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我半生春色入梦》
第18节

作者: 夜青灰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徐千也是大喜过望的表情,“啊,哥你不怕,真不怕吗,那余事就好办了。”
  我心情大悦,梦游似得发现一百万就在我眼前飞来飞去,倪娟儿的妈妈神采奕奕走过来,马鹿,谢谢你救了我的命,你不是想娶倪娟儿吗,我举双手赞同。
  我有些忘乎所以起来。可接下来的话题让我大失所望,感觉受骗上当白高兴一场。徐千问我,跳进冰窟窿不是件难事,是吗?我说是。那让你刚刚与女人大战一场,然后大汗淋漓从暖烘烘被窝里拱出来,不带犹豫的纵身一跃呢?
  日期:2017-01-26 06:53:46
  第27章:一切己淡忘旧日这地方多凄怆
  “啊呀,这个,他妈的明明是在作死嘛。”
  徐千摇摇头无奈地说:“哥,这关键的一步你卡壳了,往后谈的意义不大。”
  “啊,这事还没完,是不是还得抽丝剥茧慢慢看?”
  “是啊,你以为一百万那么容易轻松到手,做你娘的红粉大梦,想当年我的名字响当当,人送外号不倒枪,穿过多少枪林弹雨,本想屹立红尘笑看苍生,结果呢……”
  这会儿我已是万丈雄心惨遭腰斩,还是抱着好奇心调侃他,虽说我无力问鼎中原,可你总的把故事讲完,我相信你那传奇般的经历在往后的岁月里会极大的丰富我的人生鼓励我勇往直前。
  徐千长叹一声,“幸灾乐祸的人啊,咋就不死呢。”
  我说把话说完,哥请你吃饭。
  你没钱还请我吃饭,真他妈的不要脸。
  不请我是你孙子的爷爷。
  徐千气笑了,好吧,看在我是你爷爷的份上,我就把故事给你讲的完整一些。白蚁的别墅里码放着一百万,红得耀眼,我和黑鬼分两边站,俺俩剪子包袱锤定谁先。我赢了我先。白蚁床上呼唤,我不管,站在窗口查看,楼下就是游泳池,落差七八米,游泳池结一层厚厚的冰,雪花片片飘落,到处是白茫茫的一片。唯独窗台下面,有一窟窿眼儿,一米开外,是白蚁刚刚安排工人们凿开的。游泳池另一端也有这般大小的窟窿。我目测一番,觉得不是难事,虽说站在楼上一头扎进去得有准度,万一跑偏半寸有可能就是植物人。可为了一百万诸多难事我统统抛诸脑后。只要我吸足一口气准确跳进窟窿里,凭我当年曾是游泳健将的本事,在水面下轻轻松松游到对岸也是稀松平常。白蚁问我犹豫什么,等会儿就结冰了。看着桌上的一百万我咬紧牙关走回来,想,干完这一次下半辈子有指望了。白蚁咿咿呀呀叫唤,我在她身上忙活了半小时左右,我害怕泳池万一结冰就可能前功尽弃,所以就顶着一头的汗水忙前忙后速战速决。我纵身跃上窗口,不顾一切跳进冰窟窿里。我竟然一跃成功,炮弹似的扎进水里。我沉在水里奋力滑向对岸,却突然发现一头庞然大物从我身后袭来,吓得我毛骨悚然惨叫连连,只是在水里咕噜咕噜的冒着水泡子。我划动四肢奋力向前,终于看见前面发光的一面圆孔,我就知道自己终于得救了,因为我后面的物种游速并不是太快,待我像只企鹅似得窜出水面时,那一挂命根却被什么东西狠狠咬了一口。我惨叫一声昏死过去。醒来时我躺在医院里。

