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我半生春色入梦》
第35节

作者: 夜青灰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面的倪娟儿开始嘤嘤啜泣,“马鹿,谢谢你,妈妈要是能活下去,我一辈子为你做牛做马,我要为你生一窝的孩子,真的,天天围着你喊爸爸,马鹿你高兴吗?”
  我说高兴啊,困的时候怎么办,明明是在找罪受嘛,我会不会日渐消瘦啊。
  倪娟儿噗嗤笑了,“死马鹿,八字还没一撇,想得美。”
  “啊,又变卦了,你呀你,赶上那个天气预报了,就没句准话。”

  “死马鹿,你赶紧回来呀,我做好吃的喂喂你。”
  “我还要上夜班呢,还有啊,那四十万后天才能到账,你千万别着急。”
  “我不急,马鹿,谢谢你。”
  “那亲爱的,明天见。”

  掐灭电话我竟然虚汗滔滔。姬煖拿来毛巾为我细细擦拭,“马鹿,谎话说得挺溜哈,男人啊,一贯花言巧语真让人不放心。”
  我说还不是为了心爱的人。
  “是啊,为何我就遇不见生命中要等的那个实诚人。”
  “或许是缘分不到吧,我觉得他在路上,骑着瞎马掉沟里了,要不再等等看,等他慢慢往上爬。”
  “可我已经三十了,等不起啊,倪娟儿可以等,她有大把的时间挑挑拣拣,要不你眼瞎把我带回家……”
  “算了吧,我宁愿得罪所有的人,唯独不能伤害倪娟儿。当初在黑砖窑做苦工的时候,因为领着工人造反被韩茂财关了起来,连着几天不让吃不让喝,是倪娟儿偷偷送饭给我才侥幸活下来。我欠她的,恐怕这辈子换不完。”
  姬煖呜呜咽咽哭泣,她穿起羽绒服一声不吭走了,我也没挽留她,其实她挺好的,各方面都合我意,虽说不能生孩子,可我不是太在乎,因为小宝就是我的全部。只是命运与我们开了个玩笑,姬煖只能是我生命港湾里停泊的一只乌篷船,一阵风来,是去是留与我没有太大的关系。可有些事又不是我能左右,往后的日子里,我和姬煖的关系真是扯不断理还乱,纠纠缠缠筋脉相连。这是后话,暂且搁置一边不提也罢。

  日期:2017-01-27 09:17:15
  第55章:抬头望星空 夜风翻开信纸
  明明是赌气走了,姬煖又回来了,把门甩得山响,气咻咻对我说:“你哪儿也别去,就在这儿待着疗伤吧。”
  我说这怎么能行,不去上班,刁爷会大发雷霆的。
  “不会的,这两天我包你的夜,钱已经给了扈三姨。”

  我说你哪儿来的钱?
  “我把一对玉镯当了。”
  我惊得目瞪口呆,“你疯了,那不是你母亲的遗物吗,有必要这么做吗?”
  姬煖哭了,抽抽搭搭说闯关可不是闹着玩的,万一这两天你被哪个老女人惦记上,淘的井水枯竭,怎么有精力去对付白蚁,闯关失败,倪娟儿的妈妈会死的呀,咱们所有的辛苦岂不是白费了,你想过吗?
  说完这些话,姬煖伤心欲绝离去,搞得我呆若木鸡坐在床上。我用力推开窗,望着她远去的背影用力喊:“姬煖,镯子当去哪儿了,我要替你赎回来。”
  这一夜再无任何人打扰我,我睡得饱饱的,体力充沛浑身有劲。天还没亮呢,我就在院子里冲凉水澡,数九寒天,滴水成冰,我是站在雪窝窝里,浑身冒着热气。我对这次闯关的能力有十成的把握。天上星斗烨烨生辉,清寒的让人止不住鼻酸,人生不如意处常八九,但凡能熬过去的都是勇士。

