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我半生春色入梦》
第49节

作者: 夜青灰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妈的这句听懂了,锁儿大马金刀跨上背去哼哧,电梯门一开两条狗下不去,我就跑后面推它们俩的屁股,林妹妹跑过来一看傻眼了,怎么还搞呀,没完没了了。
  我说外国狗就是厉害,那鞭儿能甩出响来。
  林妹妹小脸发红,只是微微红,毕竟枪林弹雨里穿梭过,小风小浪的还真吓不着她。两条狗在楼道里动静很大,我就问她,去你家搞还是我家搞。

  林妹妹勃然大怒骂:臭流氓,你谁呀,就敢随随便便去我家里搞,你有毛病吧。
  我振振有词回答她:搞你干嘛,我吃饱了撑哒,是两条狗在搞哎,你知不知道用时很长的,要不你瞅着我去睡一觉。
  林妹妹起身将我拦住,一副蛮横不讲理,喂,你老老实实待着,我去洗澡。
  啊,你去洗澡,你回心转意了,我就说了嘛,愿赌服输,你洗你洗,你洗完我洗,都是讲卫生的好孩子。斗胆问一句,去你屋里搞还是进我屋里搞。
  林妹妹犹如雌虎下山撒泼叫嚣,搞你妈搞,臭流氓,输了我愿意,赢了又怎样,想搞我做梦去吧,除非天底下的男人死绝了,否则你休想。
  日期:2017-01-27 10:52:31
  第87章:来无影去无踪的狂风
  完了,一桶冰水透心凉,林妹妹把门甩得山响,我已是满面青灰无计可施。明天是交差的日子,两手空空去见英姐,估计不会有什么好脸色。再追加个巨额损失费什么的,我还不得伸着脖子任她抢。门扉居然开一丝缝隙,倒不是林妹妹欲拒还迎诱敌深入,实是房门反弹过猛导致。里面传来哗哗流水之声,估计是洗上了,白藕也能入画,全凭自个想象。干脆冲进去硬上,虽说手段下流,万变不离其宗,为何额头虚汗涔涔,余生怕是要去牢里琴棋书画一番了。

  还是另辟蹊径,我就不信在合情合法的框架中把林妹妹办得上天入地彩虹塔上观风景。我撇下二狗独自下楼,抬头仰望窗口,林妹妹的身影若隐若现雾气蒙蒙,飘窗处居然开启巴掌宽的口子,估计是怕煤气中毒特意留着。无意中居然为我打开释放洪水猛兽的渠口。我身上出汗,无端打个寒颤,妙计上心头。踏马的,天助我也,林妹妹,你稍等,哥哥去讨芭蕉扇。
  我边跑边打电话给小保安,金波,联系一下南孚我有急事。
  哥,巧了不是,南孚就在我身边,估计没法伺候你,人家要公路夜赛,头名状元奖金一千。
  日期:2017-01-27 10:54:35

  我说波儿你告诉他,敢不敢跟我赌一把,十分钟送我去趟望京小区,奖金两千,问他干不干,不干他就是孙子,没人瞧得起。赛啥车啊,塞你ma比。
  你才麻痹呢,你鸭子长蛆,骂人算啥本事,现在就计时,说,贼窝在哪里?
  唉吆喂,南孚是你呀,对不住,刚刚是八羔子骂的你,它嗝pi了,我在C区六单元楼下,现在计时,谁输谁是八王爷养的。
  轰轰可就来了,真是飞着来的,那么大的花坛他居然一步跨过来,落地时巨龙摆尾干净利落。我傻眼的功夫,头盔砸砸我身上,我急不可耐窜上去,耳边只有呜呜的风吼,还有那响彻大街小巷不绝于缕的机车蜂鸣。
  真的是一眨眼,我站在望京小区门前,夜幕四合,街灯亮如火,外出遛弯的人们络绎不绝,南孚问我:八爷看啥呢?我说数钱呢?这是两千,你赢了。

