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我半生春色入梦》
第30节

作者: 夜青灰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俩人走到门口,正好碰见陆丁从早市回来,三轮车上拉着满满的菜。车主不认识,是个白胡子老头。我诧异万分,“咦,怎么换了个人,黑叔呢?”陆丁说去了微山湖,你不知道吧,黑叔可是捉鱼的行家,冰天雪地能在水下待上一个钟头。每年冬天他都外出帮渔民捕鱼。
  我忽然灵光一闪有了主意。“陆丁,赶紧打电话让他回来,就说家里有急事。一定要快。”转身我吆喝八怪过来,吩咐他说兄弟们有事出去一趟,店里的事你可得照应的仔细,敢偷奸耍滑,回来立马剃你光头。八怪说我已经剃了,就不麻烦哥几个了。我一声怒喝:“不但要剃光,斩草除根统统不留,你懂我的意思。”
  八怪吓得声音都变细,尖叫起来,“我懂我懂,我怕你还不成吗?”
  我歪头说:“咱们走,去霍莲恩家里合计合计办大事,这天够冷的,打个车也算是阔绰一回。”正好驶来一辆出租车,姬煖从车里下来,我说你就别下来了,跟哥几个走一趟去见见世面。姬煖说你疯了,店里忙不过来,我陪你东游西逛的算是怎么一回事。

  我说先别管这里,店里我已安排八怪亲手打理,你只管跟我们走一趟。
  姬煖说大清早的这是唱哪一出,我真服了。
  出租车把我们送到霍莲恩住的楼下掉头离去。爬楼梯的时候,我和陆丁、徐千累的气喘吁吁,姬煖叹一口气说:“还是别干了,人鬼不分的营生,别到时候,钱没挣着再把命搭进去。”
  哥仨只是默默听着,心里有苦说不出啊,不干直接死,慢慢干兴许能活下去,你以为刁爷是吃素的。三楼门口,我头晕眼花好不容易站住,却听见门里传来一阵打斗的声音。哥仨立马紧张起来,砰砰砸门,门突然开了,霍莲恩披头散发衣冠不整,眼角残留泪痕。屋里站着一中年男人,赤身裸体气焰嚣张。我问怎么回事,霍莲恩恼羞成怒骂:“畜生养的狗东西,白玩老娘一夜,一个大子没给,想趁我不备偷偷溜走。”我慢吞吞走过去,中年男人指着我鼻子恐吓道:“小子,别管闲事,我可是白蚁的人。再说了,老子整晚上没动她,没吃没喝的,这钱我可不能花。”

  霍莲恩勃然大怒:“谁让你买的是假药,支不起炉灶能怪我吗?”
  我还没说话呢,姬煖风一样冲到他跟前噼里啪啦一阵打,边打边骂:“还有脸了,白蚁算个什么东西,伙计们,你们还是个男人吗,给我打呀。”
  姬煖一声令下,哥几个不要命的冲过去狂揍一顿,打的老汉还无还手之力,气若游丝说:“我认输,别打了,钱在兜里。”
  霍莲恩翻出他的皮夹子,掏出五百块,剩余的又给他塞回去,怒喝一声:“滚吧,你这没教养的畜生。”
  老汉央求道:“好歹容我穿上衣服体面些。”话未落音,就被徐千和陆丁加起来轰出门外。霍莲恩打开窗把老汉的鞋子袜子衣服皮带什么的一股脑的给扔到楼下,拍拍手大快人心说:“谢啦,早饭我请。”

  我说找你有事商量,饭等下再吃。
  “啊,找我有啥事,别谈钱,咱打跟了你们,感觉倒了八辈子霉呀我。”
  “有笔大买卖,你干不干?”
  “去你的大买卖,就说上次吧,挣了一千,好么,被你忽悠的倒赔了三万,我缺心眼呀我。”