  我踩着咯吱咯吱的雪沫子赶去板凳街。卷帘门还未开启,路灯昏黄照着,环卫工人已经开始忙活了,他们在铲除积雪,扫清路面。我拍打卷帘门数下,三楼灯光亮起,小宝探出脑袋呼喊,“爸爸,你下班了吗?”
  这机灵鬼猜得可真准。我说是啊儿子,赶紧开门啊,老爸冻死了。
  “爸爸你别死啊,我去喊扫把叔叔开门。”
  崔八怪打开卷帘门,“哥,下班了,吆喝,这精气神可不像死耗子,八成捡着大元宝了。”
  我说就你他妈的话多,赶紧支起炉灶开门营业,看着没,外头扫地的大爷大妈,把他们统统喊进来吃口热汤面,记住,是免费的。
  八怪忙不迭的打躬作揖,“好唻哥哥,瞧你这菩萨心肠人见人爱,祈祷老天爷早些把你收了当菜卖。”
  我去你大爷。
  三楼门口,小宝蹬蹬跑过来把我迎进门去,“爸爸,快来呀,被窝里可暖和了。”
  倪娟儿被窝里支起上半身,探身捞椅子上的外套,她穿的是棉布睡衣,沉甸甸的果实摇来晃去。床头柜上搁着粉红色乳 罩,她伸手够不着,犹豫着是拿外套还是丨乳丨罩,一捞一捞,尽是波涛。我伸手拿起乳 罩,嘻嘻笑说:“娟儿我替你系上吧。”
  小宝后面喊我,“爸爸,你手凉,阿姨会感冒的。”我回头骂他就你事多,赶紧下楼干活去。小宝气得一跺脚,“好凶啊你,就知道欺负小孩子,哼!”转身跑了。
  倪娟儿埋怨我,“大清早的吃了枪药,小宝说的对啊,你看看自个头发梢,滴答水呢。”我涎着脸皮说:“要不去你怀里暖暖?”
  倪娟儿嫌弃说:“你这大块头的冰坨,我这小火苗何时能化得了啊。”
  我说不费事,就是手有些冷,其他的热气腾腾。边说边把手往她怀里出溜,倪娟儿羞得满面绯红扑扑楞楞打我,我勇往直前一把攥住我想要的,倪娟儿倒抽一口凉气,妈呀,凉死了,坏东西坏东西……
  我大叫一声,哎呀,这小东西烫手哎,不好了,糊了。天真无邪的倪娟儿也跟着紧张起来,啥东西糊了,你快说啊……我立马掀开她的睡衣,慌慌张张喊:这儿,这儿,你自己看看……

  倪娟儿的大半个身子露出来,白花花的刺眼,跟石榴籽似的温润丰满,我陡然颤抖起来,呼吸愈艰,情不自禁把她压在身下欲当模范。倪娟儿气得呜呜喊,死马鹿你要干嘛呀,我可真生气了,你你……你想干嘛呀……
  谁知道我想干嘛,都是现成的,不用白不用,就是我穿的有些费事,皮鞋还是系带的,裤子推掉半截挺挺硬上吧,倪娟儿哭成泪人,马鹿,往后让我还怎么做人……
  我说你做什么人啊,我教你怎么造人……
  枪出剑鞘,蛟龙入海,关键时刻,有人砰砰砸门,我气急败坏喊:谁呀,吃饭去一楼。
  日期:2017-01-27 09:19:50
  第56章:承诺站在夕照后

  “倪经理,我是八怪,小宝说你喊我有事,啥事啊?”
  我没好气说这里没你的事,下楼忙去吧。
  八怪说哥你不是领导,说话不算数,倪经理,你不说话我可进去了,反正门也没锁。
  门没关?我惊惧回头看,门缝里露出八怪硕大的脑袋,他冲我嘿嘿一笑,哥,你不要脸,硬上不是好汉。
  我慌慌张张提起裤子,忙乱中拉锁把小玩意给挤了一下,痛得我上蹿下跳呜呼哀嚎。倪娟儿狠狠踢我一脚,穿上外套匆匆下楼去了。
  楼下已人满为患,小宝搭着根白毛巾像模像样人缝里穿梭,抹抹椅子擦擦桌子,还挺像那么回事。看见我就喊:“爸爸,小叔呢,谁送我上学啊?”
  我说他呀可能被大雪困住了,要不我送你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