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我半生春色入梦》
第45节

作者: 夜青灰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霍莲恩被老奶奶一番撺掇蛊惑的泪流满面,“奶奶,我一定搬过来住,天天围着你唠家常,就不知道那个负心汉愿不愿意?”
  老奶奶一听这个,立马目光如炬,清晰可见一个杀字出没,“说的是谁呀,眼前这个人吗?”
  霍莲恩看我一眼,立马哭哭啼啼说:“目前还不太确定。”
  老奶奶收起那个杀字,点点头,有些指桑骂槐的意思,“嗯,也好,走错路能回头改了就好,别个小九九不清不楚的,咱也有法子治他,妇女们都有一把大剪刀,你好我好大家好,若是净找不自在,我咔嚓一刀,一切归零多省事。”
  这话吓得屋里的人都打个机灵,唯独霍莲恩一枝独秀,笑的就跟雨中的大芍药花那般美艳。
  日期:2017-01-27 10:01:19
  第71章:爱的情意漫天过海会包围你

  我始终认为霍莲恩一直在演戏,断不肯打我主意,我更不会打她主意,各有其主井水不犯河水。她和倪娟儿是旧相识,好的跟一人似的,她又不是不知道俺俩的关系,若是青妈妈没病没灾的话,估计这会儿我早就和倪娟儿步入婚姻殿堂爱河沐浴。我相信霍莲恩是在演戏,可千万别整出什么幺蛾子。
  村支书领着一个光头圆脸身材健硕的男人走进来。他已喝得踉踉跄跄步态不稳。我和黑叔一看嘴巴笑歪,这不就是那天亲吻奥迪车的朗逸男吗,估计陆丁和徐千也发现了情况,频繁拿指头捅我。朗逸男喝的迷迷糊糊半点没认出俺们,前仰后合直打酒嗝。老奶奶气得打他一巴掌,心直口快骂道:“大孙子,能不能长点出息,一天到晚灌那些猫尿有啥好,你爹可就走了这条道,再不注意些,我看哪你也差不多喽。”

  二蛋歪歪扭扭敬个礼,“奶奶,俺爹走路不看道,不怪酒的毛病,谁让他瞎呢,我肯定不会啦,你瞅瞅,我戴的是隐形眼镜,美国进口的呢,晚上和白天一个人色。昨晚上大壮媳妇躲在黑屋里洗澡呢,以为我看不见,我早看见了,嘿,肚皮上一簇黑毛摇啊摇。”
  老奶奶气得跳起来打他,“你这坏东西,在外头就没学过一点好,打死你打死你……”
  屋里有点乱套。村支书说:“妈,别添乱了好吗,有客人在呢。”老奶奶立马停止闹腾,规规矩矩说:“好好,先办事先办事。”

  陆陆续续又进来五个老头,说是见证人,农村人都很实诚,没有太多的规矩,卖房子卖地签字画押就行,半路上后悔也没用,想要打官司讨要回来,村里人会背后戳你脊梁骨,这辈子就甭在村里混了,老少爷们瞧不起。
  黑叔越瞅越迷糊,小声告诫我,玩玩就行了,当真买呀。我装没听见。陆丁一直傻乐着看热闹,徐千鄙视的面容,大概觉得我脑子有病,有钱烧得。
  只有霍莲恩全程都是兴奋的,对我的所作所为恨不能跳舞助兴,深以为老奶奶规划的美丽人生已落地成形,她已沉迷其中好梦难醒。
  签字画押过后,我拿到八间房的地契,这就说明,无论将来是赔是赚都与二蛋无关,我才是这八间房的真正主人。虽然我还一分钱没花,然而在场的人都认为我是诚信君子,又岂能是赖账不给的小人。
  我把包里的两万七拿出来摆在炕席上,还缺五千块,虽说老屋已摇摇欲倒,这些都无所谓,我要的是白蚁公示那天,一夜浪头十丈高,我定会赚个盆满钵满门牙笑掉。也可能是陷阱,赔个底不剩,那也无所谓,我带着倪娟儿就搬这儿来住,好山好水颐养天年也美。
  村支书点点,问:“还差五千,没了?”
  我说有啊,钱太多,分批带的,大家伙别藏着,赶紧拿出来吧。

