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我半生春色入梦》
第33节

作者: 夜青灰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黑叔又抛洒一些血淋淋的鸡肠子,湖面上又上演一场刀光剑影,过后再无任何动静。黑叔除掉身上的衣物,拿出一个塑料瓶,来的时候我就发现他的衣兜鼓鼓囊囊,还以为是什么秘密武器呢,还真就是杀敌的独家秘笈。
  黑叔拧开盖子,把里面的东西倾倒在皮肤表面上,黏黏糊糊的胶状物,也不知什么东西。我问他是何物,狡猾的黑叔冲我嘘嘘不让说话,搞得挺神秘。风一阵比一阵猛,像刀子似的在我脸上割来割去,黑叔却是赤身露体的,他不冷吗,我感觉他一点也不冷,正笑眯眯往身上涂抹犹如糖稀一般粘稠物,身上各处无一不落。尤其在尿池子附近涂抹的更匀更厚。做完这一切,他围着池塘转圈查看,接着在我和徐千惊叹的目光里小心翼翼滑进水里。水面上一层泡泡过后再没了声息。感觉有一个世纪般漫长,湖面上频频有涟漪出现,黑叔又悄无声息浮出水面,招手示意俺俩过去,压低声音吩咐,“找竹竿去,长短八十公分左右最合适。”

  哪儿有啊?我抓耳挠腮直犯嘀咕。徐千倏然撤离往前院奔去。这灵猫见状忽然就明白主人的意思,跳起来摆出格斗的架势,逼得比特犬步步后退让出路来。功夫不大,徐千抱回一捆竹竿,大小长短都合适,问他哪里弄来的,他说前院有个花架子被他拆了,还说动作要快些,霍莲恩和姬煖快撑不住了,嘴唇都起了白沫子。
  黑叔握着竹竿又潜进水里。这次有些费劲,竹竿是有浮力的。过一会儿,黑叔跟鲤鱼似得跃出水面,巨大的浪花拍向岸边。为何不再小心翼翼慎之又慎呢,好像他把怪物给解决了似的一派轻松。此时的我好多疑问堵在胸口快要炸开。
  黑叔做手势令我们速速撤离,他自己往别墅那端跑去,磨蹭数分钟沿原路返回冲我挤挤眼什么也没说,我都急死了。这老东西可真能沉得住气。坐进三轮车里黑叔狂摁喇叭,霍莲恩和姬煖心知肚明立马散开,一个往北一个往南,各自搭乘出租车返回大本营。现场立马嘘声一片,观众显得异常气愤,差一点就春光灿烂,可倒好,匆匆谢幕了。差评!

  黑叔驾驶三轮车又快又稳。天阴的越发厉害,走不多远,雪花滚滚而来,整个一茫茫雪原。哥仨有满腹疑问又不便打扰正在全神贯注驾驶车辆的黑叔。只能默默坐在车里看雪花肆虐呼啸而过。
  三轮车驶往郊区,按照计划我们得去虾池操练火炭入水的勾当。石门桥附近有一处虾池早已废弃不用,黑叔对此处了如指掌,他是捉鱼的行家,时常过来捞外快。快接近虾池的时候,路边立着一雪人正在招手拦车,走近一看是霍莲恩,原来她乘坐出租车比我们先到。
  霍莲恩骂骂咧咧钻进三轮车,直呼真受不了,冻死老娘了。你说我这么大的人竟然被你指使得团团转,难不成被洗脑了。
  我说一百万到手后,你拿麻袋装,能搬多少是多少。
  她跳起来给我一巴掌,这可是你说的,老娘最多能搬五十斤,反悔你就不是人。
  我说这里面数你功劳最大,拿多拿少不过分,你瞧,羽绒服处处露着鸭毛跟个叫花子似得威武,你说姬煖有必要使那么大的劲。
  提起这事她就来气,“真是到了八辈子霉,姬煖本来就对小三恨之入骨,又在白蚁的家门口,可不就新仇旧恨兜上心头。下手那个狠哟,把内衣都给我揪破了,至今都不知道丨乳丨罩落哪儿了。我提醒她说是演戏,别当真,这贱人狠狠给我一巴掌,打得又凶又狠,瞧瞧,嘴巴都肿了。要不是你们赶回来及时,我差不多要死在那儿。气死我了。”
  日期:2017-01-27 09:09:15
  第52章:我愿停顿宇宙凝望你那双眼

