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我半生春色入梦》
第7节

作者: 夜青灰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东张西望一番,身体忽然被架空,脚不沾地被陆丁、徐千送进刁爷豪华办公厅。刁爷抽着烟眯了我一眼,点点头说:“不错,还算有诚意。”
  我撑破喉咙喊:“我儿子呢,赶紧还给我。”
  刁爷漫不经心说:“放心吧,你儿子好得不得了,扈三姨伺候着呢,好家伙,小兔崽子独吞了一份肯德基全家桶。”
  我质问他扈三姨是谁?是不是人贩子之流,你们到底想干嘛?刁爷微微一笑说:你不知道吧,她是我老婆,俺俩是半路夫妻,虽说徐娘半老,功夫超群,坐地能吸二两土,要不要让她试试你。我说你千辛万苦让我来就是讨论这些没牙口的烂东西,是何目的别绕弯子。
  哈哈……刁爷笑的跟羊羔嘬奶似的,“臭小子,本想打你一顿出出气,既然这么听话,咱们不妨打开天窗看月亮,先前欠我二十万这笔账先挂着,说说看,霍莲恩去哪儿了?”我脑筋转了转,想,霍莲恩不会是真去了烟台,瞧她老谋深算的样但不肯与我讲出一番实心话,说不定是虚晃一枪去了威海,再坐船偷渡韩国发洋财。做女人好啊,随身携带取款机,取之必尽用之不竭。我大大方方说她去了烟台,听她的意思,前些年有过一儿子不小心给弄丢了……

  刁爷这会儿的面皮绷的跟琴弦儿似得,沉默一会儿说:“有这可能,她老家就是烟台的嘛,具体位置我也说不清,扈三姨应该知道,俩人也算是莫逆之交。来人啊,把扈三姨请过来。”

  “不用了,这事我来处理……”说着话,大步流星闯进一个人,此人三十八九,五官长得霸气,单个切下来能凉拌一道小凉菜。
  刁爷立马从椅子上蹦起来,点头哈腰示好,“扈郎小舅子,来的正好,我本想十八般酷刑伺候着,可他倒好,动动嘴的功夫全招了。”
  如此说来,眼前的这位一定是扈三姨的亲弟弟了,霍莲恩与他又是什么关系?有点错综复杂了。
  日期:2017-01-23 22:10:21
  第9章:原来那些幸福都像烟火
  扈郎凶巴巴瞅我一眼,抬脚猛踹,我立马旱地拔葱蹲在刁爷原先坐着的椅子上,正在暗自得意的空当儿,这家伙旋风腿扫过来,四条腿的椅子齐刷刷折断。我知道遇见了强大的对手,空中我就来个鹞子翻身双臂前伸试图扫荡他的狗头,谁承想这厮武功超群一飞冲天,半空中斜出一掌直接把我击落尘埃。我感觉腰椎断为两截,哼哼呀呀不能动弹,这厮脚踩我头颅厉声怒骂:“跟我斗你也配,省省吧臭小子,在这武行圈里我扈僧郎始终稳坐第一把交椅。”

  扈僧郎……扈僧郎……忽然想起我就读的武校就听说过这人的名字,当年也是风起云涌牛逼盖世啊。莫非他是我师兄?我倒头便拜,口呼见过师兄,小的也曾在齐鲁武校学过个把月,惯使一些花拳绣腿糊弄世人,今儿败在您的脚下着实心服口服,请受师弟一拜。
  但凡习武之人吃软不吃硬,这厮果然和风细雨与我讲话,“小子,难不成你在武校练过?”我谦虚说家里没钱只练个把月,花拳绣腿有辱门风啊。
  这厮搀扶我起来说话,“怎么不早说,进了武校的门,就是一家人嘛。虽说功夫一般般,基础不错,假如时日,我调教你一番必将大有作为。”

