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我半生春色入梦》
第20节

作者: 夜青灰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巧不巧的是,出门又碰见黑叔,原来是来吃包子的。我说走吧,阳光托儿所。他嘿嘿笑说你自己走着过去吧,哥给你指道。
  我说你今儿咋这么好。他说你小子虽说不是他妈的好人,可是看见你们小俩口打架心不落忍,能帮一把是一把。
  我气鼓鼓问我咋就不是好人?他说那个大眼睛的姑娘是谁?
  我莫名其妙,那个?
  就是我冒着枪林弹雨送你们突围的那个,别在我面前装八怪,就是叫莲恩那个外围女。

  我气笑了,你说的是她呀,早就分道扬镳了,本是同林鸟,有难各自飞。
  “哈哈,这结局好,珍惜现在,展望未来,我觉得还是眼前这个好,是个过日子的女人,别一天到晚瞎吵吵,本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放屁的功夫抛之脑后。别像我似的,当初还不是为一些猫配狗的事,和媳妇大吵一架,结果呢,抱着刚满月的女儿走掉了,留下我一人独自悔恨到天明,于今肠子也悔青了,天南海北都找过,就是望不见老婆和女儿的身影。”
  “黑叔,这是多久的事?感觉有岁数了。”
  “可不是吗,整整二十几个年头,也不知是死是活,今生无望了。算了,跟你说这些有个卵用,我还是把你装车上一块去吧。”
  “啥,又想讹我?”

  “一分不收,这总行了吧。上车,死马鹿!”
  “别这样喊我行不行,臭老黑。”
  “瞎喊什么呀,给我乱起外号。其实我不姓黑,姓白,叫白大明。”
  “啊,白蚁你认识吗?你俩不会是亲戚?”
  “哈哈,问到点子上。啥白蚁黑蚁的,那是道上的人给封的绰号,跟白蚁似得侵吞国有资产,实际上她叫白奕。是我妹妹。”
  我眼珠子差点落地摔八瓣,“开什么玩笑,一个富可敌国,一个街头的哥,还是黑的,联系不上啊。”
  “这事还真能联系上,她是我妹妹不错,只不过不是一个妈也不是一个爹。”
  我彻底糊涂了,嘴巴能塞进个西瓜。
  黑叔哈哈大笑,“缺心眼啊,这帐还算不过来,不就是她妈带着她改嫁。”
  我恍然大悟,感叹说:“虽说不是亲的,总归一个勺里吃过饭对吧,多多少少近便些,手指缝里洒下的够你吃喝半辈子,可我瞅着你半点好没捞着,是不是黑叔?”
  “谁说不是呢,还不是怪我当初看走眼。我是这么想的,她和她妈到俺家里分明就是来抢饭吃的,我还不得往死里挤兑她,气得她天天哭。年纪轻轻就大把大把的掉头发,还没长大就草草嫁人,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南方老头,还是偷偷跑的。她妈为这事活活被气死。若干年后,她回来过一趟,穿金戴银珠光宝气,听说她妈没了,带领一帮人把家里砸个稀巴烂扬长而去。她走了,俺爹跟着他妈一块去了。”

  我叹息说,“黑叔,你天生的穷命,鬼也帮不了你。”

  他反唇相讥,“你也好不到哪里去,还不如我呢。”俺俩说着话就到了托儿所。过了马路对面前行五百米就是。映入眼帘是触目惊心的字,拆拆拆……
  果真上当受骗了,这样的地儿能是托儿所吗,绝对是危房旧房。这一刻,我心绷得很紧,难不成真如倪娟儿所言,落个人财两空。
  日期:2017-01-26 18:14:47
  第31章:为何我心一片空虚
  可我到了跟前一看,去了外墙喷涂的拆字让人不舒服,院里面的设施一应俱全,滑梯什么的儿童乐园色彩鲜艳,一看就是花大价钱用心建设。一群小孩子玩的多欢啊,叽叽喳喳你追我赶,奔跑的身影里,我捕捉到小宝,这孩子难不成真是流氓家族的血脉,正在全力追赶扎小辫的一位女孩,把人挤在墙角抱住亲嘴。连我这个大人都觉得面红耳热。
  这时候我的眼眶不知不觉湿热。因为就在铁花门处立着一男一女,男的我认识,徐千臭小子,女的三十八九岁吧,衣装得体彬彬有礼。
  徐千搔首弄姿走出来,气得她表姐狠狠推他一把。徐千介绍俺俩认识。表姐姓俞,我说谢谢俞老师,我给你鞠躬。
  老师笑得跟花似的美艳,随后一句话令我如坠谷底,她说不用谢,反正也没多少日子了,能待几天是几天。
  我问她啥意思。

