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嫂子骗入传销窝,没想到里面如此混乱!》
第367节

作者: 雨天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拉着陈霞一阵风似的赶到,直奔掩藏载体的地方。我疯似的扒开盖住小筏的断草,将一个十平方米大的橡皮筏抽拽出来,争分夺秒的弯腰往海水边上托。虽然肩膀又传来阵阵剧痛,可这会儿为了逃命,就是断条腿,都顾不上疼。
  陈霞惊慌失措的跟在我身后。想帮我一起扯拽橡皮筏,由于我的速度很快,她刚一弯腰,伸出的双手就抓空,然后紧赶几步,再尝试着帮上忙,还是抓空。
  橡皮筏在我手里拖拽的速度非常快,像长绳上牵着的肉,引诱想吃到它的小动物。“快往海水里跑,站到淹没膝盖的地方,我自己托小船,你别管。”话一喊完,陈霞不再像被引诱的小动物,立刻直起腰身,往海藻上跑。
  鬼猴群吱吱嘎嘎的尖叫声,已经从不远处出来,它们的毒标在二三十米远的地方就可以吹射。我是亲眼见过那种惨烈场景的人,这种恐惧对我来说,更加强烈。小筏犹如一个巨大的桔子皮,我拖拽的时候,力道过于狠猛,致使肩头的布条上,又溢出血渍。
  小皮筏确实有些重量,从岩壁下拖到海藻层的时候,沙子上留下一条深深的剖痕。海藻对小筏的摩擦阻力,远远小于沙层,因为这种植物本身就很潮湿,表面分泌有黏黏的液体,活像一条条泡酵的蚯蚓。
  越过堆积在海水沿线上三米多宽的藻类,小筏终于有了漂浮的迹象。幽暗的海水,在陈霞的膝头晃动着,仿佛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就是无穷无尽的大海。
  “都跳上来,快。”陈霞立刻抬起湿漉漉的双腿,一屁股坐进了筏窝。
  这丫头过于紧张,重心没有控稳,“噗通”一声栽倒了。这下可要了命,鬼猴群已经逼近到百米的地方。跑在最前面的几只鬼猴停下来,翻弄我们刚才丢下的包裹,后面两百多只依然像疯狗一样,瞪着我们奔来。
  它们的移动速度之所以快的惊人,就在于那种特殊的奔跑方式。这些小野人,并不拘泥于人类的奔跑模式,由于长期在雨林中生活,已经进化出很好的弹跳能力。那种跳跃式的奔跑,令人望而生畏。
  陈霞整个身子后仰,躺进海水中,呛得站不起来。我猛的蹿跳过去,一手抓她的脖子,一手揽进她两腿之间,将她“哗啦”一下子从海水中捞出。她拼命扭打着,乱抓的纤细手指上,指甲划到我的脸颊,生疼的要命。
  我像土匪抢了新娘后,往床上抛一样。把陈霞丢进皮筏中间,肩头又传到心窝一阵剧痛。“咳咳咳,咳咳咳”陈霞被海水呛的很厉害,眼睛都睁不开。

  这会儿可管不了那么多,我调动背部和双臂上的肌肉,双脚后蹬水下的泥沙,像推一辆抛锚的汽车一样,使足了劲儿把皮筏往深海中赶。
  右翼海岸线上的杂声,越来越清晰,我根本来不及看,生怕耽误半秒。“吱吱嘎,吱吱嘎,咻咻嘎”乱七八糟的怪叫,沸腾着向我双耳逼近。刚才看它们的时候,就见蹦跑最快的几只。用那长满白毛的短小胳膊,举起了长长的木杆儿,准备在靠近我们的第一时间里,吹射出致命的毒刺。
  我像一头被点燃尾巴的大水牛,玩了命的只顾往浅水里跑。陈霞还在咳嗽着。
  “你快上来。”陈霞见海水已经淹没到我前胸,就伸出胳膊,要拉我上去。她的袖子湿透,水柱不断倾泻下来。
  海水又一次浸入我受伤的肩膀,泛起阵阵钻心的剧痛。为了让小筏向深海划游的更快,我充当起人肉螺旋桨。两只粗糙厚实的大手。死死把住筏尾,再利用自己的双脚,扑棱着水花,加速小船的运行。
  陈霞被我喊的又惊又怕,也是不够一切的用娇柔的胳膊做浆划水。
  听着身后鬼猴群噪乱的尖叫,能感觉出,它们已经堆积在离我最近的海岸上了。忽然,一根类似于长钉的木质小标,窜落到我左肩的半米位置。
  我用眼角隔着乱溅的水花,一下辨别出这就是瞬间致命的毒刺,心里咯噔一下,感觉像被人一把扯去滚烫的心脏,塞进装满冰块儿的木筐里。
  现在我的位置,距离海岸该有三四十米远,不知哪个不怕吹爆肺的小畜生。这么狠毒,非要置我于死地。

