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我半生春色入梦》
第26节

作者: 夜青灰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霍莲恩冲过去掐他脖子,“说什么啊人妖?”
  徐千不干了,脸红脖子粗赶过去脱莲恩的裤子,半拉屁股冒出来,吓得莲恩哇哇大叫,“要死了呀,碍你什么事啊,陆丁是你爹吗?”
  陆丁嘻嘻哈哈抱住霍莲恩,大呼小叫喊:“发霉了吧,哇,这毛一尺多长,绣一副清明上河图绰绰有余。”围观的人渐渐靠过来看热闹,我赶紧分开他们,黑叔流着口水骂我多管闲事,气得霍莲恩吐他一口唾沫,“老不死的,回家看你妈去。”
  我好不容易平息一场风波,好说歹说,大家伙齐齐钻进车里,黑叔不情不愿前面坐着驾驶,频频回头看,霍莲恩又骂他老不死的,想看呀,拿钱来,我还真就豁出去让你一次看个够。
  黑叔嘿嘿笑说,放马过来说个数,大爷豁出这张老脸。

  霍莲恩张口就说五千,还只看一眼。
  黑叔张口骂去你个乖乖,前洞后洞也不值这个钱。
  我说黑叔不简单,一看就是老司机。大家一时哄笑起来。
  秀才南门胡同口,徐千和陆丁伸手问我要钱吃饭,黑叔看不下去嘟囔,馄饨多好啊,吃什么驴肉火烧。徐千冲他挤挤眼,“黑叔你不懂,若是你明白了,会捶胸顿足的。”
  日期:2017-01-27 08:26:28
  第41章:究竟能有多少缠绵
  俩人捏着钱在黑叔错愕的眼神关怀下一溜烟钻进驴肉火烧铺子里。
  “爸爸……”小宝一声喊我浑身酥软,赶紧抱起来问:“昨晚又是自个睡的?”小宝摇摇头有些得意说:“阿姨搂着睡。”
  “啊呀,赚了。阿姨有没有嫌你手脚不老实?”
  “爸爸,事情是这样的,睡到半夜,我迷迷糊糊就被阿姨抱过去,她说她痒痒。”
  “啊呀,她哪里痒?”
  “后背呀,我给她挠啊挠使劲挠,她舒服的哼哼叫唤呢,然后就把我搂在怀里睡了。

  “然后你小子就占了大便宜。”
  “才不是呢,姐姐说是留给爸爸玩的,我长大了,怎么会和爸爸抢东西呢。”
  喜得我眉梢火烧火燎,“小宝真懂事,说吧,想吃什么,爸爸给你买。”
  “我想吃驴肉火烧。”
  “为什么?”
  “刚刚我看见小叔进去了,我也想去。”
  “好吧,吃完就回来。”

  霍莲恩慢吞吞走过来,正好看见小宝蹦蹦哒哒往外跑,立马截住强行抱起来,她举到我跟前细细端详,“咦,爷俩不像啊,不会是野狗生的。”
  小宝笑嘻嘻说:“阿姨,我是你生的。”
  “呸,小兔崽子,拐着弯儿骂人,老娘吃了大亏。”
  “阿姨你放我走吧。”
  “放你走,没门,还没收拾你呢。”
  “阿姨我有秘密武器,你打不过我。”
  “呸,小样,豆虫大小的物件,我会怕你。”

  小宝也是不含糊,小手一抖伸进霍莲恩的领口里,海底捞月似的折腾,黑叔看的如痴如醉,果真是波涛汹涌啊。
  霍莲恩惊得跟兔子似的扔下小宝跑过来。喘气不匀乎,“真是你儿子,这爪子可真有劲,差点没被整死。儿子犯错,你买单,拿钱!”
  “矫情不是,天天被人上搓下搓,也没见你大呼小叫过,不就是个孩子吗,我还没告你猥 亵儿童呢。”
  “老实说这孩子是你亲生的?我走过南闯过北,阅人无数,走眼的几率基本为零。”
  “是不是亲生的跟你没关系,你喜欢可以卖给你,五百万起价,现金交易。”
  “切,想钱想疯了吧,再说我从不喜欢小孩子,当初我也生过一个,就是不喜欢,刚生下不久就被我遗弃了。”
  “啊,这事是真的?你你……禽兽不如。”
  “你才禽兽不如,孩子的爹对我不管不问,她的家人视我如洪水猛兽,老娘没掐死他就算不错了。”
  “霍莲恩啊霍莲恩,今儿我算重新认识你,让人寒心呐。”
  倪娟儿站在门口喊我,“马鹿,有啥话不能屋里说,我都忙不过来,你好意思吗?”霍莲恩转脸扫视一眼,遇见鬼似的,紧张的脸孔潮红,整个人哆嗦起来,“她……她是你老婆?”
  日期:2017-01-27 08:28:14
  第42章:漫漫长夜里梦醒得太早
  我说是啊,没你漂亮,但比你踏实,居家过日子,能长长久久百年好合。霍莲恩没心思听我说这个,痴痴傻傻走过去,“娟儿,你还认识我吗?”
  倪娟儿先是吃一下,继而失声尖叫,“莲恩姐,是你吗,天哪,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还以为你……”
  屋里的客人喊:“店家,赶紧上饭啊……”
  霍莲恩变了个人似的,深情款款说:“妹妹先忙着,有话咱们等下再说。”霍莲恩洗净手,挽起袖子开始忙活,手脚勤快的跟机器人似的,馄饨包的又快又好看。我站在炉灶旁挥舞大勺,黑叔自然跟着忙活,端茶送水跟撵趟似得不亦乐乎。八点过后顾客稀落,伺候完最后一拨客人,四个人坐下来喘口气。倪娟儿攥住霍莲恩的人,眼里泪光浮动,“姐儿,这些年你跑哪儿去了,我可是在一直找你啊。”