  她挥手一指,没看见拆字吗。
  我说那你还笑什么。
  她说我该哭才对是吗?
  “多好的房子,怎么说拆就拆了?”
  她说没办法,是政府行为,其实还不是开发商暗中捣的鬼,钱花到了,没有办不成的事。
  “可惜了这么好的房子。我觉得你不必太难过,这地儿一时半会儿拆不了。”
  “你这话从何说起?我还真是摸不着头脑。”
  我大言不惭道:“小宝来了,开发商还不得见面绕着走。”
  “就凭你儿子,笑死我了。徐千,他是你朋友?”
  徐千说床上朋友。
  表姐狠狠踢他一脚,骂他没整形胡说八道,末了话锋一转,讥讽道:“我怎觉得你朋友该吃药了,没半句人话。”
  我说悬崖边上开句玩笑别当真,生活嘛加点盐巴嚼起来才有味道不是吗?
  我是背对着老师的,却突然发现俞老师脸发灰一副欲言又止的意味,我以为被我不痛不痒的话击中了穴位。全然不是这回事,我身后一溜停下六台豪车,黑衣男子簇拥着一位雍容华贵的女人蹁跹走过来。

  徐千捅捅我,死马鹿小心,青桂人来了。
  我小声问:“你也认识?”
  徐千说怎么不认识,别忘了我还干过她,还是白蚁的死对头,青龙、白虎水火不相容明争暗斗,是海盐市最嚣张的两大建筑商之一,青龙集团盘踞响水河北岸,白虎集团占据花冠路以南。将来鹿死谁手,老子拭目以待咬牙活着。
  青桂人锦绣衣缕走过来,傲慢的眼神。又不是不认得,装什么女神,难不成非让我蹲在钢梁上耍酷才识的故人。
  我以不变应万变,别逼我,难听的话在后头呢。也可能察觉出什么,她移步俞老师跟前,语气严厉,射出根根软钉子,“俞院长,我可是最后一次警告你,跟我斗你没好果子吃,信不信我驾驶挖掘机一夜之间荡平这里?”
  俞院长大声疾呼,“有本事来啊,要是还有点良心,就请你给孩子们一个好的未来,你不想成为千古的罪人吧。”
  青桂人朗朗大笑,“别说没用的,我眼里只认得钱,余事滚**蛋。哈哈……”
  徐千也不知哪来的勇气,竟然敢冲过来指着她的鼻尖骂:“你吃不吃人饭,拉不拉人屎,但凡有一样,请你饶过这群孩子,敢问一句,如果你孙子在这所幼儿园里,你还能下此毒手无动于衷吗?”
  青桂人一巴掌呼过去,“你个死人妖,本没打算理睬你,自个找上门来了,来人,把这畜生拖下去给我狠狠打一顿。”
  黑衣男子如狼似虎冲过来,当即就把徐千掀翻在地。这事我能不管不问吗,我扎下马步吸气吐气,没人理睬我,倒是俞院长冲我喊,“赶紧救人啊,玩什么花架子。”
  花拳绣腿害死人啊。我收起三脚猫的功夫,挤进人堆里捞人,黑叔原先一直躲在三轮车棚里翻看手机,听见打斗声,他也跟着窜出来,鞋都跑丢了,真心觉得他挺讲义气的。他大呼小叫跑过来喊,“别打了,有话好好说嘛……何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