  我说这笔买卖可大了去,整整上百万,难道你不动心。
  “啥,上百万,不会是冥币吧,哈哈,逗我玩不是,哈哈有点意思,你们先坐着,茶几上有旺旺雪饼,自个塞着嚼巴。”
  我说你干嘛去?
  日期:2017-01-27 08:36:50
  第48章:为了不想染尘埃 最终只有离开
  “老娘洗个澡啊,总觉得晕晕乎乎的,别再上了你小子莫名其妙的当。”霍莲恩当着大伙的面脱得赤条条的,睡衣一抡扔我脸上,昂首阔步往卫生间里去。姬煖羞得脸面绯红,赶紧捡起睡衣替她遮挡,霍莲恩哈哈大笑说:“有什么呀,在我眼里,他们还算个男人吗,不信你替我瞅瞅,但凡有个鸡动的,我回头喊他们大爷。”
  姬煖也听话果真瞄凑哥仨的尿池子,也真是波澜不惊风平浪静。自个摇摇头,叹息一声坐上发上去了。霍莲恩洗的肤白美艳,一件浴袍裹身走出来,她大大咧咧往沙发上一坐,翘起二郎腿,美美吸口烟,吞云吐雾一番,开口说:“长话短说,我觉得行,咱们就干,不行,哥几个麻溜溜滚蛋。”

  手机响,我一看是黑叔打来的,口气有些埋怨,问我:“马鹿,到底出了啥事,我正在捞钱呢,这损失算谁的。”
  “算我的,你人在哪儿?”
  “这会儿正在出租车上,我看见五道口了。”
  “黑叔你听我说,别去山东大碗,直接到望京小区这儿来,到了你就打电话,我下去接你。”

  “好的,到底出了啥事啊,搞得我心里七上八下的。”
  我说来了你就知道了。霍莲恩站起身说:“我还是沏茶给你们喝吧,看样子老头子不来,这事还没法交代呢。”
  霍莲恩烧开一壶热水的功夫,手机又响,黑叔说我到了,你赶紧下来。陆丁二话没说抢先跑出去接应。听见楼梯口杂乱的脚步声,就知道要等的人终于齐活了。黑叔大步流星走进来,一边搓手一边嚷嚷,这天真他妈的贼冷贼冷的,不服老不行。
  我说先喝口茶暖和暖和。黑叔说算了吧,没什么大事我还得去微山湖捞鱼呢。
  既然这样,我长话短说,免得有些人听腻了轰咱们滚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咱们都是成年人,没必要藏着掖着。倪娟儿的妈妈快不行了。
  众人一声惊呼,七嘴八舌问:怎么会呢,不是说等着换肾吗?
  我说换肾需要钱,这事大家都知道,问题是钱从何来,没钱就只能等死。我妈就是没钱医治病死的,如今我可不想再看见这悲伤的一幕重演,所以这次把大家召集在一起出谋划策,争取能把倪娟儿的妈妈从死神那边拉回来。
  霍莲恩一旁催逼:“马鹿别墨迹了,赶紧说主题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事我看值,需要我出力毫不含糊,不是我自信,我这身上的零配件还挺值钱的,是个男人还不是趋之若鹜,当然了,你们哥仨不算其中。”
  我说这次还真不需要你以身相许。事情是这样的,白蚁这个人大家都清楚,花钱如流水,富可敌国,本人好色,喜欢变态游戏,而且乐此不疲。尤喜千秋道义,听说至今无人破解。

  “啊,啥叫千秋道义,有这种游戏吗?我怎么没听说过。”霍莲恩急不可耐插嘴问。
  “千秋道义只是个谎称,实际意义相差何止千里万里。游戏规则是:池塘长宽各五十米,就在她睡觉的楼下,离地十几米。她招募的男人需与她搞完床事,大汗淋漓间,纵身一跃跳入冰窟。大家记住,是冰窟,圆形,直径一米左右。若是偏离毫厘,这人基本上落个残废,终身卧床不起。就是侥幸完美落尽冰窟,大家都是成年人,想想看,房事过后的男人一旦跳进冰窟,一冷一热,温差巨大,很多人会腿脚抽筋意识麻痹,能活过来,胯下的物件基本上就算废掉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