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我半生春色入梦》
第42节

作者: 夜青灰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啊,去年他爸爸没了,我起得又早,家里有没人照看她,索性把她带过来。你儿子在窗户边上不知在瞭望谁,大呼小叫跑下来,听说俩孩子在同一个幼儿园里,平时可亲了,小宝前几天打过一次架,就是为我姑娘打的,听说他受了委屈,我心里怪过意不去的。”
  我说小孩子顽皮打打闹闹没什么,转眼就忘,不像大人往死里记仇。
  “也是,可我心里还是挺感激的。大兄弟,我忙去了。”
  我说好的,大姐,雪天路滑你得多注意,渴了屋里有水,饿了屋里有饭,您甭客气。
  大姐一再弯腰致谢。
  我往屋里走,小宝牵着艾艾的手后头跟着。回头我就是问:“玩够了,不会是饿了吧?”
  小宝咯咯直笑,“爸爸懂事了,我好饿好饿的,艾艾也是,爸爸,你下面条给俺俩吃好不好?”
  我说好啊,可我不会做呀,你等着,我去喊八怪下来。

  “0你别喊他了,叔叔昨晚拉肚子痛得嗷嗷叫。”
  “怎么会这样?”
  “爸爸,我说出来你别打他哦,昨晚他一个人偷偷出去撸串,也不叫我,哼!”
  “原来是这样啊,真是活该。”
  “还有呢,阿姨给他喂药,他胆子可不小,偷摸阿姨的屁股,谁惯他些臭毛病。”
  登时我就怒了。这还了得,敢造反呀。我气呼呼上楼找八怪算账。推开门,这家伙正在呼呼大睡,跟绻毛狗似得一床被子能捂十头。我把他揪起来,还没使劲他就离地半尺,我怒目而视,“好大的胆子,倪经理的屁股你也敢摸,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八怪极力狡辩,“谁说的,屎盆子不能这么扣,那是你的一亩三分地,我有十个胆也不敢去转悠。我对天发誓,谁摸谁是狗。”

  “好小子敢骂我是狗,我噼里啪啦一顿揍,打的八怪尖声尖嗓叫唤。”倪娟儿急急忙忙跑过来,“怎么来着,大清早的犯什么贱啊,欺负老实人你还要脸吗?”
  我怒气冲冲说:“怎么不分青红皂白啊,我是在帮你兴师问罪,他明目张胆非礼你,这口气你也能咽的下,真是活见鬼了。”
  倪娟儿嗓门明显高我一截,“你说什么呀,谁非礼我,没影的事,这不是胡扯么。”
  这话让我愣住,我松开崔八怪,他扑通一声跌在床上,我说昨晚拉肚子是怎么回事,一个人偷偷出去撸串,难不成这事也是胡扯的么。
  八怪大喊一声,“等等,好啊,我明白了,你呀上了你儿子的当。这小兔崽子跟谁学的,分明是借刀杀人啊。”

  这话把我搞糊涂了,“啊,咋回事,我怎么越听越糊涂。”
  日期:2017-01-27 09:54:31
  第67章:与你扑向暖暖的火浪
  八怪气得欲哭无泪,“哥哎,你糊涂个鬼哟,我说说你不就明白了。昨天晚上,小宝让我出去给他买肉串,我说天怪冷的,明天吧。他威胁我说去不去,不去你给我等着。我说你给我滚,老子还怕你这个小屁孩。我以为事情过去了,刚刚,就刚才那一会儿,他喊我起床给他做饭吃,说是女朋友来了,又说起昨晚的事,他说可以不计较,给我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你说他都跟谁学的,整的一套一套的。我翻身不理,他丢下一句,让我等着,马上找人来收拾我,我以为又是个笑话呢,谁知道他把你找来了。我多冤呐,不明不白挨了一顿揍,我找谁说理去。”

