尼玛的说句人话行不行。
  是这样的,认识我手里的小玩意吗?
  啊呀,哪儿弄来的,针孔摄像头啊,你想干嘛?到底想干嘛?

  你录下来啊,我知道你接下来要出卖自己的色相,总不能见一次搞一次吧,这样岂不是太便宜了薛处长,咱们啊偷偷录下来,作为证据,以此要挟薛处长,这往后的买卖不就好干多了。
  马鹿啊马鹿,你这家伙真是太阴险,可我不能干,有违职业道德,再说风险还是蛮大的嘛。
  我一听就明白是怎么回事,赶紧掏出两千块钱塞进她内衣里,霍莲恩同志,眼下我只有这些,不够,你再说个数,我卖精卖血凑给你。
  见到钱,霍莲恩的态度来个大旋转,笑嘻嘻说,哎呀,你的热情就像一把火,干嘛呀,你我都是老熟人,谈钱有些见外了,要不就试试?
  薛处长推门而入,满面红光似乎受到过嘉奖,他大大咧咧往椅子上一坐,说演示吧。我识趣往外走,薛处长喊住我讶异问,你俩不是俩口子吗?
  知道是霍莲恩随口那么一说,我只能假戏真做,是啊,您觉得方便吗?

  薛处长笑的莫测高深,年轻人,啥方便不方便的,这是在医院,有些事就怕说不清啊!
  其实霍莲恩那对宝贝我见过了,没多大意思,我小声说,那好吧。
  霍莲恩就把羽绒服脱掉,屋内的温度很高,不至于让人感冒。那对宝贝是丰腴的,弹性很好,无风自摇。据她自己说天天费尽心机打理做健美操,还酸不溜掉问我,倪娟儿那对儿肯定不如我?我说那自然是,双拳难敌四手。还有,你和姬煖不清不楚的,也就倪娟儿是个傻子被蒙在鼓里,我几次三番想透露点消息,就怕这小妮子气场大别把自个给报废了,我就忍气吞声忍了,你敢说姬煖的那对儿能盖住我的锋芒吗?其实我一看就知道,好似牧童吹笛,红日坠西,老牛迟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