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我半生春色入梦》
第34节

作者: 夜青灰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只看一眼,脑袋嗡嗡响,不知啥时候霍莲恩自个扒得精光,正斜躺在土炕上,她是曲腿与我照面,那个大眼尤其亮。我整个人的感觉就像坐过山车,忽上忽下,一会儿死一会儿活,这是怎么啦,我是鸭子呀,会不会患上禽流感了。我浑浑噩噩上了炕,竟然说出一句对不起莲恩,我要下黑手了。她笑嘻嘻说:“早就想跟你过过招,愣是没机会,来吧,再好的箭也射不穿箭壶。”
  陆丁在身后小声骂我,“这家伙不会是驴变得吧。”徐千跟着附和,“比驴还驴气死驴。”陆丁回头骂你大爷的,会不会说话,你才是驴呢。
  那时候我已是毛孔洞开,汗出如浆,整个人接近虚脱样,我想我即将到达天堂。霍莲恩整个过程就未曾合上眼睛,妈的跟看耍猴似的心情,还一再提醒我,好了吗,差不多就跳吧。终于我大汗淋漓到站了,从她身上下来我踉踉跄跄,甚至站不稳脚跟,想到还有五十米的水下之旅,我一头栽在炕下再也无力站起。徐千和陆丁奔过来大声喊我的名字,我迷迷瞪瞪又醒过来,问他们这是在哪儿?
  日期:2017-01-27 09:10:44
  第53章:星光之上扯起帐篷与你浪漫

  气得陆丁破口大骂:“你大爷的,原来是草包啊,一百万泡汤了,害老子白高兴一场。”
  徐千也是伤心欲绝样,“真是酒囊饭袋啊,我还指望着捞笔钱去泰国走一趟呢,完了,这辈子甭指望了。”
  霍莲恩冲过来打我一巴掌,“搞什么鬼,怕了是吧,该不会是设计坑骗本姑娘失身吧。今儿你跳也得跳不跳老娘把你扔进去。玛的,岂能让你白玩。”
  这一巴掌倒把我给打醒了,刚才那无边无际的黑暗里,我竟然做了个梦,梦见青妈妈那张白纸一般的脸,她已经死了,旁边是哭得死去活来的倪娟儿。我霍地站起身,把瓶里的粘稠状液体整个倾倒在身上,胡乱涂抹一番,猛然推开窗,一头扎进虾池里。皑皑白雪挡不住我沉重的躯体,我渐渐沉进水里,含着一口气奋力往对岸游去,在我上方就是明亮的雪沫子,像灯一样指引我前行。我在水下游速极快,丝毫不感觉到冷,察觉到皮肤表面有东西在极速燃烧,才明白那粘稠的不明液体果然是宝贝。我惊喜若狂,直到有人喊我,到岸了,马鹿。

  我在水下卯足劲箭一般射出水面大口呼吸。
  黑叔激动的声泪俱下,连连说好样的,小子,你成功了呀。
  徐千、陆丁、霍莲恩纷纷赶来庆祝,抱着我哽咽道:“马鹿,你成功了呀,你是真正的勇士,当之无愧的战神。”我眼前一黑,晕厥过去。
  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出租屋里。一个女人正在我裸露的皮肤上涂抹白酒激活我的躯体。她很专注,长发遮住半边脸,露出秀美的脖项,我以为是倪娟儿,吓得我噌地坐起来,始看清坐在我身边的女人是温柔可人的姬煖。
  我说你怎么会在这儿,其他人呢?姬煖羞羞答答说:“马鹿你醒了,噢,他们呀有好多事情要做,徐千单枪匹马找白蚁谈判去了,可能是提前为你铺路吧。你觉得明天能行吗?”
  我打起精神说还可以,就是有点累。姬煖含情脉脉望我,“马鹿你真棒,可我发觉你的皮肤还是有些冷,要不我替你暖一会吧,刚刚我喝了一点酒,你摸摸我,身体热着呢。”
  我说不用了,忙了一天,你也怪累的,回家歇歇吧。
  姬煖有些生气,“你这是撵我走吗,真不识好歹,咱俩又不是没睡,至于这么矫情。”
  我说怎会呢,还不是怕你累坏身体。
  我才不怕呢,你往里靠靠,我抱着你一会儿就暖和了。姬煖脱掉衣服羞羞答答钻进被窝,整个将我揽入怀里,感觉她的皮肤如凝脂般光滑,外表又像一层电褥子热力四射,我觉得挺舒服。她幽幽吐气问我还冷吗?我说一点也不冷,她妩媚地笑了,瞬间就把唇印在我脑门上,接着就下滑,顺着鼻梁找我的嘴,我被挑逗得血脉喷张,下丨体丨肿胀,翻身把她压住欲行不轨。她轻轻推我一下,一本正经对我说:“可不能办事,明天还要打仗呢,青妈妈还等你救她呢。”我立马如泄了气的皮球滚鞍下马。不知不觉我睡了过去。醒来的时候,发现身边没有人,听见外屋有人说话,“黑叔,我保证他雄风犹在,刚才试了下,哇,坚挺如牛啊。”这是姬煖在说话。

