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嫂子骗入传销窝,没想到里面如此混乱!》
第368节

作者: 雨天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霞,把绳圈套在腰间,我拉你上来。”陈霞脸色也吓的煞白,一双柔细的胳膊,正拼尽全力抓着锚链,身体被摇晃的皮筏牵着,样子极为难受。
  陈霞揽过垂去的圈套,从自己细弱的肩膀撸下去,待到她的腰身,用力一拉。将绳圈牢牢勒紧。我立刻向上回收绳子,陈霞身体瞬间被横着牵扯起来,吓得她失声大叫。
  我猛缩着手里的绳子,利用这个空当,朝海岸上瞟了一眼。七八十只鬼猴。正裸露着菠萝似的小脑袋,咬磨长长的獠牙。那凶狠敌视的目光,使人脊椎上的寒毛倒立。
  由于它们身材矮小,只能走到离岸四五米的水深处,就被晃动的海面掐着脖子,不敢再迈进半步。
  有水的地方,就容易活命。这句话现在被我们证实。倘若不是海水的阻挡,以它们现在的这种进攻,我们早已成了血肉骨架。
  陈霞被悬吊的时候,磕碰到了头部。除了疼痛,并无大碍,但她又哇哇的哭。我把陈霞提到甲板上,忙松开她身上的绳索,
  我仔细观望远处面目狰狞的鬼猴群,深深的吐一口气。这群家伙已经分成三拨儿。岸上那几十只,开始蹲围在一起,撕扯我从谷顶扔下来的野豹。
  由于花豹的皮很柔韧,鬼猴一时半会儿,也难像吃匪盗那样。轻易挖下皮肉往嘴里塞。
  陈霞又惊又怕,躺在甲板上,大口小口的呼吸着,不断用纤细的手掌,拍捂绵软胸前的心窝,使心跳放松下来。
  泡在海水中的鬼猴,见我们都上了高高的大船,一时间也没了办法,只能放弃,重新窜回岸上,加入分抢豹肉的行列。能看得出,这群小畜生确实野蛮的可怕,它们甚至为扯不开死兽的毛皮而异常暴躁。
  我又呼呼生风的跑回船舱,这下又把舱里裸绑的女人和糟老头吓一跳。来到舱内的弹药库房,从门缝下摸出我预先藏好的那把金属钥匙,哗啦一声打开铁闸门。仓库里面有些幽黑,爬到那垛堆满武器的木箱上,先前的那挺重机枪,依然摆放其上。
  从一个半开着的绿色木箱里,抽出了一把包裹牛皮纸的阿卡四七。撕开皮纸,油亮崭新的武器赫然呈现眼前。上面还残留着刨床加工的机油味道。
  我又拽出两把阿卡,撕开包装后,拆下枪膛的弹夹,塞进腰间。手雷箱下压着三种新型狙击步枪,我原来的M25和莱富步枪已经丢在了海岸上。现在,只能从军火堆里再翻抽出一把。

  阿卡式武器的子丨弹丨,正好有半箱蹲放在一旁。估计是几日前,上岛的匪徒装配后。剩余下来的。我抓了几把狙击步枪的子丨弹丨,装进衣兜里。
  身上这套绿色的衣服,不仅穿着舒服,上面的口袋设计也很合理。整点好需要用到的武器和弹药,我搬起半满的子丨弹丨箱,挎着阿卡步枪和M25就上了甲板。
  这次,那些裸绑的女人,见到我这副模样,吓得惊恐的眼睛,比先前睁的更大。两个年纪最小的女孩,立刻把头扑进妈妈的怀里,不敢再向我看。她们一定以为大船外。又出现凶恶的盗匪了。
  背上的两把长枪和木箱的子丨弹丨,在我往甲板跑的时候,叽里咣啷的响着。来到船尾,把木箱重重的放下,掏出腰间的两个空弹夹,丢给陈霞。“快,填满子丨弹丨。”