  它们虽然矮小,可仍能越过海藻,下到齐脖深的海水里,朝我吹射。那就相当于我们之间的距离又缩短四五米。我真恨不得抄起一挺机枪,射烂它们丑恶的脑袋。
  最渺小的东西,往往是克制庞然大物的天敌。事态进展到这步天地,假如被这根小小的木刺,像蚊虫那样叮到一下,恐怕必将尸沉大海,葬身鱼腹。
  射落在我肩旁附近的小木刺,应该是攻击最远的一枚。“鬼猴会不会游水,我害怕。”陈霞看到远离了岸上的鬼猴,这才止住哭声,抽噎着问。吸饱海水的军靴,犹如铅砣,总把我的双腿往下坠。被我踢打起来的水花,稀里哗啦的混响着,持续溅射在我头顶和鼓囊的橡皮筏上。
  “不知道,但我们不能拿生命去证实这种答案。你在中间坐好,不要乱动,以免影响速度。”浪花和浮动的海水,不断撞击到我脸上,苦涩的海水,呛的我口腔异常难过。对准大船的方向,我竭尽全力推着小筏划游,希望快些接近大船的锚链。
  夕阳的光,把我眼中看到的世界,铺照成暗红的颜色。当皮筏顶撞到黝黑冰冷的锚链,各自发出自身属性的摩擦声时,我迅速的靠过去,攀住链条往甲板上爬,始终不看后面的情况。

  想在这种孽生的灵物面前保住性命,拉开距离是唯一的正确方式。不了解鬼猴习性和攻击方式的人,很容易误用武器去压制它们。那是很愚蠢的做法。一旦进入它们吹管儿射击的范围,除了周身铁甲,肉身都要完蛋。
  “陈霞,抓住锚链,防止小筏移动。我去拿绳子。”带着一身滴滴答答的海水,我艰难而急速的往上爬着。上到甲板,我摸出别在后腰的手枪,疾风般往船舱里跑。舱门依然是开着的,湿透的军靴,跺在金属的楼梯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
  我左手拖住右手举起的手枪,摆出射击的姿势,冲进了船舱的大厅。裸绑着的女人们,立刻从躺着的地板上坐起,发出一片愕然的尖叫。
  看到沧鬼还像头临宰前的老猪一样,蜷缩在大桌中央,也被我突然的闯入吓的一阵尖叫,我才确定一切安全,忙把手枪塞回后腰,往大船的机动舱里奔。
  控制室的木门,不知何时自己带锁上了。关键时刻,遇到这种情况,真让我急出一身燥热,忙又掏手枪,对准门锁的穿插处,猛射三枪,然后腾身起跳,“哐”的一脚,将木门踹开。
  哆哆嗦嗦抖动着的门板后面,正好挂着我之前留意到的绳子。一把将它扯拽下来,扭头就往甲板上冲。冰凉的海水,与我额头的热汗混合在一起,使我炫目的更厉害,真怕自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再次看到金色蝴蝶。

  裸体捆绑着的女人们,相互靠拢在一起,她们各色的眼瞳里,充斥着惶恐,不知道外面出现的情况。冲出甲板,我一边在绳头打着能套腰的圈扣,一边朝锚头的位置猛跑。
  日期:2017-09-04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