  我赶紧鞠躬致谢,“师兄您受累了!”
  这厮挥挥手不再理我,转而冲着刁爷训话,“老家伙,要不是看在我姐的面子上,今儿我会打得你满地找牙。”
  刁爷擦把汗毕恭毕敬回话,“是是,多谢小舅子手下留情,今晚我请你大福隆刷羊肉喝大酒。”
  扈僧郎摆出一副黑脸说话,“这事先不提,我心里有个疑问,本来吧咱郎舅二人各干各的,你养鸭我养鸡井水不犯河水,你可倒好,偏偏把我最挣钱的坐台妹给鼓捣没了,你成心呢还是故意?”
  刁爷哭丧着脸说:“这绝对不关我事,都是穷小子所为,不知什么原因,俩人勾搭在一起图谋私奔正好被我发现逮了回来,瞅见没,老子一颗后槽牙没了,这可是你师弟干的,你得评评理。”
  这话气得我暴跳如雷,简直是胡说八道满口喷粪,明明是恶狗扑人反倒泼别人一身污水,“刁爷你……”
  下一句就被刁爷捂住嘴巴,老家伙拼命使眼色,各种威逼利诱暗送秋波,那意思是你儿子还在我手里……我也识趣得很,赶紧张嘴大喘气恰似狗勒脖子。我以为不说话这事就能糊弄过去,谁承想刁爷变本加厉把我说的一文不值,对于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只字不提,扈僧郎听不下去立马打断这厮的胡言乱语,恶狠狠说:“甭说没用的,人是在你这儿丢的,你就得负责给我找回来,一天不见人,我天天拿你是问。”

  刁爷满脸堆笑,“小舅子,姐夫知道你的意思,不就是钱的事吗,这块损失我来补,说说看,霍莲恩一天能挣多少银子,我眼不眨地为你补办停当。”
  扈僧郎眉毛一挑喝问:“真的吗?算你精气神儿过人,我可是有备而来,门外站一溜汉子早就急不可耐,就等我发号施令摧古拉朽法办你。来呀,兄弟们进来亮个相吧。”
  门外一声震天响,齐刷刷进来四条猛汉,黑西装黑衬衫黑领带跟奔丧似的煞是好看。这屋里就挤得水泄不通,陆丁和徐千脚底抹油溜走。壮汉们一声喊:“僧哥好!”
  扈僧郎意气风发挥挥手,嗓门嘹亮说:“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你们听好了,这屋里但凡是值钱的玩意都给我瞅好了,看我眼力劲行事,见我一个不爽眼,能拿的拿,不能拿的直接给毁喽。”
  刁爷浑身哆嗦着硬挤出一滴眼泪,“小舅子,千万别整这吓人的场面,你先报个数,我思量着办,上差不差的先凑合着过了这一关不行吗?”
  扈僧郎摆足铺垫,大大方方伸出五个手指头。刁爷望一眼颤颤巍巍问:“五百?”
  扈僧郎四小指攥紧大拇哥竖起来往上一擎,刁爷立马领悟,“一千?”扈僧郎闭上眼看也不看,随心所欲把大拇哥抬起半截,刁爷赶紧跟着喊嗓,“五万?”扈僧郎有些不耐烦干脆一举过顶,刁爷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颤抖的语气喊,“五百万?天哪,杀掉我算了。”
  可能察觉到有些过分,扈僧郎搀扶起姐夫,微笑着提示:“没现钱可以先欠着,打个欠条我立马走人。”
  “对呀对呀这话舒心……”刁爷呢喃着一骨碌爬起来直接把我拽到办公桌跟前威逼带利诱说:“事是你干的,凭什么让我来背黑锅,欠条你来打,打呀?”
  我奋力甩开钳制,老东西的爪子像鹰钩似得仿若铁器,上衣口袋被一撕两半,老娘辛辛苦苦攒的钱一下子披露在外,红的跟火焰似得扎眼,引来众人一阵哄抢,我东冲西撞跟着抢,好汉们一拥而上把我打倒在地,我绝望的眼神求救扈僧郎,“师哥,救我一把。”
  日期:2017-01-23 22:17:01
  第10章:天涯海角不是距离
  扈僧郎慢吞吞走过来,拍打我肩膀,“兄弟,听话需听音儿,说到底这五百万我是冲着你和霍莲恩来的,刁爷是我姐夫,俺俩是亲戚,你特么的算老几。来人啊,给他一支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