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68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离开成康,我们半路换车,直接出了定野市范围。一路上我疼的躺在车上,双手捂着下面,直到认为安全了,才找诊所去治伤,不敢到大医院。到诊所一看,我蛋*子的皮都裂开了,要是口子再大一点,怕是两颗蛋*子都得丢了。妈的,姓周的,我一定要让他断子绝孙。”
  楚天齐和曲、周对望一眼,心里话:都到这时候了,还放这狠话。
  高强的声音传来:“为什么你们要对周家林下手?那个高哥叫高什么?老七又是谁?你怎么又到许源县来收赌债了?”
  耳机里换成了黄虎的声音:“我不知道为什么要收拾姓周那家伙,都是按高哥吩咐行*事。高哥不姓高,名字叫郝志高,我只知道他是从南方来的,刚来了不到一年,手底下有几个人。那个老七我以前没见过,那次只是临时合作,应该也是高哥临时召来的人。说起这次收赌债,也是临时凑巧碰上的,还得从头说起。
  自从上次从成康逃到外地以后,我们就一直躲着,没敢露面,我和他们躲的不是一个地方。他们还好办,只要有有吃有喝,就一直能躲住。可我还有伤,躲的地方又潮又冷,不得不三天两头出去换药,这也是他们不愿和我躲一起的原因,担心跟着我暴露。所好的是,换了几次药都没遇到危险。
  上次打姓周那小子,没把事办利索,高哥只在事前给了一部分佣金,事后那一部分一分没给。我这既要吃饭,还要换药、吃药,一开始那几天吃的又都是进口药,身上的几个钱眼看就要花光了。我只好给高哥打电话,想要另一部分钱,结果打了两次电话,都被高哥狠狠骂了一顿,一点钱也没给。
  三天前,高哥忽然打来电话,说是还有一单生意,要是做成的话,连上次那一半钱也给我。按照约定,我俩在两天前的黑夜,在许源县见了面,见面以后,一直是他管我吃喝。本来说好的是昨晚行动,可是他说情况有变,可能要推个一两天。昨天天黑前,他有事离开了住的地方,后来又打电话,说他晚上不回去了。我一个人待着无聊,下面又痒的厉害,像是发炎了,就出去找诊所换药。

  还没找到诊所,却碰到了一个两年前的哥们“泥鳅”,他要我和他一块去做单生意,我就去了,就是去跟那个赌鬼要债。那家伙一分钱没有,嘴还挺硬,就让人割了一个耳朵,那可不是我*干的,当时谁弄的我也没看清,我只顾看那个女人了。还别说,那女人挺细皮嫩*肉的,就是性子太烈,又踢又咬。我本来就是在边上看着,谁知一不小心,就让女人踢到了下面伤处,顿时疼的要命,便赶紧找诊所处理,结果就被你们抓到了。”

  高强声音响起:“听你的语气,好像你都是从犯嘛!可‘泥鳅’怎么说你是逼债主犯?”
  “胡说,我怎么会是主犯?”黄虎辩解着,“要不是高哥不在,要不是偶尔碰到‘泥鳅’,我哪认得那个赌鬼?”
  高强盯着对方:“这么说,郝志高能给你证明了,他在哪?”
  “他,他出去了,我不知道。”黄虎连连摇头。
  “你们住的地方总该知道吧?”高强继续追问。
  “我,我忘了。”黄虎道,“去的时候就黑乎乎的,出来也黑乎乎的,我不知道是哪。”
  高强沉声道:“黄虎,你又不老实。忘了我刚才说的那一千七、八百天了?我们只要调看录相,只要循着你的活动范围,很快就会锁定那个地方。要是那样的话,你可是又错过了一个立功的机会。”
  “我,我真不知道哪叫什么地方。”黄虎结结巴巴,不知是在撒谎,还是害怕。
  “那好啊,咱们直接去实地指认。”高强说完,抬头看着摄像头,然后说,“局长,我们现在就去。”
  曲刚按下操控台对讲键:“好的,多加小心。”
  许源饭店,“666”餐包,热情的欢迎晚宴正在举行。
  坐在主宾位置的,正是成康市委常委、副市长楚天齐,在桌上相陪的人,则是他在许源县公丨安丨局时的下属和亲信。曲刚和孟克自是陪在他的左右两侧,其余众人依次排列。在这些人中,既有周仝,也有仇志慷 、高峰,独独没有的,是他的学生高强。高强从下午四点多,便带着黄虎去指认现场,并抓捕郝志高了。
  据高强报告,他们很快就找到了郝志高藏身的地方,这主要是由于有黄虎带路。否则,那个地段既隐蔽又偏僻,如果只依靠监控录像,很难找到。只是郝志高却没在屋子里,看屋子里情形,自昨天出去后,他便没再回来,于是高强等人只得在那里蹲点。在蹲点期间,高强给楚天齐发了好几次短信,但每次都是同一句话:人没回来。

  看了看手表,晚上八点了,手机已经将近一个小时没有响起,想来人还是没有回去。楚天齐不禁疑问:郝志高会回去吗?黄虎的消息准确吗?
  正这时,屋门轻轻推开,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公丨安丨局来了这么多精英,够热闹的,是哪位大领导来了?”话到人到,一个人走进屋子。
  看到对方到来,楚天齐不禁心中一凛:她怎么会来?虽然心里这么想,但他面上却没带出来,而是迅速起身,离开座位,走向对方:“楚县长,你好,你好!”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许源县副县长楚晓娅。自楚天齐离开许源县后,两人只通过一次电话,当时楚晓娅的态度非常冷默。楚天齐明白,对方因为自己的拒绝在生气,自己无意中伤到了对方,遂带着一丝歉意,便没再联系。

  楚晓娅停下脚步,语带惊讶:“哟,怪不得呢,原来是楚大市长,您可是稀客呀!”
  听得出对方的奚落之意,但楚天齐只得陪笑道:“楚县长,你这不是拿我开涮吗?我还算稀客?”
  “您当然是稀客了,现在可是市委常委,而我们这些小县城的人,在您面前就是个土老帽。”楚晓娅的语气仍很夸张。
  “楚县长说笑了。”楚天齐多少有些尴尬,急忙做出一个请的手势。
  “恭敬不如从命。”说话间,楚晓娅走到餐桌旁,但她并没有坐到楚天齐位置上,而是等着曲刚挪到一边,才坐了下去。

  楚天齐坐到自己位置,亲自给楚晓娅倒了一杯酒:“楚县长,请。”
  “你是要敬我酒吗?”楚晓娅嫣然一笑,“那你得先自罚三杯,否则我不喝。”
  看得出,对方就是在故意难为自己,就是在落自己的面子。但一直为那件事觉得的理亏,楚天齐只得耐着性子道:“楚县长,要我自罚可以,你总得说出理由吧。”
  楚晓娅叹了口气,“哎,大市长瞧不起土老帽,那就算了吧,我也不能强人所难。”
  这还不叫强人所难?这话本身就是故意刁难。楚天齐注意到,众人目光都在自己身上,楚晓娅也在挑衅的盯着自己。他略微沉吟一下,说了声“好”,连着把三杯酒倒进自己面前小碗里,然后端起来,一大口喝干了。
  “好。”楚晓娅鼓起掌来,“看来楚市长虽然官当大了,还是挺给我们面子的。其实根本没有罚你的理由,我只是担心你喝不好而已。”
  日期:2017-09-04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