  听完之后,我是哭笑不得,大清早的被个孩子当枪使,我找谁说理去。倪娟儿笑的捂着肚子直叫唤,我给八怪陪个不是,转身我就下楼找兔崽子算账去。早跑没影了。我气呼呼又返回来,这事先放下,还有重要的事要办的呢。倪娟儿在屋里叠被子,我说你还生我的气。倪娟儿撇嘴冷笑,“我敢吗,一言不合拔脚走人,谁不心冷谁是狗。”
  我说有许多事过后我再跟你解释。倪娟儿一个劲冷笑,“解释什么,就你这臭脾气,我能指望你一辈子吗。要不是为了我妈,你算老几啊,我已经够忍气吞声的,你倒好,步步紧逼得寸进尺。昨晚上我想了一夜,我妈的病若是能救过来,我可以忍气吞声为你鞍前马后,就是往死里挤兑我,我绝不抱怨一句,我欠你的,能还多少还多少,直到我闭上眼的那一刻,我就撒手不管了。马鹿,你让我心寒的直打哆嗦,你知道吗。再过几天,妈妈就要做手术了,你说你能借到钱,好吧我相信你,时间会很快的,行不行也就这样了。”

  我说你放心,我一直在努力凑钱,我想问问你手里有多少钱?
  “呵呵,说出来你别笑,发完工资所剩不多,两万六千多点。你问这个干吗?你可别打这钱的主意,冰柜得买,空调也不行了,处处得花钱啊。”
  我说你赶紧把钱拿过来,我有急用。
  “你想干嘛?马鹿,你到底想干嘛,这俩天搞得神神秘秘的,我警告你,可别去做犯法的事。”
  我愁眉不展说我病了。

  一听这个,刚刚还冷若冰霜的倪娟儿立马大转折,抓住我的手摇个不停,“啊,你病了,马鹿,你别吓我,你知道我会受不了,你是闹着玩的,是吗?”
  我说不是的,这两天我就得不舒服,去医院检查过后,医生说是肺出了问题,不是什么大事,动个小手术而已。
  倪娟儿天崩地裂一声喊,“天哪,怎么会这样,老天你还让我活吗,我没做亏什么心事啊,你为何要这般惩罚我,呜呜呜……”
  倪娟儿扑在我怀里伤心欲绝,我心说真是个傻姑娘,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有点常识好不好,没看见我上下楼梯的时候比公牛还矫健,还有我抱你的时候,不觉得有种力大无穷的感觉。昨天我在水里一口气救出两个人的消息若是传到你耳朵里,你还会信我说的这些鬼话吗。
  倪娟儿哭的凄凄惨凄凄,差一点让我缴枪投降。我强逼自己冷血,不能啊,若是全盘交代,我估计倪娟儿一刻也活不了。
  我说你别哭啊,小手术而已,医生说了,无需住院做完就可以回家,后天我还得回一趟老家,马羊羊说钱凑够了,让我回去取。咱妈的病有救了,娟儿,你高兴吗?

  倪娟儿抬起泪眼,“妈的病你先别管,眼下先治好你的病要紧,两万六够么,不够我找大姨借,我会哭着求她,我想她会借给我的。”
  我说你就省省吧,借不来不说,挨一顿羞辱是难免的。就这样吧,再苦再难总会熬过去的。
  倪娟儿咬着嘴唇想半天,大眼珠子忽闪忽闪望着我,吓得我心一跳一跳的,我以为露出破绽,这可就麻烦了,她不给钱我还能明抢吗。
  她突然说我陪你去医院。我说你去干嘛,家里的事还不够你忙的,放心,黑叔陆丁和徐千陪我去,有什么意外他们会打电话通知你的。

  “啊呀,意外,出什么意外,马鹿,你怎么又吓唬我,刚刚不是说小手术吗?”
  我说你瞧我这张嘴,跟跑火车似的还就刹不住了。
  倪娟儿把钱塞我包里,一再叮嘱,不够就回来拿,千难万难我去找人借。
  我低头不说话,等着她让路我好走,又不敢太毛躁,怕她起疑心。她紧紧抱我一下,耳边细语,满是辛酸与苦,“马鹿,你一定要好好的,我等你回来,你不是想要我吗,我给你,都给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