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我半生春色入梦》
第50节

作者: 夜青灰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仰望四楼窗口,雾气熏蒸啥也看不清,女人洗澡没半个小时不能尽兴,情到深处做个花梦,那时间上更加无止境。回到402,楼道里,两条狗,架是打完了正在咬舌头,叮当立马竖起毛发呜呜吼,一副大敌当前决一死战的泼汉样,我示意它稍安勿躁,狗逮老鼠瞎管那逑闲事,咱们不干这个,待会儿有好光景看。我抱着它去查看有利地形,俩家卫生间是紧挨着的,探出头去,能够清晰听见哗哗的水流,我对叮当说踩着空凋机飞到隔壁窗台上对你来说不是什么难事,进去之后蹦跶几下,龇牙咧嘴怪叫几声,就算大功告成,完事后,你从这里,说着话呢,我抱着叮当回到林妹妹家的门缝处,对,就是这里,出来后你去我屋里休息,我有好吃的慰劳你。

  叮当开始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回到飘窗处,我把它举在半空中,问它可以起飞了吗。叮当蹬我一爪子腾空而起,炮弹似得落在林妹妹家的窗台上,中间的空调机它都省了,一眨眼它就进去了。我听见林妹妹家的浴室传来撕心裂肺的叫喊声,还有桌椅板凳乒乒乓乓四处乱撞,让外人听着揪心,这时候屋里已乱成一锅粥,分不清是猫叫还是人叫,声音挺恐怖的。
  这时候该由我出面救场了。我慌慌张张推门而入,大呼小叫喊:怎么了怎么了,遇见鬼了么?
  林妹妹那个惨样,假使一百年过后我照样记忆犹新。浑身上下湿漉漉的,她惊恐尖叫扑进我怀里,抖的频率就像一架按摩椅,抱住我她就不撒手,哭着喊,狐妖来了取她性命……我说在哪里在哪里,她闭着眼指着卫生间,哭哭啼啼喊你可别过去,狐妖就在里面蹲着呢。这时候,叮当顶着湿漉漉的泡沫子尖叫着冲出来,这孩子有多倒霉,慌不择路一头扎进浴缸里,就差没淹死,也是大呼小叫一肚子怨气瞬间跑没了影。林妹妹一声惨叫吓昏过去。

  这夜静的可怕,自鸣钟滴滴答答,我把暂时昏厥的林妹妹抱到床上,忽然发现她还夹着一个电动小工具,抽还是不抽,我没了主意。抽吧,怕她醒来坏我好事,不抽吧,我怎么进去。还是先把摄像机找个合适的机位架好再走下一步棋。我抽身起来摆弄机器,忽听得身后一声尖利,天哪,妹妹,你怎么啦!
  我回头一看惊得肝尖颤悠悠,她怎么来了,我说的是姬煖。
  马鹿!
  姬煖!

  天哪,马鹿,你和我妹妹怎么搞在一起。
  我瞬间明白过来,电光石火间,我扑在林妹妹身上做人工呼吸,回头喊,我气不够用,你来救。
  姬煖哭的已是梨花带雨,妹妹,你怎么啦,是谁把你害成这样啊,你醒醒啊……
  我嚷嚷着喊:别哭了,赶紧救人要紧呐。
  林妹妹身上的泡膜挺丰富的,其实她是有呼吸,看得见一起一伏,我表情诡异假装乱摁一气,既不专心也不专业,心里直骂薛秋这个老王八,多好的小白菜让他给拱了。捎带脚的我加紧搓洗一二,时间是宝贵的,一分一秒贵如黄金,这光景也就昙花一现了,往后她就是我的小姨子,再干这事可就是禽兽所为。我死死猛看两眼,紧跟着又搓洗两把,林妹妹悠悠还魂,她睁开眼,喊声姐姐,我是不是死了呀?