  “好好,这样甚好,我就知道这小子厉害,果然厉害。后天就是他闯关的日子,我提前预祝大马鹿旗开得胜马到成功。”这一番话是黑叔说的。
  “玛的,一鸡两吃,这好事怎就临他头上,俺哥俩却大眼瞪小眼只能干靠。”是陆丁这小子在骂我。
  黑叔说给你也办不成事,干嘛说风凉话呢。
  徐千嬉笑怒骂着:“朵朵桃花为他开,心里有气撒出来,这样心里好受些。”一伙人压抑着窃笑起来。
  我听见外头积雪踩踏大门落锁的声音,知道这伙人已悄悄离开。我挣扎坐起来,里屋的门被轻轻推开,姬煖蹑手蹑脚走进来,见我坐在床上发呆吓她一跳,一溜小跑赶过来挠我,“哎呀,不声不响的吓死个人,好歹咳嗽一声提个醒也好,你真坏。”
  我把她从床底下捞起来圈在怀里,她叽叽歪歪嗔怪,瞧你毛手毛脚的,我还没脱衣呢,一冷一热的就不怕闪着柺。
  日期:2017-01-27 09:12:11
  第54章:拾起张纸折只小船
  我污言秽语付她,“冰窟窿我都不怕,又怎会怕你这小妖精,来吧让我们一起蟒洞里燃烧。”
  姬煖佯装挣扎三俩下子,忽然一声尖叫,“哎呀,倪娟儿刚刚打电话找我呢,问我大家伙都去了哪儿,为何都不肯接电话,尤其骂你最凶,说你关机,有本事一辈子别开机。”
  吓得我直着脖颈嚷嚷,“孙子才关机,一直是开着的好吗。”可我打开手机一看,果真是关着的,谁干的?这不成心害我吗。我赶紧开机,短信提示铺天盖地,估计这会儿的倪娟儿整个一爆炸装置,轻轻碰触天崩地裂。
  我得解释啊,我嘘一声示意姬煖别说话。我刚喂了一声,立马感受到热浪袭人,跟原子丨弹丨爆炸似的,扫过之处别无生还之物。哭的那叫一个惨绝人寰,“你说你死哪儿去了,你关机,谁让你关的机,一辈子不见才好呢,谁后悔谁是王八羔子。”
  我笑嘻嘻说我就是王八羔子,脑门上那个刻着两个字,还是你放屁蹦出来的屎又收回去拿嘴咳得。
  姬煖受不了这独一无二的恶心,捂着嘴躲一边浅笑去。

  对面的咆哮瞬间戛然而止。小样,对付你这样的,我能变着花样骂你三天不重复。
  电话那头雨过天晴,“马鹿,你说,这一整天你都干嘛去了?”
  我轻描淡写说去了一趟乡下,现在正在回来的路上,我有好消息告诉你,治病的钱到手了。不多不少四十万。
  “啊,你回老家借钱去了,好歹告诉我一声,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一天不见你的面,我心里猫啃狗咬,可难受了,你问谁借的钱?”
  “我同学马羊羊的,他在家里开铁矿,名副其实的土豪啊,二话没说借给我四十万,只是利息高的离谱,没办法,人家也是有风险的,是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