  徐千神情压抑,似乎未从往事清醒过来。我倒觉得没什么,反倒是黑暗物种所带给我的奇特疑惑,“这到底是个什么东东,你就没仔细看清?”
  徐千心有余悸说:“当时的情况,谁能顾得这个,反正是拖着条巨大的尾巴,动作吗稍稍迟缓,或许是后半程我的气力消耗过尽,才被它趁机赶上。”
  我大胆分析说一定是鳄鱼。
  徐千说我也觉得是,但是鳄鱼一般都是冬眠的呀。
  “会不会有例外。啊呀,莫非是水獭,这家伙可不冬眠,常常有事没事出来逛。”
  徐千说瞅着也不响,那家伙个大,到底是什么,真说不清。
  “没找白蚁讨个说法?”
  “愿赌服输,千秋道义。”
  “擦他老母,原来‘千秋道义’这层皮儿藏在这里呀。”
  既然这条路子被水泥彻底封堵,也就没必要再谈下去。晨光大亮,又是一夜没睡,我挣扎坐起来,有些心慌气短脑筋错乱。大裤衩往头上按误以为是春秋衫,露着两眼东看西看。徐千笑的鬼样,给我扯下来团吧团吧扔一边,我横斜身子赶过去抢,姿态是跪着的,徐千嗖的跳起身背后按住我推车三俩下,暗暗喝彩说过瘾。
  啥也没有偏偏喜欢捣蛋,我翻身把他压住油镦数下,这小子细皮嫩肉的立马散了架,横生枝节的是突然被他嘬住上唇,妈撒,张嘴闭嘴一股子脂粉味。俺俩都得手,齐齐败下阵来。徐千一脸的娇媚样跟铁树开花似得耐看,贤惠的为我搭理衣装穿戴鞋袜。“哥,我要去泰国修个完美的桥隧,此生只为你一人驾车走南闯北。”
  日期:2017-01-26 06:56:16
  第28章:只有叹息旧欢似梦
  “真是口无遮拦说笑话,兄弟,工程耗费巨大呀,你哪来的银两?”

  “我自身搞开发,左边肾右边肾,机选一个啦。”
  “这话彻底把我惊着,这玩意还能卖钱花,你蒙我?”
  “哥你傻的冒泡吧,基本常识你愣装不懂,是何居心。”
  妈 的没法接话了。其实刚才我无意中想起倪娟儿的娘亲急需换肾,假如徐千有这意思,我在中间牵线搭桥也是一番美意。“哈哈,被你看出来了,那我就直说喽。你知道山东大碗的老板娘吧?”

  “啥老板娘啊,人家还是个小姑娘。”
  “就算是吧,她妈就急需换肾,要不我替你撮合撮合?”
  徐千一副八卦脸型问我,这般热心肠,敢问一句小姑娘是你什么人?
  “俺俩萍水相逢,没什么交情。”
  “她有钱吗?”
  “你要多少钱?”

  “五十万?”
  “能否便宜些?”
  “四十万也行。”
  “杀人放火也没这个价,叁拾万成交!”
  “哥,兄弟我还指望着修桥隧呢,就这点钱,干脆缝个羊皮口袋算了。”

  “看你惨兮兮的样,再加五万。走我带你去谈判。”
  徐千边走边叹气,“妈呀,一旦分离,真有些舍不得。记得桥隧通车那天来剪彩啊。”
  “放心吧,不光是剪彩,还特么的代收过路过桥费。”
  “啊,这事你也能想到。咱俩一路往南飞,偷渡香港转外汇,真美!”

  我对天长叹,这要是来个霹雳,呼死俺俩也不过分。这叫什么事,分明是一对脑残鬼。
  一路小跑去了南门。本以为山东大碗闭门落锁冷氛围,破天荒发现食客如云乱纷纷。倪娟儿进进出出忙活着,左手明显不给力,可笑的是,小宝儿蹲在煤球炉子跟前拿把破扇子呼风呢。奶声奶气喊,“姐姐,快来,水开了呀。”
  小宝看见我蹦蹦跳跳扑进怀里,“爸爸,昨晚睡得好吗?”我说可好啦,你呢?小宝撇撇嘴一脸不高兴,“阿姨一开始搂着我睡,后来就不要我了。”
  “为什么呢?”
  “骂我不老实,乱摸一气。”
  “小宝,这就是你不对,乱摸什么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