  我想安慰她两句,正在气头上的她就像一头母狮子,逮谁咬谁,我只能默默听着,时不时叹一口气来应付她那颗千疮百孔的心。
  虾池到了,岸上立着一栋孤零零的小屋。推开门,里面还算宽敞,有锅有炕,炕上铺着草席,八九成新,落满灰尘。灶旁一堆木柴。黑叔找来旧报纸引燃木柴,炉灶里的火越烧越旺。锅里没水,瞬间青烟弥漫。这些人分头捧来白雪沫沫扔进锅里,吱啦一声响,白雾蒸腾,蘑菇云似的煞是好看。这屋里就有了暖气。
  霍莲恩握着一块抹布蘸着锅里的水擦拭炕席,我诧异问她抹布从何而来,莫非你想得周到提前预备?
  她气咻咻说备你个头啊,是老娘的乳 罩,竟然滚到腰下去了。大伙都笑的肚子疼。黑叔顶风冒雪走进来,他指指窗外对我说:“这池子大小和白蚁家里的那个不差上下,完事后,你就从这里跳进虾池,要抓紧时间,估计待会儿池子要结冰,晚了就怕硬碰硬,那可就惨了。还有你把这东西抹上,尤其是尿池子附近一定要厚,我可不想倪娟儿将来嫁个鬼丈夫。”
  我说费这劳什子干嘛,黏黏糊糊的恶心死了,老子兵强马壮不屑一顾。再说了,实战那天没这个,心里更没底,影响我情绪。
  黑叔说白蚁的窗台边上我给你放了一瓶,你伸手就能够得着,那位置挺隐蔽的。听我的,你试一下才会觉得这东西有多好,几代人研制的配方错不了。你有没有见过我下水的时候吐得是厚厚的一层,为何我在出水的时候它们统统不见了,实话给你说,这玩意遇水会燃烧,无形中给你加了一层外衣,你懂了吗?
  果真有这么神奇吗,我走过去摸摸黑叔裸露的皮肤,果然是洁净的,一丝一毫的粘稠物也没有,这东西真能遇水燃烧?我还是将信将疑。
  陆丁和徐千劝我,“试试吧,有没什么坏处,还是保命要紧。”
  “好吧,那我就试试。”
  黑叔说我在池子那头等你,我怀疑这五十米的距离,你在水下不一定能坚持住,你的肺活量不行。如果不行别硬撑,跳出水面喊救命,我会救你的。

  行不行,我也没试过,我点头答应。灶膛里炉火熊熊,屋内升温很快,我要办事情,徐千和陆丁站着不动,我说赶紧出去,有啥好看的。
  他俩说外面冷,出去遭罪,除非脑子有病。我说你俩看着我没法做啊。他俩说做不做与俺没关系,又不是俺们的丈母娘。
  霍莲恩挺大度,马鹿,我都不怕你怕什么,咱们也算是同道中人,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权当演一场小黄片给俩人看喽!
  可我还是不习惯,你想,我推车上坡的时候,快到顶了,裤缝突然崩开,巧合的是,他俩就在我后面看光景,这劲儿你还让我怎么使。

  徐千和陆丁相当不耐烦,“哥,你就知足吧,假如有一天你落到俺俩这步田地,花钱让你看你都不会看,早抹脖子上吊快活去了。”
  霍莲恩连番催促,“你是我大爷,能不能快点行不行,万一结冰硬碰硬落个要死不活的残废,让我如何跟倪娟儿交代啊。”
  我无计可施,窗外的雪花抱成团砸的玻璃嗡嗡直响,虾池分分钟结冰绝对有可能。“好吧……那那……你摆好姿势我轻车熟路。”
  霍莲恩不知是在笑还是在哭,“大哥,我这姿势还不标准吗,难不成再扒层皮你才满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