  八爷,其实我不在乎这俩小钱,你让我下不来台。
  别踏马的八爷八爷的,喊我马哥,其实吧,我不出点歪门邪道有点降不住你,现在目的达到了,你要也好不要也罢,反正我不会感激你的。
  我擦你个闷屎棍棍,这钱我还就非要不可了。
  哈哈,这就对了,有付出就有收获,我是帮人跑腿的,我赚的比你多,咱们往后多联系,有钱大家转,有酒一起喝。
  哥,你仗义,佩服佩服。
  我说你飘着油门往里走,我找个小怪兽。
  啊……哥……你……
  呵呵,兄弟不必讶异,随我走就是。摩托车慢悠悠滑进去,我吹起口哨,一曲天路是跟陆丁学的,苍茫又大气,薄雾里相当有穿透力,我知道叮当就在黑暗的角落巡视领地,一曲吹完,再补一曲,南孚竖起大拇指,哥,这哨音儿能gouda妙龄少女。
  三楼窗口,霍莲恩倾出半截身,勾搭谁呢?死马鹿!

  我说绝对不是勾搭你,你用的着勾搭吗,给钱就办事。
  倪马阁鸭鸭葫芦,我下去揍你。
  我说行啊,下面两个人,轮流揍你。
  呸,来一万个,毁一炉。没工夫理你,我给叮当洗澡去。
  我了个流光溢彩的奶奶,原来是你摁着叮当不让下来。喂,你快让它下来,家里进去大老鼠了。
  哈哈,多好的事,活该呀你,小老鼠爬灯台,偷油吃下不来,嘚驾。

  我是无所谓,你那只进口拉杆箱可就……
  啊呀……霍莲恩一声尖叫就跑没影了。
  哥,这女人是谁,好风sao啊,
  兄弟馋了,待会儿把我送回去,你单枪匹马来,就说是马哥介绍的,打一折没问题。
  啊,ji呀!
  是啊,liang家妇女有打折的吗,玩不起呀,你得投入时间精力金钱,搞不好绕着地球跑一周半,同样都是洞,想想不合算。
  那个,哥,我可真干了。
  随你便,悠着点,小心屁崩。问一下是chu男吗?

  日期:2017-01-27 10:58:27
  第88章:光荣岁月由我掌舵
  这事新鲜,不瞒你,十四就没了。记得那是一个闷热的夏夜,我从网吧里回到学校,刚刚换的新校门我不知道,太高爬不上去,心一横,平躺在地面上往里钻。头过去了,脖子卡住了,动弹不得。我只好仰望天上的云朵,星星贼亮贼亮的,我知道会有同学来救我。一个胖胖的女人走过来,擦脂墨粉,摇摇摆摆,问我怎么啦,我说卡住了,我说姐姐潮流网吧有我数量众多的同学,喊他们赶紧来救我。她什么也不说,蹲下来,问我多大了,我说十四了。她点点头说半生不熟有嚼头。然后扒掉我裤子骑上去。完事后喂我一根雪糕吃,吃完雪糕我哭了,我发现裤子上白汁洒得到处都是,想不到小玩意被夹漏了,这可如何是好。

  这故事差点没把我笑倒,我说等下你把故事讲给这女人听听,她会乐得要死要活的。

  哥,她是不是那年玩我的那个姐姐?模样有点像,就是瘦一些。
  这话吓我一个狼啃狗咬,喂喂,别扣人家屎盆子,她是捞金女,没钱不办那种事。
  这霍莲恩相当有个性,抱着叮当往空中抛,整个一飞猫,张牙舞爪,稳稳当当落在白桦树上,然后猫头冲下蹭蹭两三下跳到我怀里,南孚看的目瞪口呆,哥,你养的,卧槽,跟天山雪豹似的。我对你顶礼膜拜外加三炷香的歌功颂德。我说启程吧,要快,最好风驰电掣白驹过隙。
  回到八字门西,南孚掉头离去,腾云驾雾似得,肯定去找霍莲恩玩捉仓鼠的游戏,估计没戏,但凡这时段霍莲恩不上班是有原因的,碰上姨妈巾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浴血奋战,不是变态,就是死变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