  霍莲恩更是唏嘘长叹,“当初多亏你在医院里照顾我,要不然我也挺不到今天。那天晚上你回家给我熬鸡汤,你刚走,你大姨带领一帮人闯进医院里到处找我,骂我勾引他儿子做出伤风败俗的事,一定让我好看。当时我害怕极了,趁他们不注意,抱着儿子偷偷溜出医院,火车站我坐了一宿,又累又乏,感觉快要活不下去,孩子又哭又闹,一气之下就把他丢在躺椅上。后来我又后悔的要命,返身回去找,哪见着孩子的影儿啊,呜呜呜……”

  本来我是坐着听,结果被吓得滑倒在地,“大姨,大姨……谁是你大姨……青桂人……你婆婆……天哪……世界乱了套啊……”我跟个娘们似的哭天抢地叨逼叨逼。霍莲恩瞅我半天忽然问我,“你认识青桂人?”“老子还认识韩茂财呢,狗娘养的东西,把我抓进黑砖窑度日如年,这比帐还没算呢。”
  “这么说你和倪娟儿在黑砖窑认识的?”

  这会儿,陆丁和徐千抱着小宝嘻嘻哈哈闯进门。黑叔第一个反应过来,站起来指着他们的鼻子骂:“好阴险的家伙,妈的,今儿栽面了,累死我了。”
  大家伙哄堂大笑。
  “爸爸,我要上学去。”
  “去吧,让小叔送你。”
  徐千挺喜欢这孩子的,抱着他就出门走了。
  “昨天的事办得怎么样啊?”
  霍莲恩傻傻看我,好久没回过神儿来。“你指哪一件,办了太多人,赵钱孙李周吴郑王……”我气不打一处来,真是昏头了,丑八怪。
  “你才丑八怪呢。”
  “别往自个身上揽呀,我指的是崔八怪。”
  霍莲恩一拍脑门如梦方醒,“啊呀,这事啊,不值一提。”
  “什么提不提的,秘方到手了吗?”

  “别急,你听我慢慢说。你俩走后,我睡得精神抖擞,起来后赶去板凳街。面馆里人不多,我叫了一碗面悠闲地吃着,吃着吃着我拍桌子大吼,谁做的面,真特么的难吃。我这一嚷嚷,后厨滚出一肉球,长得可真难看,他就是崔八怪喽。我一碗面就扣在他脑袋上,愤愤不平骂他猪脑子,这是人吃的吗,不会做赶紧走人。崔八怪登时暴跳如雷,打小就没人敢这样欺负他吧,踩着椅子揪住我脖领子挥拳就打。我觉得火候恰到好处,立马矮下身段赔不是,边说边把面条一根根撕扯下来,接着拿餐巾纸细细为他擦拭脸上的污渍。整个过程他很享受,问我是干什么的,我说你猜猜看嘛,猜对了我就是你的人。他当时差点晕过去,兴奋的又蹦又跳像个土行孙。他说我是空姐。娘个棒槌,我这岁数当空姐的妈还差不多。我说你猜对了,下来跟我走吧,咱们浪迹天涯四海为家。他笑的跟傻子似的说开什么玩笑。我说去我家,我给你洗洗衣服,然后找个合适的机会报答报答。他啊啊啊声不断,就这么顶着湿漉漉的头发跟我走了。回到家,我说你脱衣服去床上等着我报答报答。他真听话,脱得跟玉米棒子似的床上躺着,我去厨房为他端药,这玩意可是我费工夫熬得,喝上它比坐老虎凳还招人疼,想问什么就问什么。谁知道叮当回来了,嗅两下鼻子就把崔八怪找出来,悍勇对他发出攻击。我以为叮当猫治不过他,谁承想崔八怪竟然被一只猫吓得够呛,躲在角落里哭爹喊娘,说他一辈子就怕猫,跟老虎似的那般惧怕,求我喝住叮当,今儿啥也不干了,衣服拿回去自己洗,给条活路怎么样都行。我又好气又好笑,就说今儿的面确实做得不怎么样,人人都说你口碑不错,还不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我差点吐了你知道吗?他说不好吃是有原因的,老板娘不让他染指,他是故意的,面馆倒闭了才好。我问他不好吃的原因,他说虾味浇头缺一味猛料,有了它,那才是真正的虾味浇头。可他不能说,那秘方相当值钱,有人出五十万他都不卖。我说我本不想买,只是好奇而已,有这么夸张吗,我倒想吃一碗尝尝。他说不能告诉我。我一挥手,叮当猫立马前倨后恭呲牙咧嘴发出尖叫,这动静我都听了害怕,崔八怪直接吓尿了,地板上浊黄一片,气味熏人。他大叫一声拿笔来。对了,我的包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