  她立刻明白我要射杀鬼猴,忙按照我说的做。“陈霞,给你这个。”说着,我把狙击步枪上的弹夹抽出,又给了她一把口袋里装的子丨弹丨,要她帮我填装。
  陈霞忙抹了一把眼角的残泪,耸动一下哭成粉色的鼻子,伸出手来接递给她的东西。闪着黄金亮光的子丨弹丨,被陈霞纤细葱白的玉手扒拉着,发出金属颗粒的清脆碰撞声。
  我手里的阿卡步枪,同样插着一支空弹夹,为了不使野豹被鬼猴群抢食掉,我必须抓紧时间阻击。
  陈霞装的很慢,有时甚至使没塞合适的子丨弹丨又弹出弹夹。
  陈霞细长的手里。攥着的子丨弹丨总是零星的掉出几颗,顺着甲板的坡度,叽里咕噜的滚动。然后陈霞会跳过去再捡回来。
  我把右手的五指张开,往木箱的子丨弹丨堆儿里一插,就能夹出四颗子丨弹丨,撵动一下手指,“咔咔咔咔”填进弹夹。

  陈霞看傻了眼,张大着嘴巴发愣。“快装,五发子丨弹丨都装那么慢。”她这才恍然醒悟,忙低下头去鼓弄。“嚓嚓”一声响,我把快速填满的黑色弹夹推入枪械,并反身扑趴在船舷。
  这群鬼猴,仍未撕扯不开豹皮而焦躁万分,挤在岸上叽叽喳喳地叫。一只头上被拽掉很多毛发的老鬼猴,不知在哪找来一块儿锐楞的石头,嘎嘎尖叫着往野豹的头颅狠砸。
  七八只射死的花豹,从五六十米的谷顶丢下,摔的惨不忍睹。刚才疾驰而过的同时,我瞄了一眼,有两只横躺着的死豹,是垂直落拍下来。巨大的撞击力,使豹眼凸鼓的很厉害,摔的最严重的一只,眶窝里竟暴出灰黄的眼球,豹尾根部露出一截儿血迹斑斑的大肠。
  有只鬼猴非常聪明,用跋扈的白毛小爪,直接掏进这只花豹的屁股里,一把扯拽出更多条黏着腥血的大肠。这一举动。立刻吸引了旁边那些急于把兽肉吃进嘴里,可又无从下手的鬼猴。它们纷纷跳过来,抢夺这只正嚼的津津有味的鬼猴嘴下的肠条。
  由于哄抢食物的鬼猴颇多,它没敢表现出愤怒,去掴那些家伙菠萝皮似的杂毛丑脸。只能急忙捂住挂在嘴角的肉肠,闪到一边闷声偷吃。
  后臀被掏破的花豹,被一只短小健硕的鬼猴踩在肚子上乱踏。大量红白花的肠子,饱含着血浆。一下从豹肚里挤出,引发更大的哄抢。

  假如是人在屠宰一只动物,倒不觉得有这么血腥。可是看到这些外形丑陋,嗜血成性的物种,如此疯狂的鞭挞餐食兽尸,令我的胃里发出阵阵恶心。
  那只手持石块儿的老鬼猴,已经把豹头砸的血肉模糊,野豹口腔的牙龈肉。冒着紫色血液,根根骨白锋利的兽牙,被强行击断,混粘在疙疙瘩瘩的碎肉里。
  老鬼猴吱吱啦啦的嘶嚷着,很得意自己的石器方法,不断把粘上肉浆的石块儿捂到嘴上吮吮添添,像饿鬼一般往胃里积累食物。
  那个断指的狙击手,当初被押解进山洞后。和我谈及鬼猴时的可怕表情,又浮现在脑海,现在想想,确实如此。
  为了节省属于我们的兽肉,我现在必须开枪。从阿卡步枪的射击准星上看去,鬼猴的确像被木炭烧焦的孩童,身上病癣似的斑白皮毛,头顶醒目的一撮儿绿毛,直逼人眼,使我整个脊背和四肢,泛起着鸡皮疙瘩。
  “当,当。当,当……”步枪的黑色枪头,在我半只眼睛的瞄线上跳跃着,喷出四溅的火星。勾动扳机的手指,充满了刚才鬼猴带给我恐惧而产生的愤怒。一想到那枚射在肩旁的毒刺,以及自己差点会像那些野豹一样被挖吃,更是射击的坚决果断。
  闪到一边吞吃豹肠的那只鬼猴,吃相极为猥亵。而它绿毛高耸的脑袋,也是第一个给阿卡步枪这种爆炸式子丨弹丨击中的。目标中弹的瞬间,仿佛一个腐烂到生出白毛的南瓜,给飞抡的木棒猛的打掉一半。

  日期:2017-09-04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