  姬煖哭着说你没死啊,好好着啊,多亏你你姐夫出手相救,到底怎么回事啊?
  林妹妹有气无力说:洗澡的功夫,外头跳进一只毛茸茸的大怪物,扑通落尽浴缸里,我当时就吓死了。

  姬煖突然止住哭泣,别过脸看我估计是满脑袋问号,你看见没?啥玩意?有吗?
  我说不知道呀,我住在隔壁,听见尖叫才冲过来救人的。
  你住在隔壁?你住在隔壁?你你……赶紧解释
  我顿时汗如雨下,这事没法解释,他奶奶的,看这意思,林妹妹和姬煖是姐妹关系,说不定还是亲的,搞来搞去搞到自己人的头上,真他妈的晦气。我说:一言难尽,还是先救人,

  我一脸绅士的表情,林妹妹,你醒了?
  林大妹妹先是恍惚一阵,突然悲愤起来,你走啊,你在这人干嘛?
  我装出一副无辜的表情,我伤害了你吗,别呀,好歹是我救了你,你可别忘恩负义。
  你走啊……林妹妹语气决绝,可她软绵绵,无法对我造成伤害。姬煖说:琳琳,他是你姐夫呀,哎呀,早该带你认识认识。
  林妹妹惊呆了,姐夫?就是你说的马鹿?
  我恨不得着地缝往里钻,满面羞惭说,是啊,琳琳,姐夫伤害了你,声明一句,是我的狗伤害了你。
  姬煖此刻的状态怕是要疯,咋回事啊,咋又多出来一条狗,你俩玩的是哪一出啊。
  我狂抽鼻子数下,姬煖,我呀,嗐,还是一言难尽,眼下要紧的是赶紧穿上裤子吧,四下透风,小心感冒呀。
  姬煖忙不迭吩咐,赶紧穿啊,啰嗦什么。

  日期:2017-01-27 10:59:40
  第89章:说不出的后悔 为何象一把刀
  我说穿不下啊,有棍别着。姬煖瞅一眼小脸绯红,连连摇头叹气,琳琳,你就不能学点好,万一漏电可怎么办呀。倒也手快,一把抽出来扔掉。
  林妹妹哭着说你俩都看见了,我不想活了。我说别呀,又不是外人。姬煖抱着她柔声细语安慰,你姐夫这个人啥样的风浪没见过,心地善良,有情有义,姐姐啊,这辈子终于找对了人。往后啊,你可要对姐夫客气些,咱爸咱妈死得早,多一个亲人不好吗?
  我真佩服姬煖这张嘴,软刀子捅得我那叫一个狼狈,恨不得跳楼而去。我想解释解释,其实这事是没法解释的,越解释越乱,听之任之,先对付过去再说。
  林妹妹对我的态度来个截然大转变,姐夫,刚才是你救了我,对吗?
  我说可不是吗?吓死我了。
  那我谢谢你啊,幸亏有你在,要不然指不定会出啥大乱子。
  我说都过去了,啥也不说了。哎唷,狗在外面呢?一提这个,林妹妹噌地跳起来跑出去,哇哇乱叫起来,天哪,怎么还没下来啊,锁儿是不是有什么毛病啊?
  我和姬煖跑出去一看,他妈的,已经是第三次世界大战了。姬煖很快就明白是怎么回事,刚想开口说什么,我赶紧把她拉进我住的屋里。她气咻咻问我:你是不是给锁儿吃了树叶,原来你想给狗接种的名贵犬种就是萨摩耶啊,你早说啊,它是我亲妹妹养的,用得着这么麻烦吗,天哪,会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我说你小点声行吗,已经这样了,打死也不能往外说,你妹妹会疯掉的,也没什么好的办法,只能慢慢来,等锁儿自己熬过去,唉,我堂堂七尺男儿不能帮它去火,只能诚心诚意祝它早点脱离苦海吧。
  姬煖本来生着气呢,这会儿居然笑倒在床上,吱的一声叫,叮当噌地从被窝里露脸,原来这家伙躲在里面取暖呢,毛发干爽了不少。姬煖吓得坐起来,一脸蒙逼,左看右看连连问:什么声音?就刚才。我轻描淡写说看你一惊一乍的,我只是放一个屁而已。边说边把被子掀起来盖住叮当,小声小气咋呼,仇家找上门来了,赶紧把嘴夹住,别找不自在。明显着看着,耸起的被子慢慢矮下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