  黑叔、徐千、陆丁嘀嘀咕咕我就知道又在往死里埋汰我,闹了半天,这一千块就是个兜里热热,没捞着吃没捞着喝,他妈 的。
  倒是霍莲恩积极踊跃,打开包不带犹豫的把钱拿出来,拍拍手不忘擂鼓助威,“马鹿有难处该帮一把才是,站着光看热闹算什么本事,识相的赶紧自个拿出来,若是换我动手,钱一分不少拿出来不说,捎带手的把蛋黄给挤碎。”
  霍莲恩是泼辣妇女,油锅里不知滚过多少回,听陆丁说这辈子就怕一种小生物,大头黑背蚂蚁。陆丁说这玩意可不多见,哪天费工夫抓一只来,霍莲恩会吓得魂飞魄散一溜尿线逃遁。
  黑叔、陆丁相互瞅瞅掂量个透,万一失手被婊 子掀翻鸟巢可就落个千年笑柄。只好磨磨蹭蹭把钱拍在炕席上。杜书记问:“还差一千,再凑凑。”
  黑叔抬脚出去躲避风头,徐千、陆丁前后脚跟着溜走。老奶奶笑哈哈说:“榨的骨渣不剩。儿啊,我看就算了吧,这一千块不是你的抽头吗,行了,这回我做主,咱不要了。”

  杜书记和老奶奶送我们到村口,千叮咛万嘱咐,路上慢一些,早点搬过来住啊。我说奶奶啊,您还真打算修房子啊。老奶奶一本正经回复我:那可不,奶奶我从不说瞎话,明天我就带人收拾。你瞧好吧,半月二十日,我换你一栋锃光瓦亮的大房子。
  我说奶奶,这房子吧装修喜好因人而异,你看着好我看着就不一定好,下个礼拜天我带图纸来,咱们一起磋商研究好不好?
  奶奶笑得直咳嗽,“大孙子哎,明摆着不相信我老太婆嘛,也好,我坐在家里吃斋念佛等,等你和媳妇早点来,到时候可得好好合计合计。”
  我心里的感激之情可就如潮水般涌来。现如今这般热心肠的老太太可就不多见喽,网上的负面新闻铺天盖地而来,老人摔倒谁敢搀扶,唯恐惹祸上身,其实有点小题大做了。一路上,大家七嘴八舌把我骂惨了,倒是霍莲恩坚定不移站在我这边充当盾牌,偶尔也说一两句反击的话,“你们这些人啊,眼里就只认得钱,将来无家可归的时候也可以搬过来住啊,我和马鹿还不得好吃好喝伺候着。”

  徐千说这就算合二为一了,呵呵,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除非你杀了倪娟儿,要不然你就是人人喊杀的卑劣小三。
  霍莲恩被一枪击中,满脸黑线,张嘴结舌半天想说点什么,陆丁指着她的大白兔厉声恐吓,现在闭嘴还来得及,敢多说一句,我立马回去告密,倪娟儿可是你的好闺蜜,你背后捅她刀子,我就不相信她能咽下这口气。
  刀刀致命啊,霍莲恩果真一声不再言语,把羽绒服的帽子掀起扣住自己独自生着闷气。

  回到海盐市,日落尚早,天干物燥,霍莲恩嚷嚷着回家补觉,自个打车离去。我去药店里买止血药棉,绷带,和一瓶红药水返回。
  徐千问我又在搞什么鬼,你呀你,不去当间谍真是可惜。
  对此闲话我不予理会,“哥几个,今儿对不住了,忽高忽低的,差点没把你们给折磨死,我先道个歉,郑重说声对不起。”
  陆丁哧之一鼻,“跟你混,得有个好身体,要不然忽悠不死也给整瘸了。放啥屁,只管来,大爷的鼻子不好使。”

  我说一千块钱能见人间冷暖,我也没说不给,实在不行打个欠条备着,明天后天或是大后天我指定给,哥哥我来钱快你们是知道的,上下蹲几次马步财源滚滚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